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百七十三章 屠戮
    哭喊在夜色里陡然响起,高世瞄了一眼地上的人头,退到人群之中,朝那边的来人望过去。

    “阁下何人?”

    风吹进院落里,白色的袍摆在立着的刀鞘下被吹动,面具后面的白宁,目光冷漠的望着躲在人群后面的高世,嗓音清冷:“鬼狱刀黄正。”

    “没听过”人群中的身影沉声喝了一句,挥手:“杀了他”

    近旁数名护院打手举着兵器‘啊’的冲了过来,双刀横过,猞猁的身影抢先出来,两把短刃在三五人中极快飞舞,呯呯几下金属交击之后,便是撕裂布帛的声音,从颈脖、胸口抽出的血线交错洒在半空,猞猁半张脸上斑斑点点的血迹,就那样杀了几个人。

    尸体噗通的栽倒,周围更多人发出厮杀的怒吼冲过来,猞猁抢在前面交叉着双刀:“来啊”大喊出声的一瞬,有声音也同时响起。

    “还—我—儿—子命来!!!”

    跑动的人群从地上过去,跪着的老人撕心裂肺的暴喝,抬起的目光满是血丝,然后,从地上跳起,脚下一踩,青砖咵咵的碎裂开,枯瘦的身影拔地狂奔碾压过去,袍袖中,握起了苍老的拳。

    随后,从袖口中刺了出来,拳风犹如鞭子在空气发出噼啪的震动响声。

    猞猁想要上去,却被白宁抓住肩膀丢到了后面的刹那间,张开五指轻描淡写的朝前一迎,拳过来,抵着掌心。

    呯

    波纹在老人和白宁的袍袖上以某种力道的形势扩散开,一张白须怒张到了极致的脸,嘶哑咆哮着,再度挥拳,双脚咵咵向前猛进推移,速度越来越快,只看见老人双臂出手如电光,挥舞着朝对方打了过去。白宁一手握刀在后,脚尖一点地,身形带着长袍飘飘在地砖上向后平移。

    呯呯呯

    啪啪啪

    拳风影影重重的招呼着眼睛、喉咙、太阳穴、心脏、下腹。白宁只是云淡风轻的与他间隔一尺距离在两拳中左右遮拦,那只手犹如暴雨中的蕉叶。

    “呀啊啊啊恶贼,纳命啊啊!!!”

    呐喊之中,赵洞之脚下又走出几步,尽管对方仿佛在自己霹雳连环拳下还是游刃有余的状态,但他已是管不了了,无论如何,他只想只想

    陡然间,那张面具里发出冷哼,晃动的视线之中,那细长身影持鞘,拇指缓缓顶开了刀柄,黑光渐显的瞬间,老人意识到什么,拳势一缓。

    那边,鞘脱离刀身噹的一声落地,刀柄倒握在白宁手里,后移的身形也止住,细长的刀刃抽在空中,如一道黑色的光从对方双拳中划过,血光和手臂飙飞上天,周围冲过来的人先是一愣,随后血光、断臂下方的老人轰然倒飞一丈远,在地上滚动几圈后才停住。

    刀尖微斜的垂着,血珠在刀身滑动的片刻,就失去了踪影。啪唧一声,两条断臂还握成拳状掉在地上抽搐,白宁跨过那两条手臂,前方,倒下的老者紧咬着牙关站了起来,细密的白汗密布发青的脸上,而两条手肘以下都没有了,血流如注的往下流淌。

    “老夫不惧你老夫不惧!!”

    嘶哑的声音在喉间发出,剧烈的疼痛让老人意识已然有些模糊,望着那边站着的身影,有些摇摇晃晃起来。下一刻,白须滴着血,赵洞之拔腿冲了过去,跃起出腿的那一刻,刀锋陡然在他眼前放大。冰冷的锋刃压在老人肩与颈之间,奔跑的身影顿时跪了下来,仰起的脸上,愤怒的瞳孔渐渐放大扩散。

    噗!

    刀锋斜斜的切了过去,当老人的尸体朝旁边倒下时,白宁持着黑色长刀站在那里,袍摆尽染鲜血的朝人群后的高世望过去。

    附近,两名轰雷帮帮众持着兵器想要偷袭,隔着两步挥出钢刀,白宁手臂只是向后连续划出两刀,两具尸体轰然倒地,一刀剖胸,一刀割喉,鲜血顺着砖缝蔓延开。

    院落里,如噩梦一般的场景,风吹来,是一片血腥的味道。

    “鬼狱刀鬼狱刀河.南府一道我怎么听说过这样的人物”高世躲在人后,喃喃自语着,那死去的赵洞之已算是接近一流高手了,可也挡不住对方一刀。他晃了晃头,嗓音压低,怒吼:“不对不对,你到底是谁我与你素无仇怨,为何要来杀人。”

    “杀人事先要给你提醒吗?”白宁微微偏头,语气平淡冷漠。

    “好!”

    随即,高世痛快的点点头,拔出剑一挥,“全都一起上,乱刀砍死他!”周围百余人呼呼的举着兵器冲了过去。

    漆黑的刀身一横,迎着袭来的人群,白宁的手臂也在刹那间挥出。

    刀山狱.拔舌

    噗

    白色的衣袖挥洒,那黑色的刀身在昏黄的灯笼光芒里,以一种极快、极度刁钻的角度割出,数名打手靠前几步就扑倒在地,一抹鲜艳的红色在下颔间的伤口喷出,凄嚎的张开嘴,一截舌头被他们吐了出来。也有侥幸挡下的,叮、当几声响起,兵器上被拉出一长串的火星。

    白宁一抖刀身,将砍来的几把兵器荡开,目光在杀戮中一直盯着那边的目标。高世被盯的心里寒气泛起,有了想要退走的冲动。

    一瞬间,忽然眼前一花,那边的白宁已经冲了过来,黑刀破开人群。

    刀山狱.断筋裂骨

    噗噗噗噗黑色刀芒飞舞,白色的身影极快的在人群奔突,周围数十名打手、护院完全拦截不住对方,极其灵巧细长的黑刀在交错的锋芒里寻找空隙,一道道血线伴随着断肢扬上天空,白宁随着凄惨的叫声一路劈头盖脸的砍杀朝那边的高世过去。

    身后,一条由血色、断肢的躯体铺砌而成。

    高世此时颤颤兢兢站在那里举着长剑,身旁他那名颇有身手的大汉喉结滚动的看了看身边吓呆的主人,又看了看对面,下一刻,他大吼一声,冲了上去。

    “快走啊我挡住他。”

    这名汉子连带数名护院试图阻止眼前这个人,五六名护院是上前,两息之间,刷刷刷几刀带出了血线,尸体倒地的一瞬,那名汉子大腿也被划出了一道伤口,身体犹如炮弹般飞了出去,撞碎了院中的一只花坛。

    “你你他娘的就是一个疯子你是个疯子!”

    “哇啊哇”

    高世骂骂咧咧几句,竟然哭了出来,随后,癫狂的举着长剑刺了出去。

    呯的一声,长剑崩上了夜空。

    白色的身影过来,又是“噗”的一声,高世的身体举着手臂,像是还拿着剑一般,跌跌撞撞的朝前走,肩上的人头飞旋的从空中落下,在地上打转,血水如泉般涌出断裂的颈脖。

    尸体随后扑在了地上。

    猞猁杀过最后几个人后,捡起地上的刀鞘捧着过来。白宁随手将黑刀插入鞘内,转身回走,“放一把火,把这里烧了。”

    “这些人”猞猁捧着刀,望了望地上一地尚未死去的人,“督主,他们还没死啊。”

    面具后面,白宁冰冷如常,“一把火,不就都死了?本督守下来的武朝,岂是让他们这种人玷污的死的越多越好。”

    说完拂袖走出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