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百四十五章 通天之光
    树叶上的雨水陡然的抖动落入泥里,一道身影似风般过去,停下的那一刻,已经是在一处悬崖陡壁上方。 .更新最快

    那里,一块被削平正的岩石。

    山间的劲风拂过绿野的山头,周遭树枝哗哗的在风里摇摆。一袭白色书生袍的身影在夜色里行走,脚步随后停在了岩石前,伸手扯去上面搭着的一层黑色布匹,一堆黑色的金属物件堆积在那里。

    雨后阴云渐散,透过云层,清辉从小半张月牙上洒下山头。被拿起的物件很厚,在那人视线中翻转时,清冷的月光照在上面,一轮冰冷的银色一闪而过,微弱的冷芒将这道身影与那东厂提督一模一样的脸孔瞬间照亮,之后又隐没在黑暗里。

    怀中的那块金属物件与手中相一比较,大小形状均是一样的,那岩石上放着的其余金属物件大致有六块。

    哐…哐哐….

    八片菱形的金属片在一片一片的链接镶嵌在盘形支架上,关节紧扣的响动徘徊在寂静的山麓间。

    遍山绿野开始起伏,风的呼啸声从深垦峡谷越来越剧烈吹动,树叶相互间碰撞着,随后脱离疯狂摇摆的树枝,卷上了天空……

    周围环山遍野的树枝树叶随着剧烈劲风,一起卷了起来,在天空打着旋。

    修长白皙的手指将最后一块菱形金属按了下去,那人勾起一抹笑容,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第三步…终于走完了,剩下的两步….呵呵…白宁。”

    石台上,拼接呈圆形的物件陡然间发出嗡鸣的声音。

    汴梁,东缉事厂。

    安道全有些腿脚不灵活的跟在一名番子身后,走进白虎节堂的二楼,踏着木阶陈旧的吱嘎声,他来到楼道,带路的番子在一扇木门停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夜风呜咽着吹过楼道,胡须紧紧的贴在他胸前,片刻后,推门而入。

    这是颇为精致的房间,安道全这样想着,视线的正中间靠后的案几后面,烛火里白宁的身影正伏在桌上书写什么,只是微微皱了下眉。

    “坐吧。”然后,毛笔悬停搁下,抬头看向站立的身影:“本督让你检查的东西,可有仔细看过?”

    安道全放下药箱,坐到侧位一张椅子上,拱手:“回禀督主,下官已在那血肉舍利刮了一点粉末,并未发现有致命毒素….也试过用人做过些….没有异样,任何反应都没有。”

    听到他的这句话,白宁皱着眉头,沉默了片刻,显然觉得系统放出来的东西,没理由不对的,手指在桌面敲击的同时,目光也变得严肃冰冷。

    “一点反应也没有?那就说明药量不对,不过已经不重要了,既然没有毒,那本督亲自来试试。”

    “督主不可!”

    安道全连忙起身摆手,“身为医者,没有弄清督主想要服下这枚舍利的目的,或病理,下官贸然冲动,有些过于冒险。”

    “嗯….“白宁起身缓缓在房间渡着步子,柔和的光线里他闭上眼睛,脚步停了下来,面朝窗户的方向,片刻之后,几个字缓缓从他口中响了起来。

    “本督欲重塑男儿之身。”

    那边坐着的身影嚯的一下站了起来。

    “下官专研医道数十年,从未听说过血肉重生,断肢再续之类的事情,就算有那也是江湖骗术,以讹传讹而来,督主身为朝廷之首,岂能听信这等谣言。”

    “这江山,本督能做的都该做了,从没有为自己打算过,长此以往,就算是铁铸的,也不免碎裂,何况是人。”

    木窗朝南。晚风抚动了肩上垂落的白发,从这里望向汴梁的夜景,灯火通明的光芒在城池中璀璨夺目,人们充满生气的声音、快乐的、哭泣的、吵闹的、恐惧的,都在风里跑着,融入在一起。

    这是他保下来的世间。

    “….所以,本督想为自己活一次,哪怕这次是个愚蠢的决定。”白宁轻启双唇,目光中原本渗人的冷漠,渐渐的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身为御医,安道全常年待在宫中自然是知道这类人心中最大的渴望是什么,他叹口气将药箱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个小木盒轻轻的放在桌上。

    “督主,下官还是觉得….唉….下官告辞。”安道全望着窗前的背影,叹了一口气,躬身向后退去。

    春去秋来,花开花谢,这江湖又有几人不老,曾经的梁山如今剩下的,亦然不多了,而他自己也到了五十,这样安逸的日子希望别逝去的太快。

    身影退到了门边。

    打开,又合上。

    ……

    听到门扇关上的声响,白宁方才转过身,发丝在风中凌乱着,收起了对往日的思绪。

    木盒缓缓的打开,一颗有些不规则的球形捧在了他的手心,激动着、呢喃的抖动双唇:“惜福….相公会来找你….”

    这么多年来,对于一切都显得冷漠残忍,并且努力的维持这种形象,而到的此时,就像找到了发泄口一般,变得不一样了。

    下一刻,微微颤抖的手,将鼓动的血肉舍利放在了唇边。

    *

    滋滋滋

    电流的声音在窜动,一道道青色的光芒在圆盘上闪烁跳跃起来,剧烈的大风依旧在山涧徘徊飞旋,那人的衣袍和树叶都在烈烈作响。

    “…开启了….完成了….”

    他看着通电的机械,原本空洞的眸子露出一种强烈的情绪,紧握的拳头颤抖着举了起来,衣袍随着风卷动翻飞,跳动的电光犹如朵朵花瓣,打开了圆盘每一扇菱形的光亮,绿莹莹的。

    充满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美感。

    与此同时,菱形拼接的缝隙里咔咔咔的机械响动在传递,风扑面,那人在风里,张开了举起的拳头。

    舒展开。

    *

    北方,临潢府。

    延展而开的火把在城头上,与之相对的另一边,上万军队犹如一条火龙在城下的旷野上对持。

    巨大的火光将城下与军队之间的位置照的如白昼般明亮,一张圆桌安稳的摆在那里,数道身影围拢在坐在那里。

    “….不管之前有什么问题,都必须暂且放下。”金国元帅,完颜宗翰的声音回荡在两军阵前:“我们女真,自先皇起事,从那白山黑水中杀出一条活路,我们席卷了整个辽国,我们挥军南下,打的整个武朝……打的他们皇帝躲在深宫中只敢瑟瑟发抖,那是我们女真勇武的骄傲。”

    沉怒的嗓音中,他一掌拍烂了圆桌的一角,木屑迸飞在宗弼、宗望、宗干以及银术可等人脸上。

    几人并未理会打在脸上颇有生疼的感觉,目光垂敛。

    愤怒的声音还在他们耳旁走动:“而你们…却用着这勇武来打自家人,打自己的兄弟。一个皇位算得了什么”

    “算得了什么”沾罕再次大声的怒吼,独目里充斥着火焰,身后的城门,数名女真士兵将一件沉重的物件抬了过来。

    东西落地,火光映在上面,是那金銮殿上金灿灿的龙椅。

    “让我砸碎它”

    “当着所有女真人面,将这张沾满女真鲜血的东西砸碎!!!”

    风在吼,愤怒的身影在怒吼,一柄巨锤握在完颜宗翰的手里,猛的一挥,嘭的巨响,那张世间最为尊贵的东西之一,在众目睽睽下变的破碎了,一颗金铸的龙头飞上了天空。

    完颜宗干沉默在坐在桌前,眼里全是心疼。

    天上,有雷光在云间闪烁,轰轰轰隆隆

    舒展的云层再次集结,清冷的月光收敛起来躲进了云里,积厚的阴云开始在山麓上空转动游走。

    有菱形的金属突兀的从圆形中向外弹出,风更大了,吹的身影眯起了眼睛,紧接着另一扇菱形弹出扩展…他脚下飞砂走石起来。

    第三扇菱形弹出…周围树枝发出折断的声响。

    第四扇菱形弹出…天云逐步形成了漩涡,周围只剩下风在山里咆哮的声音。

    ….

    握拳舒展,手掌张开。

    “回去的路…终于开启了。”人的脸上露出僵硬的微笑。

    *

    汴梁。

    东厂二楼上,暖黄的烛光里,那枚血肉舍利终于进入了白宁的腹中,微微合上眼睛安静的坐在椅上,像是等待奇迹的出现。

    房间里陷入奇怪的寂静当中,忽然有艰难的呼吸声在响起,白宁的胸腔逐步开始剧烈的起伏,身体甚至微微的发抖,额头上、脸上大片的水渍出现。

    白宁运起内功时,隐隐的有白雾在周身蒸散开,脸色时而翻白,时而化做红色,牙邦死死咬住的一瞬,他眼睛陡然间睁开。

    身子朝前一倾,一口鲜血从口中喷洒出来,弥漫在空中。

    白宁感觉到了不对,立刻想要起身,但站立的瞬间,脚下踉跄迈出两步,身形便摇摇晃晃起来,视野里什么东西都是在旋转着,胸腔起伏的呼吸,越来越艰难,他便是想要呼吸跟过的空气。

    浑身发红发烫的走向敞开的窗口,撕拉一声,扯下了上身的衣袍,着上身。来到窗前,冷风吹过时,大量的白雾从他身上飘散开。

    手指死死的深陷入窗框,一滴滴唾液从牙缝里渗透出来落在地上,低垂的脸上,眼眶发红发胀的怒睁着,那痛苦的红色几乎想要凝结的流出眼角。

    一道道红色的裂纹在他背上蔓延,就像蠕动的虫体那般可怖。

    “呃….呃….”沉重的呼吸,艰难嘶哑的声音在喉间滚动。

    他看向外面时,已经是一片血色。

    ………

    汴梁一百多里外。

    奇异的景象里,天云倒垂呈漩涡状,开始旋转。

    当最后一扇菱形弹出扩展开时,一个更大的圆形出现在了巨岩上,将八扇菱形链接青色电流窜动的越来越快,每一扇菱形的正中,泛起了一颗类似眼珠的光体,渐渐扩大。

    一瞬,轰鸣声响起。

    视野中,八道淡蓝的光柱陡然射向了天空,旋转起来,快速合拢。

    ……

    白宁趴伏在窗前,血色的视线里点点淡蓝的光芒在在闪烁,他竭力直起身形,望向出现奇怪光体的那边,狰狞痛苦的脸上,最终还是说出了一句话。

    “系统…你到底还是出现了….”

    …

    北边,上京。

    放下铁锤的金国元帅忽然转头看向了南方,那里的天空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大名府,房间里的烛火被外面吹来的风,摇摇欲坠,关胜放下书卷去关上窗户,随后他也看向了南边。

    凤眼眯了起来。

    ……

    栾廷玉喝了一些酒,醉醺醺的走过楼间,看到站在屋檐下窈窕的身影,他嘿嘿笑着正要调戏,他就是喜欢没事戏弄一下这个像女是男的人,但随后对方目瞪口呆的看着那边的天空,他也随之望了过去…

    河.南府,一栋民宅里,老人在院子里练着枪法,周围的几名随从百般无聊的闲聊,对面的窗户纸上剪影出一个女子的身影,大概在苦恼着一些问题。

    “….真笨,上个字明明记住了的,怎么又忘记了啊!”

    ….

    鸾红衣跳上房顶,走到赵明陀的身后,温柔的从后面搂住男子的腰,安静的靠在宽厚的背上。

    孙不再在一间房子的门外,与里面的人交谈什么,大概在说着约法三章之类的话。小瓶儿和玲珑躲在暗处悄悄偷看,随后笑出了声。

    名为石凤庄的地方,石宝抱着正在苦恼的孩子在院子里走动,哄着睡觉……

    …

    这一切的一切…慢慢归总于一瞬间,所有的人在这一刻,不约而同的,像是要发觉出什么看向那边的天空。

    地平线上,八道光柱归成一道巨大的柱体,突然射向了天空、穿透了云层。

    漆黑的夜,在这一刻,变成了淡蓝的白昼。

    ps:四千字!系统的计划你们猜出了多少。这一卷终于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