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百七十章 一脚的化解方式
    瓦片房顶哗哗响起,半截黑影从另一边弹出,瞬间,啪的一声,碗在黑影身上碎开,从房顶翻滚下去。墙上,一道道身影翻过,跳下到院子里。

    墙根下,有人挥起刀。

    “找死”

    “艹!有人还在!”

    “一起弄死!”

    噗的一声,落下的身影被刀光划过,尸体落在了地上,其余黑影降下来,下一刻,血光在微弱的光亮中绽放。

    呯

    金属碰撞的火花跳起,夜鹰呼的跃起旋转在那人头顶,刀锋滋啦一声从对方刀口上拖过,抹在颈脖上,尸体跪倒的一瞬,双脚落地,钢刀斜持,朝另一名行刺者冲了过去。

    踏踏踏

    脚步踩起落叶,钢刀迎向对面一道呐喊冲来的身影,照直砍在对方刀口上,爆出一声刺耳的巨响,夜鹰猛的蹬腿,那名刺客失去了控制,朝后摔飞出去,撞在一颗树身上,树枝震的摇晃,叶子飘落下来。喘息的片刻,他回头大喊:“不要纠缠,守住夫人”

    正好回头,夜鹰视线里,那边刀剑光芒闪烁的极快,猞猁在三名黑衣人中间游走暴突,口中“啊啊啊”的怒叫。

    叮叮叮

    两把短小的刀刃像是电扇的扇叶般卷动,金属交击的声音波纹般在黑色里荡开,在夜鹰喊出那句话的刹那间,一柄短刀反手没入一名刺客颈脖里,随着夜鹰的话说完,刀身拔出,血花呈弧线的喷出。

    “好”

    短短的一句,猞猁收刀,躲过一记刀砍,随后另一人大喊着出刀刺来,那人向前冲了两步,便被已经回转的猞猁灵巧的顺手拿捏手腕,甩飞出去,撞在刚刚挥出过一刀的刺客身上,两人叠加撞在一起,发出骨折的脆响。

    交手不过七八息的功夫,对方已是两死两伤,墙上影影绰绰还有刺客下来,此时俩人回走,水缸那边的山狗舞着一柄朴刀与两人纠缠,攻击不多,叮叮当当做出格挡。

    参与合击山狗的那俩人兵器较为轻便的单刀,而他手中的朴刀相对要笨拙一些,只能勉强在对方攻击中遮拦周全,边退边挡的后退中,山狗的武艺到底还是在二人之上。

    “滚开”

    陡然一脚蹬在其中一人胸口,力道出奇的大,整个人握着兵器直接被蹬飞出去。嘭的一声,撞在水缸上,身子仍有余力的被带着向后翻滚。

    哗啦

    水花溅起,那刺客倒栽在水缸里。此时,夜鹰二人冲过来,猞猁疾奔从后面一把拽住另一名刺客的头发,放到在地上向后拖走,眼神凶戾的望着慢慢围拢过来的十多名黑衣刺客。

    夜鹰踏踏几步跨上石阶将钢刀一横,山狗也靠过来背对着他警惕的看向对面。猞猁拖行一名刺客当作人质,对面十数人晃动兵器止步,眼中犹豫,天空中陡然响起暴喝:“别管死活,杀了那三人”哗哗的声响,有人踩动瓦片在房顶奔来。

    闻声的一众刺客迈动脚步蜂拥而至。猞猁眼光一睙,反手握着短刀噗噗噗几下扎进挟持的刺客胸膛,对方挣扎中再顺势在脖子上一抹,鲜血喷出的瞬间,他猛的站起来,地上的尸体几乎是被他拉了起来,一脚将蹬在尸体的后背,砸进冲来的人群中,顿时人仰马翻。

    一片青瓦从房顶射下来,夜鹰刷的挥刀,碎片朝四周蓬开,随后,片片青瓦紧跟而至,石阶上刀光挥舞,只听呯呯的斩击声。

    檐下的灯笼被四散的瓦片打的爆开,火光摇曳,溅起的碎片灰尘弥漫,兵器呯呯乱响,远处歪倒的刺客已经重新冲来,踏过水缸的距离,陡然间,一道壮硕的人影从房顶扑下直穿烟尘,挥臂就打了过来。

    “猞猁”

    “你挡住正面!!”

    夜鹰挥刀之际,吼了一声。刀锋啪的一下在弥漫的尘埃中与对方磕了一记,脚向后退了半步,灰尘中那人穿了出来,一身短打,半斜身的皮甲,落地后一双钵大的拳头挥舞再次逼近。

    “结阵,配合!”夜鹰的声音刹那间出口响起时,背后护着的门扇吱嘎一声缓缓打开。

    不好…

    夜鹰仿佛感觉这段时间一切都变慢了,声音出口,挥去的刀光与对方再次一碰,退开的一瞬,山狗在地上翻滚,起身,横刀向前一扫,试图利用对方的无法遮拦下身,而一击致命。

    凶猛的汉子眼光朝下面一滑,猛的蹬地,身形在空中发出“锦衣卫…”的疑问之中,摇曳的昏暗里,山狗的刀仿佛划出了一道波纹。

    时间恢复正常。

    腾空的身形落地跌跌撞撞的靠向了门那边,下腹的皮甲被撕开,火辣辣的疼痛,鲜血流了出来。

    下一秒,木门完全敞开,女子的身影出现。那壮汉见夜鹰俩人紧张的神色,脸上泛起得意的狰狞,跨步伸手抓向门里。

    剑鞘落地的声音,乓的一声。

    女子直接拔出剑横空一刺,竟刁钻的贴过伸来的手臂,照着对方面门过去,那男人仿佛早就防着一般,出去的手折回一把捏住剑身,嘴角勾起冷笑,颇为阴狠的眸子眯起来,有些得意。

    陡然间,那白色长裙如同莲花般洒开一圈,旋又合上,那男人脸色顿时一紫,踉跄的后退,又是飞快的跳出屋檐拉开距离,随后在院中夹着双腿,难以忍受的原地跳动几下,手指颤颤抖抖的指着门口的女子,痛苦难言。

    “踢裆了…”山狗喃喃说道,看到这一幕,浑身都有些战栗。

    “….那叫撩阴腿。”夜鹰一本正经的纠正道。

    院落里的打斗在类似头目受伤的情况下停了下来,猞猁身上斑斑点点的血迹回来,低声道:“怎么办?”

    未等夜鹰答复,那名受伤颇重的头目夹着腿先开口:“把死伤的兄弟带上,咱们走!”离开时,他的眼神之中,其实多了一些顾虑。

    院落里,重新回归安静,屋檐下破碎的灯笼在一滩瓦砾上整个燃烧起来,院中的地上,曾有过尸体和断肢的地方鲜血凝结成浅浅的一滩。

    山狗呼出一口气将朴刀扔到地上,靠在墙上坐了下来,手臂上一道伤口,皮肉外翻有些吓人。芙蕖连忙进屋取过一些常备的药物绷带过来给他包扎。

    “….小姐,还是让夜鹰他们来吧,这是粗人的活儿。”山狗有些忌讳的挪了挪身体。

    女子却一脸认真的看着伤口,手中动作着,摇了摇头:“不行…我很熟练的。”

    石阶上,夜鹰坐在那里,看着给自己兄弟包扎的女子,开口道:“…刚刚太危险了,小姐,你不该出来的,他们明显是冲着你来的啊…真不该出来的。”

    那边,手连着牙一起用上,才勒紧了绷带,女子抬起头,目光温柔的望了他们一眼,又将剩下的东西装好。

    “…你们不要担心,我爹教过芙蕖武功的,刚刚那一剑是不是很厉害?”

    猞猁在水缸那边洗着双刀,忍不住大笑起来:“是啊…小姐那一剑刺的很厉害…”旋即,笑容又收敛起来:“可是小姐,你只会那一剑啊,要是刚刚你没踢出那一脚,或者被对方反应过来,后果……江湖厮杀,没有那么简单的…”

    石阶上的夜鹰点点头。

    “好了,小姐,现在离天亮还早着呢,你回去休息吧,今夜他们是不会再来了,这里由我们三个收拾收拾,明日还要想办法怎么搭救出周师父。”

    “可你们刚刚才……不行,今晚我来守。”

    山狗晃了晃那条刚包扎好的胳膊,“咱们三个大佬粗,就算三天三夜不合眼也能熬过去的,别担心我们,快回去睡觉吧。”

    见他们三人态度认真固执,女子点点头,挽了一下青丝到耳后,鼻子有些酸酸的,脸上还是笑着,“那总不能让你们饿着肚子吧,那我灶房生火煮点宵夜,不能拒绝!”

    猞猁三人张了张口,但女子已经沿着屋檐下去后面的厨房。山狗靠在墙壁上,眼睛大睁着看着上方,嘿嘿笑了两声:“夫人…真是个好女人啊,弄的我都想找个婆娘成家了。”

    “我也有一点…像夫人这种的,应该还有,想找不难,这次任务过后,咱们三结伴去找。”猞猁将双刀收好走了过来。

    山狗偏头笑笑,神色黯了一下,盯着前方敞开的门口,“还是算了…咱们刀口上舔血的,不知哪天就死了,还是不要祸害人家好姑娘,逛窑子吧,及时行乐,死了也做个快活鬼。”

    “好好的话,被你个娘的带跑了。”夜鹰捡起碎瓦片丢过去,砸在对方脚边,“有空想这些生生死死的,不如想想对付周师父和夫人的,哪路货色。”

    猞猁靠在石阶的柱子上,眉宇微蹙,轻声道:“我觉得可能是那轰雷帮的赵洞之,之前我与周师父和他谈话时,就听出语气不对,只是没想到那方面。”

    “动机呢?”夜鹰看他。

    “我哪知道…咱们来这里安顿,也是这人帮的忙,突然这样转折,始料未及,说真的,我也不愿相信是这个老家伙。”

    “但他嫌疑最大,也最有能力的,这冲平县谁敢不买他的帐?”

    他们谈话之时,芙蕖经过后院走进厨房,蹲下来,看着灶里生起的火焰,朝里传递柴火时,眼泪突然仰止不住的滑过脸颊。

    “他们三个是好人……爹,你一定不要有事,芙蕖和三位大哥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来的。”

    ps: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