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百六十三章 鬼狱刀(一)
    金丝长裙拖地,凤摇在盘起的发髻明明晃晃。

    女子的身影快步穿过相连的走廊,正午的阳光带着闷热投在地上,转眼,郑婉带着一群宫女宦官踩过去,宽长的袖口里,手心紧紧的握着一枚铜铃。

    身后的一众人神情复杂紧张,此时他们所过去的方向正是崇政门,宫中三个千户之一的曹少卿管辖范围,这里一向安静缄默,值岗的侍卫、宫女、太监里里外外大多都如那人一般死气沉沉。偶尔有宫人迎面看到郑婉,也只是轻声退到一旁跪下,并不出声,一切都在寂静中完成。

    唯一的声音,就只剩下树上的蝉鸣,或者不知名的鸟叫声。

    宫舍大门外,侍候在外面的一名宦官远远见到走来的身影,连忙小跑上前,跪在地上,还未来得及张开,一阵香风扑面,窈窕的身形已经越过他,啪的一声推门而入,郑婉的目光在屋内望了望,盯着正襟而坐的身影,又向前走了几步,抬起手臂将手心紧握的东西扔在了地上。

    “为什么要杀了她”

    一枚串着红线的铜铃叮叮当当的在地上滚动片刻。女子的声音压抑低沉,显然心中愤然,她眉头高高的张了起来,紧咬牙关,“事先说好的你为什么要变卦,铃铛只是一个送信的”

    厅中,首位上的曹少只是微微的偏了头,双手枕在椅子的扶手上,目光闪烁淡淡的冷漠的望着她,“人已经死了。”

    “本宫好心告知你白宁的真假,为何与行事相违背。”郑婉咬牙切齿,也知道此刻不能大声说话,压低了嗓音。

    “哦?”手指在斑白的鬓发摩挲,曹少卿脸上依旧没有喜怒,“太后,你想的太多了。”

    旋即,起身慢慢走过去,声音没有情绪的波动,平缓淡漠的说出:“咱家与雨化恬素有间隙,这不是秘密。你想宫变也是假的,只是想要利用这个契机,让咱家和雨化恬冲突起来,最好还能死上一个,这样就只能站到你这条船上,所以两边都在利用,你以为雨千户看不出来?咱家看不出来,还是说瞒得住曹震淳和海大福两个人精?”

    视线里,曹少卿的身影走近,听出对方竟然只是在愚弄自己时,郑婉眼底闪过怒意,抬手就是一巴掌扇过去。

    下一刻,两鬓斑白的宦官轻松的抓住她手腕举在俩人的中间。

    “放开本宫!你这个没种的贱婢”郑婉挣扎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对方,口中低声喝着:“就算白宁不在,你们也是一群没种的目光短浅,难道你就不想也坐那东厂提督的位置难道就一定甘心做白宁脚下的忠犬?别忘了,没有皇室,你们什么都不是!!”

    “督主,没有死。”

    曹少卿淡淡的开口:“而且都这个时候了”同时,手指慢慢松开,让对方挣脱,但在下一秒啪的脆响,松开的手毫不留情的扇在女人的脸上。

    “都这个时候了,就不要搞小动作督主死没死,咱家不知道,但宫里的事不能乱了,这个是咱家的原则,也是另外两个千户的底线。”

    捂着脸的女人陡然间惊呆了,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被一个太监打上巴掌,那火辣辣的刺痛提醒她并不是做梦,呆滞的片刻,以至于听没听进去对方说的话,已经不重要了。

    “督主虽恶,总归心里还有底线,所以从不对女人出手。”曹少卿转身往回走,一拂袍袖坐下来大马金刀的看着怒火快要喷出眼睛的女人:“但咱家可不会那么心慈手软,这次只是死一个不干净的宫女,下一次咱家送你一条白绫如何?”

    “好”堂堂一国太后捂着脸盯着那边的太监,忽如起来的说了一句,反倒是让曹少卿冷漠中有了一丝怔怔的表情。

    她往后退步,转身朝门口过去,”我武朝江山被你等阉人把持,就算当中你们做过救国之举,但今时今日,本宫心里不再做有他想,杀我,最好趁早。”

    声音响起在门拉开的瞬间,屋外一群侍卫宫女静候在外面,想必有些声音他们还是能听到的,随即郑婉头也不回的带着人离开。

    宫舍里,曹少卿静静的听着,目光没有变化,只是手上愈发用力,咔嚓一声

    木头扶手整个被他捏爆,木屑乱飞。

    *

    天光在走,时间是在下午。

    燕青在缉事厂后方小门,见到‘金钱豹子’汤隆与两名汉子提着包袱说说笑笑的出来,三人见到门口戴着草帽等候多时的燕青,眼睛唰的亮了一下,立刻快步走出门檐下的阴影将对方围起来。

    “小乙真是想煞哥哥了,这些日子你去哪儿,督主虽说你死了,但林某是不信的。”

    “对的,若是当初督主杀了你,绝对心情很差”

    一左一右的两名汉子便是林冲与栾廷玉,去年发生的事,他们是知道的,以为燕青是必死无疑,可如今活脱脱出现,也叫二人以及汤隆欢喜不已,毕竟汤隆与林冲原本就与对方在梁山上做过兄弟。

    “小乙见过三位哥哥。”燕青也不犹豫的朝三人拱手一圈,“小乙身上那点事,说出来却是让三人哥哥担心了,不过事情已了,我也不想再多说,今日受海公公嘱托办一些事,待办完了,再回汴梁叫上武松哥哥、鲁大师,咱们再聚。”

    林冲将包袱塞到汤隆怀里,伸手拍拍燕青的肩膀:“行,你们且去办事,待回来咱们再说话,对了,小乙到了京师,可知卢俊义哥哥也安家在此?”

    那边,燕青垂着的手指微颤,眼神之中有些黯然,“知道的只是未去拜访,小乙做了那样的事,没脸去见主人。”

    他要说出这句话,有些艰难。

    咳咳

    栾廷玉干咳两声,看了看天色,便催促俩人:“好了,时辰不早了,你们俩赶紧去把那三个憨货糊弄上船,赶紧离开,不然城门关上,就得等明日了。”

    燕青点了头,又与他们聊了一会儿,便和汤隆一起离开,随后在城中与被监视着的那三人来一场意外的‘邂逅’以他燕青的表演,轻而易举的让胖子王威、李三以及文娟三人成为一路人。

    在得知旁边的就是他们一直要找的汤隆时,更是缠着说是待汤隆去见某个人,于是在刻意的安排下,一行五人悄然的离开这座古老的城池,去往一个叫石凤庄的地方,便是踏上了快乐的归途

    余晖在窗外落尽,夜幕降临。

    白宁翻开了一直带在身上的那本叫鬼狱刀法的秘籍,无意间发现上面有让他感到兴趣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