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百三十二章 无法原谅的慈悲
    星星点点的光芒点缀夜空,清冷的天光与城头黯淡的火把汇集在一起。

    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的城墙下,残留着血腥的城门陡然间打开,几匹战马冲出来,疾驰在星月的清辉里,远远的方向是灯火通明的同为女真的营地。

    几名骑士奔驰在了一阵,偶尔马蹄下会越过几具忘记收敛的尸体,随后就有巡逻的女真骑兵与火把过来。

    “参见梁王….”巡逻头目认得对面为首人的相貌,便在马背上行了一礼。

    完颜宗弼回应的点了下头,倨傲的目光看向营地,“通知前面把营门打开,我要见二哥。”

    “四皇子…对不住了,此刻正是交战时期,将军吩咐谁也不见….”

    啪——

    一道黑影在火把的光芒里抽了过去,那骑兵头目脸上顿时出现一道血痕。完颜宗弼捏着手中马鞭在半空挥了挥。

    “滚开…我自己去!”说完,一夹马腹,带着三名侍卫朝营门的方向过去。

    完颜家中共有十多名兄弟,作为年龄靠前的兄长或者弟弟,完颜宗弼显然是合格的,从女真伐辽攻武,他便随军征战,父亲去世后,前面两位兄长因为身份要停留上京主持国事,他便回到天会照顾好其余兄弟姐妹。

    然而接到大哥宗干的消息,对于他来讲,心里变得沉甸甸。幼时两位兄长都对他教导有佳,随着年龄增长,阅历渐宽,隐隐除完颜宗翰外,第二个文武双全的人物,所以对两位兄长的看待,心里都很重的。

    此时他连着四、五天昼夜疾行赶来,就是希望双方能停战,回到从前。

    到了军营门口,哨塔上的守卫见了令牌,便让人打开了营门放行,进了大门后,完颜宗弼翻下马背朝帅帐过去。

    周围营帐附近燃起的篝火旁,有烤火取暖的士兵、伤员朝这边看过来,巡逻的女真士卒走到这边时挡下了完颜宗弼的侍卫,“还请梁王莫要让卑职等难做,军中规矩向来如此。”

    这边,完颜宗弼对这些士兵大多是冷漠对待的,可既然对方把规矩放在了前面,自己也不便多说。

    “你们在这里等我。”

    如此吩咐了身后的侍卫,大步走进了帅帐。

    帐帘掀起,视野里几名有些熟识的将领正围拢在自家二哥身后正对着一副城池地图做着战术布置。

    见到帐口有人进来,这些将领齐齐望了过去。穿着狐裘披肩金甲的将军放下按在上京地图上的手,对左右的几位将军仰了仰下巴,“先就这样,下去休息。”

    完颜宗弼站在那里,从旁出去的几名将领小声的冲他打了打招呼,速后掀帘离开。帐内,完颜宗望忽然笑呵呵的走回帅座,“兀术来了啊。”

    那边没有接话,俩人无言地对视。

    过得片刻,完颜宗弼还是率先开口,他走了过去。

    “二哥…一定要这样吗?大家都是亲兄弟啊,父亲刚刚离开…..咱们兄弟之间还有什么化解不了的啊。”

    完颜宗望将腰间的宝剑解下来扔到了案几上,目光盯着对方,“…..我们都长大了……有些事不能像小时候那样的化解,兀术啊,这中间的事,你还理解不了。”

    “如何理解不了?不就是有刺客闯入宫中吗?我不相信是你做的,入城时,我便看过宫里侍卫统领的笔录,明明是辽国余孽!!”

    就着案几上的烛光,完颜宗弼激动的挥了挥手,放下,按在桌面,“…..我不知道大哥为什么要在信上这样说,我相信你。”

    “咱们好不容易….打下辽国,兄弟之间不要再打了。”橘红的光在咬牙切齿的脸上晃动,男人的眼眶里有水的痕迹。

    大帐之中,兄弟俩人站在案几两边,火光就像堵墙隔在了中间,完颜宗望看着还显稚嫩的弟弟,忍不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

    上京,城楼上,完颜宗干的身影立在那里望着远处的军营。

    手指轻轻的触在墙垛一处尚未干透的血迹上,而后在手指间捻了捻,嘴角勾起,“…..你说,我那弟弟现在在做什么。”

    墙垛的另一侧,七八步距离,被问到话的那人生一张瘦脸,面如雷公,络腮胡须,对着宗干抱拳,声音瓮雷作响,如狮吼:”….做什么就不知,但梁王此时已入军营….不久会消息过来….卑职实在猜不出…”

    “你是不敢猜!”完颜宗干背负双手,沿着城墙走动,“….我猜他不会同意的,以翰离不的性格,箭在弦上了。”

    身后陪同的这员大将原本凶恶的脸,此刻变得低眉顺目跟在后头,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说了一声是。

    “…明日,若是宗望再攻,你就上吧。”走动的身影微微侧过脸,长须在风里扬了起来,“本王也想看看,咱金国高手如何厉害,可比得了,那曾经辽国第一的耶律红玉。”

    他笑着说这句话,脸上的笑容颇有些古怪。后方的魁梧身影抬起粗犷凶恶的脸,颔下一圈的络腮抖动,抱拳:“山狮驼定不让王上失望。”

    宗干的笑容未消,满意的点点头,忽然口中咀嚼着一句话:“沾罕元帅的队伍已上来了,咱们该迎接了。”

    山狮驼的表情愣了愣,显然没有明白他口中说的含义。

    ……

    “兀术,此事与往日的事情不同的。”

    风扑在营帐上,布帘随着风卷动起来,火烛在在两人间摇曳着,人影晃动。

    完颜宗望沉默了片刻,向后靠在椅上,看着摇晃的火心,“此事…已经是箭在弦上了,就算之前我不起兵,大哥他也不会放过我。”

    “何以见得?”

    “….陛下遇刺身亡的消息,宗干选择第一时间封锁,连我这个做兄弟的也瞒下,你以为他要干什么?”宗望直起上身站了起来,“他不信任我….陛下一死,只有我能与他竞争皇位,他不放心的。”

    完颜宗弼怔了一下,捏起拳头,“那二哥你可有过对皇位的念想吗?”

    望着案几对面的人,宗弼心里隐隐盼起希望。然而那人只是冷笑了一声,将桌上的剑拿起忽然砸在案几上面。

    呯——

    一声脆响,整个案几从中断裂开,完颜宗望声音陡然拔高:“….这不是皇位的问题,而是他早就存了要杀我这个弟弟的心思啊——”

    身影在帐内来回渡着步子。

    “若是我不举兵,和他撕破脸皮,将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斡本早就不是当初与我们一起那个斡本,看多了武朝读书人的那些书籍,学了些什么帝王之术,心早就变了!”

    说的斡本便是完颜宗干的女真名。

    “……”完颜宗弼无言的看着兄长,眉头皱的很重。

    外面的风很大,卷起帐帘跑了进来,帐内的烛火摇曳明暗之间,他隐约看到宗望的脸上有眼泪在昏暗的光线里流下来。

    可能风太大了。

    过得片刻后,完颜宗弼重重的拱手,说出了今晚的最后一句话。

    “来的时候,我听说皇叔已经在路上了,他从大同过来,那边发生了可怕的瘟疫,十多天内城内城外,死了许多人,又有许多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我过来,就是不希望因为这件事,让大金陷入两难的境地。”

    话音了了。

    宗望看着离开的背影,面无表情的的沉在火光里,无论是继续打下去,还是妥协议和,后面的事都开始变的麻烦起来了。

    *****************************

    大同偏西南,靠近雁门关。

    浩浩荡荡的人群拖家带口从那座已死的城池逃离出来,接连的数天里,已有高大数万人死于疫病,或者他人之手,带病的、活着的、无不是满脸悲伤,失去家的孩子、老人、女人在行走的队伍里、推车上哭声日夜不停,朝着武朝的方向迁移过去。

    而雁门关隘上,隐隐约约的也能听到遥远的地方传来这样的声音,零零散散的,也有从北面过来的百姓靠近关隘城门。

    随后,一支羽箭射下来,尸体抽搐着倒在了地上。

    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发生,前后十多天里,前来投奔入关的大同附近百姓就有数百人之多,然而无一例外,皆被射死在关前,或是驱赶离开。

    黄信一脸憔悴狰狞的与东厂百户同行在城墙段上,空气里浓烈的血腥气在散开,那名东厂百户指着外面掩埋或者焚烧留下的残渣。

    “黄将军啊….咱家知道你心里难受,可他们身上带有瘟疫呐,早前探子回转的消息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大同现在就是人间炼狱,要是放了这些人过去,那咱们武朝岂不是一起遭殃?”

    这名宦官望着城下的残余,叹息出声着话,视野里,一辆马车来到关隘前,里面有女人和孩子的声音,看赶马车的人穿着,应该是比较富裕的。

    宦官走了过去,将城垛下堆积的一罐火油拿在了手中,身旁有士兵点燃了火箭,燃起一缕黑烟。

    “里面有孩子——”黄信大叫起来,冲过去。

    视线里,油罐已经抛在了空中,黄信怔怔的站在那里,大叫起来:“汪百户!!汪直!!你个狗娘养的!!!”

    耳中,只听城墙下发出清脆的一声,陶罐碎裂的动静,弓手朝下将手里的火箭射了下去。

    轰——

    大火轰然卷了起来,黑烟冲上天空的同时,下方的浓烈火焰中,传来的是撕心裂肺的惨叫。

    火光映红了汪直的脸,他盯着在火中疯狂翻滚的身影,裂嘴说道:“对他们残忍…..就是对我武朝百姓的慈悲。”

    “啊啊啊——”

    黄信捂着耳朵,额头磕在地砖上,使劲的抵着……..那火焰中的惨叫,和宦官口中毫无感情的言语,就像来自地狱的声音。

    他快要受不了这种煎熬了。

    PS:今天就更新一个大章,明天开始,白天更新,医生说我不能熬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