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百五十二章 给自己找点乐子
    光晕在视线的上方拉长,此时已过了正午,阳光从人倒影地上的影子逐渐西斜而过。 .更新最快距离早晨那座黄河大王庙已是三十多里路程了,

    黄河南岸。

    通往附近县城的官道上,已有几拨商队、行人从白宁四人身旁走过,也有带着刀剑的绿林侠客匆匆而过时,会盯上他们几眼。

    “….娟妹,别露怯,咱们现在是江湖中人,还是大恶人,可别让人小瞧了。咱们在江南的时候….其实还是吃的开,到了北面,也一定行….”

    干燥炎热的天气里,泥土的尘埃在破旧的布鞋走动时下扬了起来,胖子一边在前面走着,一边低下嗓音絮絮叨叨的给身后三人灌输一些类似‘恶人不会被欺负’的话。旁边的女子,在一路过来时,白宁也大致摸清楚这些人的全名以及过往。

    胖子姓王,单名一个威,江南一个小镇上的屠夫,秃子李三是镇上的小偷,与他是同乡。而那女子叫文娟,一个富绅家的小妾,性格柔软,被家里主妇欺负很了,差点被打死,她便偷偷逃了出来,与出来闯荡江湖的胖子俩人偶遇。

    不过二人看似凶恶,其实与文娟一样都是心底软弱之辈,大抵是觉得好人活不下去了,才临时起意想做个恶人,不被人欺负之类的。

    至于被白宁杀掉的这个人,除了名字叫黄正外,其他都被白宁给忽略了,毕竟一个死掉的人没有什么值得他记住的。

    早间吃过鱼后,四人便朝汴梁过去,不过一个上午的时辰,才走出二三十里路,对于这三个普通人已经是极限了,途中无事时,秃子李三也会讲一些市井里的故事,来解解闷,不过口中大多数说的还是江湖传闻,这也是他最爱说的,毕竟他觉得既然要走这条路,四人怎么不知道江湖中发生的事情。

    而对于常年驻足后宅的女子文娟来讲,这些事简直与她是两个世界发生的,充满光怪陆离,听着也有了些入迷。

    秃子李三对文娟本就有意思,见对方饶有兴趣后,更是口若悬河的从梁山好汉聚义开始,又到江南方腊造反覆灭,一个个人物从他口中说出来,竟然与白宁印象中的那几个人显得不一样了。

    宋江变成了义薄云天,一心为兄弟有个归宿而呕心沥血的一代大哥,就连杀人狂魔‘丧门神’鲍旭、‘黑旋风’李逵都变成了英雄好汉。

    后来又说道方腊不畏朝廷压迫,高举义旗与武朝大军在江南打的有声有色,从一介江湖人在杭州登基成为一方皇帝时的豪言壮语,可到最后竟然死在东厂阉人的阴谋诡计之下时,三人不由感叹英雄命短之类。

    有时候也会说日月神教就是明教,只不过现在已经变味了,不再是江南那位方教主领导的明教了,胖子王威也会忍不住附和李三一起痛骂那些无胆之人,居然甘心在一个女子脚下俯首称臣。

    饶是如此,秃子李三也会有意无意的避开另一个势力东厂,以及东厂背后那位如今权倾朝野的提督白宁。

    不是他不愿意说起,而是东厂耳目众多,他作为贼类,对于什么风吹草动是最为敏感的,有些话还是不要乱嚼根的好。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刻意避开的那位,此刻就在他们身后颇有趣味的听李三胡吹。

    ……

    咕咕

    刚刚还在鼓舞作气的胖子,肚子里忽然雷鸣响动。

    “那个…肚子有些不舒服。”他挠了挠头发。

    咕咕

    又是一声响起,胖子王威连忙摆手,示意不是他。文娟站在离他们几步,脸红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按住小腹,低了低头:“是….是我肚子饿了….”

    “那不赶紧开饭?”李三紧跟上一句,目光转向胖胖的身影。

    “你看我干嘛!”

    李三急眼了,“这不废话嘛,吃的都在你身上。”

    “昨晚不是和你们说了吗,已经是最后的干粮了,一路过来连一个铜板都没劫到,进村想要勒索点东西,还被人追的跟狗似得。”

    “……”

    女子咬着下唇,可怜兮兮的看着二人,“那怎么办?”

    斜斜的阳光照在颓然丧气的三人身上,白宁冷冷的转过身,双手将长剑杵在地上,视线盯着道路前面,片刻之后,方才对三人说:“….还恶人….前面有间野店,那里兴许还有吃的。”

    王威朝那边看了看,“还真有啊….可我们也没钱。”

    “没钱,可以抢的啊,咱们可是要当恶人的啊。”

    听到秃子这样一说,王威点点头,就连一向软弱的文娟也在饿肚子的情况下,连忙点头,随后三人齐齐看向身后的戴着面具的身影。

    白宁偏过头,“看咱….看我干嘛,上去就动手啊。”

    “好!”

    胖子咬牙点点头,带着三人朝那边十余丈外路边棚屋野店过去,走到不远处,那野店之中,气氛喧嚣,不大的空间已经坐了数桌人,行酒夹菜间兵器磕碰的响,这里面十多人显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他们四人站到门口时,店内之中的人有些隐匿的望过来,或偏偏头眯着眼打量。文娟有些微颤想要后退,胖子暗暗拉住她,吞咽了口唾沫恶狠狠的回盯回去。

    走到一张空桌前,使劲一拍桌子,震的桌上筷笼跳了一跳,声音强作镇定的吼道:“店家上一坛好酒,四斤白肉。”

    一名脸上有块刀疤的汉子,裂开嘴将口中刚喝下去的酒水喷在地上,一只脚踏在凳子上,对着王威大笑起来。

    店家伙计此时也跟过来,“抱歉四位客观,本店的酒水和肉都被这几位大爷包干了,就剩几块馒头和一些菜蔬。”

    “也…也好…我不挑剔的。”女子有些害怕的看着那些衣服各异,参差脏乱的江湖人,目光躲躲闪闪的不敢与看过来的人对视。

    胖子见她那畏畏缩缩的模样,深吸一口气,心一横,猛的在桌上一拍:“放屁!老子四人从南方千里迢迢赶来,就是去红楼挑场子的….你是不是太不把我等四个江南绿林放在眼里了?”

    店家伙计刚要说话,一只手搭在了他肩上,之前那名脸上有刀疤的汉子带着一身酒气过来,“小二,我看你后面不是还有一只鸡吗?杀了给这四位南方江湖同道打打牙祭….”

    “这…”伙计知道惹不起这伙人,也不敢犹豫,连忙应下来,就跑去灶台那儿将鸡笼里的一只母鸡给提了出来。

    胖子挺了挺胸膛,起身抱拳:“这位朋友….”

    那边,刀疤摇摇手打断,目光一直盯着身前坐着的女子,“….既然都是江湖通道,谢谢之类的就免了,这位女子倒也有几分姿色,你们在哪儿雇来的妓.女?兄弟三人倒也会享受呢….不如让她陪我们喝一顿酒吧,用完再还给你们。”

    白宁进店之时,就看了一眼这群人,差不多都是些劫掠过往客商、或是收取保护费的匪人,至于武功….他是看不上的,此时也难得理会,就想看看这三人如何处理。

    “她乃是…我义妹,怎么的是妓子…兄弟说话让人不中听呐。”李三阴恻恻的侧脸看向上方的那人。

    刀疤垂眼见他手中一柄手指长度的刀子在指间飞快的打转,耍的让人眼花缭乱,眉头便是皱了起来。

    “真有两下子?”他迟疑的片刻,胖子霍的一下起身,突然朝着灶头那边大步过去,一把将埋头正杀鸡的伙计提开。

    “杀个鸡都不会….杀鸡就和杀人一样,血不能放太多,不然肉就不好了。”

    店内突然静谧下来,当中的江湖人便是看向了胖子,只见他拧起鸡脖子,用手中那把屠刀极快的削去头,嘴里还叨唠:“….头是最难吃的….跟人一样,看着就没胃口。”

    随后,提着没头的鸡脖子,刀尖唰的一下,在鸡胸口哗啦下去,一肚子内脏一股脑的掉进盆子里。

    “刚刚好…”掂量下光溜溜的母鸡,丢给有些愣愣的伙计,“学着点,血放的太多,肉就不好了。”

    他这样说了一句,拿过抹布擦了擦刀身,熟练的往刀鞘里一插,拱手对那边的刀疤道:“让兄弟见笑了…这点小事耽搁说话,我这人吃东西讲究…”

    “没事没事….刚刚兄弟也是有些上头了,胡言乱语的,那就不打扰四位吃饭。”刀疤大体是认同了对方身份,也不再胡搅蛮缠,退了回去,那边几席间又恢复了喧闹的模样。

    然而胖子坐定下来,得意朝文娟挑挑眉头。

    而旁边,靠着柱子坐下的白宁,面具下倒是忍不住勾起笑意,桌下,胖子的脚肚子吓得不停打抖……

    但片刻之后,坏事就来了。

    白宁不知从哪儿找来的一颗石子,悄然的从手指间弹了出去,轰然打在刀疤那桌一名男子后脑勺上。

    血花随着啪的一声,溅了一桌。

    尸体趴在了酒桌上,那刀疤抹来一下脸上的鲜血,目光陡然间凶戾、狰狞的望向过来。

    “老子…”

    “草你们这帮王八蛋!!!还我弟弟命来”

    搁在桌上的长刀,白练从鞘中被拉了出来,身影愤怒的嘶吼冲了过去,周围三桌的绿林人纷纷将手中碗甩的稀烂,一柄柄刀光在这个下午闪出噬血的冷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