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百三十四章 夏光灿烂,杀音
    作为金国第二任皇帝,临危授命的皇帝,吴乞买其实并不是太愿意坐这个位置,他与兄长完颜阿骨打相比,虽然同样拥有雄主的气魄和智慧,但唯独少了一颗野心,如今能坐到这个位置上,大抵也是完颜阿骨打清楚这一点,将来皇位还可以顺利延续到自己儿子手中。

    否则,他临去之时,大概也是会将吴乞买带走的。

    御阶上,走动的身影犹如巨熊给下面二人带来压迫感,走到距离俩人的十余步的阶梯上。看着完颜宗望,声音雄浑般响起在金殿里。

    “女真从未畏惧过任何敌人,也从不小瞧任何一个敌人,西边的蛮人是应该教训——”

    完颜宗望闻言,余光瞄了瞄自己的兄长,抬起了骄傲的头颅,作为认同感,他所做的,得到皇帝的赏识,算是气势上站了一点上风。

    “.....朕所闻,草原上犯边的蛮人不过几百、上千之数,完颜银可术有一万军队在那里,若是连这点小麻烦都解决不了,他也没必要回来了。”高达魁梧的身形回转,走在红毯上,“....不要和朕说什么对方来去如风之类的蠢话,朕不吃这一套,是敌人,就摁灭掉,我们的重心还是要放在富庶的南方。”

    完颜宗望点点头,“是的,只是侄儿手中虽有悍勇兵将,可粮草不足以支撑更大的战事,毕竟黄河以北的地方,都已经打烂了,想要得到更多,只能更深入到汴梁附近,甚至更远的武朝城池。”

    “嗯...”

    吴乞买回头看他一眼,莫名其妙的笑了笑,惹得完颜宗望微微怔了一下,那边走上御阶的身影挥挥手:“....那你去准备吧,但是不是在今年,南边有沾罕守着,西边有银可术,你就好好训练兵马....憋着怒火....蓄积力量,等候南下的命令。”

    “可是...”

    “没有可是——”

    手掌猛的拍在龙案上,金玉所铸的长案砰的震抖,上面笔墨跳起来的一瞬,低沉的短喝便是将想要继续说话的宗望惊的后腿半步。

    皇帝重新坐下。

    “下去操练兵马,没有朕的命令,你的人不得踏出上京半步。”

    声音成风,席卷而去,两旁的青铜灯柱,火焰卷伏摇曳起来。完颜宗望低下头,拱手:“臣遵旨,这就下去操练兵马,恭候陛下命令。”躬身倒退着出殿,临去时,披风抖转,拳头死死地捏紧在阴影里。

    “叔叔...陛下....”完颜宗干望着远去的背影,连忙转向金銮殿上的皇帝,“....宗望他向来桀骜不驯...他....”

    吴乞买挥手打断,“你们都是朕看着长大的,怎么不清楚他是什么性子,今日说这番话,朕心里也不好受,可你们的父亲临终托付,那些话还在朕耳边响着,时时刻刻都在说啊.....金国现在实在不能再打,至少今年不行....明年或许也不行,宗望是要失望了。”

    “我大金走到今天,靠的是武力,可如今治理不能用蛮力,宗干呐,这偌大的一个国家,想要治理好,想要咱们女真享受果实、不再受那饥寒交迫的困境,必然会有所牺牲,至于牺牲的是什么....朕也不清楚。”

    快要六十的老人微微闭了闭眼,当年追随兄长叱咤疆场的猛将已是老了,冠冕下斑白苍苍的头发已彰显了岁月如刀。

    “....国家大了,原本不是女真的那些辽人啊、汉人啊,现在也都是金国的子民了,总是要吃饭的,吃不饱肚子,人心里就有一把火在烧,烧旺了,就开始生出别的心思。乱起来,反而让武朝那边笑话。”

    吴乞买睁开眼,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笑话咱们终究是深山野林里出来的野蛮人,依葫芦画瓢都学不来....虽然朕不喜讲面子....但女真这俩字可丢不起,宗干,你懂了吗?”

    那边,完颜宗干点头称是:“....叔叔所言正是宗干所想的,就如武朝读书人有一句话说的‘治大国若烹小鲜。’急不来的,二弟他有心急了。”

    金銮龙椅上的那位,或许有些疲了,早年在战场上留下的创伤,如今在年老后开始浮现,性子却也比以往更加的感怀,说的一会儿话,便是累了,吴乞买冲下面的完颜宗干挥挥手,“朕累了,你回去吧,宗望那边,你不要去招惹他,朕留你下来说话,也并非认为你做的全对,背后的小动作少做一些,他毕竟也是你弟弟。”

    “是。”宗干脸色不变的躬身。

    魁梧的身形起来,开始往侧离开,“....朕也没几年好活了,不会挡你们的路,但是朕活着一天就是金国的皇帝,眼里见不得兄弟相残,这个绝不退让的,知道吗?”

    “是。”宗干再道,脸色已有了汗渍。

    那边离开的脚步忽然停了一停,抬起手臂,手指晃了晃,吴乞买侧脸又说:“....十天前,大同府过来的信函,你领下去看看该怎么做。”

    说完,将完颜宗干打发走了,一路回去后宫。

    *************************************

    五月中旬,临潢府。

    燥热的天气,又是寻常的一天,商队、进城的人来来去去的经过城门,随后接受盘查,又放行离开,一对车队接受完盘查进城后,停靠在了一处仓库下货,有卸货的工人离开时,三道黑影从三辆大车下面翻滚出来。

    视线所及,周围都是忙碌的身影,真注意到他们的不是没有,大抵看上一眼继续做自己的事去了。

    耶律红玉朝周围看了看,寻了路径,压低嗓音:“走吧...”

    身旁,白宁提着玄天混元剑随在她身后与孙不再离开上京的货物集散地,挑走人少的巷子,不久之后,有人在接应,三人便悄悄进了一扇小门。

    里面是一处小院,隔着不远能听到街道熙熙攘攘的人流嘈杂声。

    “郡主...你可回来了。”将小门关上的老人擦着眼泪。

    白宁只是看了看俩人,大概已猜到对方可能原是耶律红玉府上的老仆,便收回了目光坐到了椅上,那边女子已走了过去将仆人扶了起来。

    “现在过的还好吧....其他人...”耶律红玉看着对方问道。

    老人平复了一下心情:“死的也差不多了,没死的也都散了,这院里原本还是有十几人的,如今就剩老奴一个人了。”

    老人说着话,缓缓转身去灶间生火做饭,“回来就好了....郡主你回来,咱们就有希望了,那些跑了的孬种该后悔的.....”

    絮絮叨叨的话让白宁皱起眉头,大概是觉得自己三人藏在一个有些痴呆的老人家里,多是有些不可靠。而旁边,孙不再捏着铜棍有些发抖,不是害怕、不是紧张,他低声道:“舅子,俺还没杀过皇帝呢....咱们三个真能成吗?”

    白宁转头看向外面的阳光,正是风和日丽的时候,投着耀眼的光芒。

    “杀皇帝...也不是那么难的。”他轻声说。

    PS:今天只有一更了,撑不住了,昨天睡的晚,白天上班都在打瞌睡。养好精神明天好好再杀一次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