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百五十章 江湖新篇章
    日光温暖,清晨已有知了在树上啼鸣,当白府中的仆人如往常般开始忙碌时,对于夜里发生的一些事,他们是不知道的。府邸外,走进一道白色身影,径直穿过了由番子把守的大门,见到此人时便是恭敬的拱手躬身。

    府邸之中来来往往的下人也是纷纷让开道路躬身让那道身影先走。

    不多时,在花园月亮门有人过来,衣带飘飘。

    “白宁!昨晚你出去过?”

    被问及的人影走动中停了下来,系统望着侧面,慢慢走来的倩影,皱了皱眉,忽然笑了起来:“出去过,现在本督准备去换身衣服上朝。”

    女子走到近前,皱着鼻子嗅了嗅,视线落在右侧的臂膀上,“衣服都破了,昨晚是不是有什么事发生?”但随后在他身上靠了靠。

    旋即又分开,小瓶儿勾了勾嘴角,退开两步,“那你去忙吧我去找玲珑了。”

    “嗯。”

    系统点点头,微笑着转身朝记忆中的院落过去,脸色渐渐沉了下来。他身后,原本走出几丈远的女子也缓缓停了停脚步,回头望向那边的背影。

    温暖的阳光照在她脸上,眉头却是紧锁着。

    “古古怪怪的”小瓶儿思索走在廊下,望着一支摆在木栏上的盆栽,闻着花香四溢的瞬间,脚步陡然间再次停下。“白宁不可能那么对我笑!”

    下一刻,根根葱白的手指卷起来,握成了拳头,女人细腻敏感的心思在此刻暴露无遗。

    相比汴梁的繁华热闹,距离这边西北方向两三百里外,靠近黄河中段的一处山岭间,同样热闹的事情也在发生。

    “抓住他们!!”

    “狗艹的玩意儿,竟敢偷看俺婆娘洗澡”

    “…你婆娘都五十多了….”

    天光西斜,已近傍晚。

    黄河咆哮的声音隐隐在附近的树林外响动,几道身影仓皇的从偏僻的一处村庄跑出来,他们身后数十名村民举着农具在怒骂着追赶,将四人撵的如丧家之狗般狼狈不堪,随后钻进了林子里朝着黄河边跑去。

    夜幕下来后,四人终于在河岸一处黄河大王庙歇息下来。

    一个高胖的身影脚步虚浮的走了两步,靠在土黄色的墙壁上随地坐下来,一柄杀猪宰羊的屠刀被他扔在了脚边。

    “想不到北边的山民都这么彪悍早知道就不来了,还是在江南那边打野食自在老子长的这么凶,他们居然不怕他奶奶的他奶奶的你们也是饭桶,老子被打了那么多下,你们也不说帮忙。”

    骂着脏话的胖子,一脸凶狠之色,宽胖的体形袒着胸口露出一撮黑毛,看满脸横肉的模样也确实是凶悍之辈,脚边的那把刀颇有些破旧,刀面上还有几处锈迹。

    篝火在破庙里升起来,围拢火堆的还有三人,一名秃子,右眼角有块巴掌大的黑色胎记,显得獐头鼠目,身形瘦小;中间缩拢双脚抱着膝盖取暖的是一个女子,算不得漂亮,但也有些姿色,一身紫色紧身衣裳,肩膀裸露出来的肌肤有几处暗淡的旧伤,像是鞭子之类造成的,眉宇间时不时会有些惊恐担忧神色闪过,视线也一直盯着燃起的火焰出神。

    还有一人就要比其余三个高上许多,长发垂肩干瘪打结,脸上带着一张铜制的面具,双臂也有皮质的护手,看上去却是像某个角落里翻找出来的,已经破旧不堪了,脚边还有一柄破了几口子的古朴铁剑,此时双手捧着一本破烂的书籍在火光里翻动着。

    这四人看上去倒也像是走江湖的绿林武者。

    “老大,咱们四人有什么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帮村民几十号人,咱们哪里打的过,再说再说”秃子折断一根木柴,丢进火里,缩着脖子小声嘀咕:“再说还不是你想去汴梁进红楼把路给带错了。”

    火焰高高的冲起来,映红那边转过来的肥脸,目光凶狠的瞪了瞪,但不久又泄气的移了开。

    树枝噼啪两声在火里响了动,跳起几朵火花时,中间的女子扯了扯旁边的秃子,“二哥,别这样说,毕竟大哥也是不想的,咱们也是头一次来北面,不熟悉也是正常。”

    听到这话,那边胖子脸色便是好上许多,从口袋里掏出几块发硬的馒头,分给三人,自己拿了一块插在树枝上火堆前烤着。

    他开了口:“这是咱们最后的了,一路北上过来,连一户人家都劫不了,真是要命啊….不知道能不能撑到汴梁去红楼。”

    “人家收不收咱们还不知道呢。”秃子烤了烤馒头,就着树枝咬了一口,使劲的嚼动着嘴。

    胖子拍拍胸脯,“就凭咱们四个,一准儿能混进去,不过咱们还是得取一个凶恶点的外号才行,不然江湖上的朋友自保名号时,咱们没有,多丢人啊。”

    说着,三人对望了一下,齐齐看向还在看书戴面具的男子,那女子蹭脚过去踢了踢对方脚面,轻声道:“你书读的多,给大家取一个吧。”

    那人放下书卷看了看三人,忽然站起身往外走,胖子连忙喊道:“上哪儿去啊?”

    “出去尿尿。”那人说了一句就转到了门外。

    女子直了直腰,探头冲他背影提醒:“那小心附近有狼….”

    …

    夜空上,银河流淌。

    野岭间荒木丛生,放眼望去,视线能见到的地方,都是被黑色笼罩着,唯有耳旁能听见黄河流淌的水声,清冷的月光、星光从树叶的间隙洒下朦胧的清辉,林间戴着面具的男子踩过厚厚的落叶沙沙沙的走过。

    将周围的寂静变得更加深邃幽森。

    男子走到离破庙后面不远的一条溪水边,解开腰带准备放一放体内积存的一些‘存货’,风在林子里吹过,冷飕飕的让他打了一个寒颤。

    提上裤子正准备离开时,籍着依稀的光芒,忽然间看到溪边不远的一棵树下有躺着的黑影。

    “狼?”面具男子心里一紧,浑身抖了下,警惕中他也倒未急着逃跑,片刻后,发现那身影一动不动趴在那里,心头便是有了一些另外的肯定。

    那柄破旧的长剑拿在手中,另一只手捏着发硬的馒头,轻轻的踩着步调走过去,森冷的光芒里,那确实是一个黑乎乎的人影。

    面具里,眼珠子转动,小声朝那边喝问:“….可还活着?活着就动一下。”

    那边,一动未动。

    “看来真是一个死人了,也不知是不是仇杀,还是落水淹死的,先看看身上有没有值钱的。”打定主意,这面具男轻手轻脚的靠了上去。

    哇哇

    就在他剑尖去挑尸体时,旁边树上一只老鸦嘶哑的叫了一声惊飞起来,那人猛的缩回破剑,连忙开口:“吓我一…”

    “跳”字就在说出口的一瞬,乌鸦扑腾翅膀离开大树同时,空气像是陡然间在这一刻缩紧了般。

    地上,尸体动了一下。

    那面具男惊的向后跨出半步,脚跟还未落地,尸体已经站了起来贴到了面前,那张漆黑腐烂的脸孔连着一些垮下来的皮肤组织,配合这林间的气氛,简直恐怖到了极致。

    “有鬼….”面具男张口想要喊出声。

    然而对面手臂伸了过来,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声音便是咽在了喉咙里,转眼间,五指向内收缩,鲜血从面具里流了出来。

    嘭的一声,尸体软软倒在了地上。

    站立的恐怖身影正是逆流而上的白宁,原本尚有体力的,却是没料到系统的三分归元气中的腐毒依旧停留在体内,不断侵蚀,让他皮肤一时半会儿无法复原,再加上黄河水里暗流汹涌,暗礁遍布,一个不慎撞在了礁石上,被冲刷到不知名的地方。

    之前躺着不动,只是在运用内力排出体内残留的腐毒。

    白宁看了看一缕不挂的身子,便是将已死的男子身上衣服穿上,随即也将面具戴上,顺手也将地上掉落的那块馒头吃进了肚里。

    还有那本书卷。

    他翻了翻,忽然觉得有些意思,“鬼狱刀法…名字倒是响亮,也就是二流水准,可这家伙竟然不会…”语气里倒是觉得不可思议。

    随后,将那本刀法秘籍揣进怀里,目光抬起看向树林那头,破庙里有火光燃烧着,“今晚就在这里休息….”

    铁剑像是活了一般在白宁手里转了转,发出轻吟。

    走到墙边时,里面的人还在说话,墙壁有许多洞,声音也清晰的传进他耳朵里,面具下白宁裂了裂嘴,大概是笑的意思。

    原来这四人,都是普通人,除了那胖子和秃子就会一点粗浅的拳脚功夫,其余两个什么都不会的,女子是某个富户家的小妾,收不了虐待逃出来的,而胖子是一个屠夫,虽然长相凶恶,却是个柔软性子,婆娘也跟人跑了,就想一心当个恶人,于是拉上同乡的这个秃子一起出来闯荡江湖。

    而被白宁杀掉的面具男子,听他们谈话里,好像是个肩不能抗的农家子弟,至于什么原因便是不清楚了。

    三个憨货而已…剑身归鞘,白宁便是不打算杀人了,只想好好睡上一觉,恢复体力。

    ps:今天只有一更哈,三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