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百七十八章 叫我一声相公
    夏风卷落叶在地上跑,随后被过往的脚步踩在了鞋底,印在了石砖上。夜晚的冲平县,街上行人并不如百日那般多,大半会坐在河边柳树下纳凉,聊着家常喝一壶凉茶,顺着粼粼倒映河岸光芒的水波逆流上去,石桥上白宁三人走过。

    一袭白色书生袍的白宁戴着诡异的面具,在逛着夜市的人流中颇有些显眼,与他并肩而行的左右两侧,也是一袭白色带天蓝花色的女子和短打紧身褐色衣裳的男子,边走,三人边交谈,两道白色的身影偶尔会不自觉的眼神接触一下,荡起一丝丝涟漪,旋即女子又立即转开视线。

    没人知道,其实女子面上说笑,心里却有股难以言明的感觉,似乎与那叫‘黄正’的人,有股很微妙的亲近感。

    前面的街口,有卖糖人的小贩在吆喝,惜福说了句我去看看,便小跑了过去,白宁望着远离的背影,声音此刻冷了下来,对于外人而言,他的温柔不屑给予其他人。

    双手交叠在身后,眸底骤然见聚起寒气。

    “你可以离开了,王家的事你去查一遍,看看后面还有谁,那个高世的背景又是什么,那座宅子里没有他的家眷,说明那不是他的家,本督向来做事是要不留后患的。”

    旁边,夜鹰脸上终究还是露出一丝不忍,“督主,这样会不会有点太过绝户了,若是真有因果轮回,那”

    “你想说断子绝孙吗?”白宁涂抹成黑色的眉挑了挑,眸子划到了眼角森冷的看着对方,“咱家就算信因果,那因果报应也算不到咱家头上”

    瞬间,夜鹰脸色煞白,立即低下头,背弯了弯:“请督主赎罪,卑职有些口不遮言。”

    “去办你的事吧。”长袖轻挥。

    男子躬身往后退去,目光上移瞧了一眼在糖人摊前的窈窕背影,便朝来时的那头回去。亥时,街上的行人已算不多了,也有部分小贩开始收拾摊位准备离开,白宁遣走了下属,来到惜福的旁边看着她捏着两个糖人娃娃左右对比,一时间在“这个娃娃好看”与“还是这个乖巧”中艰难的选择。

    “那就一起买走吧。”白宁轻声道。

    听到满不在乎的语气,惜福愣了愣,犹豫片刻,还是将糖人插回到小贩手里,摇摇头:“还是算了,看看就好啊,现在家里不宽裕的,不要买了。”

    收回双手后,惜福恋恋不舍的转身,但很快脸上又洋溢起笑容,然后才意识到少了一个人。

    “夜鹰大哥去哪儿了?”

    “他可能有其他事要去办吧。”

    “嗯,那我们也该回去了,家里山狗哥他们怕是也等急了。”女子招招手,背在身后朝家的方向过去,边走边道:“你肯定以为今天,本姑娘心情不好,显得闷闷不乐的其实啊才不是呢,爹常说做人不能太贪心的况且也不是买不起的”

    她在前面说着话,然而并没有得到人的回应,回头才发现那个新来的居然并未跟上来,瞪圆了眼睛左右看了看,“这人怎么这样啊,一个招呼都不打就不见了。”

    确定后面没人,惜福又转回来,视线里陡然间出现两支串在竹签上的糖人,正‘笑吟吟’的看着她,女子一下捂住嘴,眼睛眯出了月牙状。

    “送给你的。”白宁扬扬了手中两支小糖人。

    那张小脸抿着嘴,有些认真的指了指那对糖人,“真送给我吗?”

    “难道还有别人吗?”

    女子没有接,而是小心的退了半步,狐疑的瞟了瞟对方,打量片刻,有点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问道:“你有什么企图”

    然后做了一个双手护在胸前的动作。

    看到这一幕,面具后面的白宁已经无声的笑起来,见到惜福这副像受惊小兔的表情,是从来没见过的,下一秒,他清清嗓子,严肃下来:“没什么企图,但真要说起来的话,也不是没有。”

    “说!”惜福瞪了瞪他。

    来来往往的行人古怪的看着这对像是在冷战的‘情侣’,尤其是白宁一身古怪神秘的打扮,引起部分人驻足饶有兴趣的看热闹,背后指指点点的,议论纷纷。

    “我想让你叫一声相公来听听。”稍后的时间里,白宁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提了要求。

    这句话顿时令周围看热闹的众人一阵起哄,倒也没有多少恶意调侃的。毕竟白宁一身古怪打扮,大多有猜测出是混迹江湖的,大致不会乱说一气惹祸上身。

    “姑娘,这位侠士看上去不错啊”

    “对啊,你就从了他吧,一起闯荡江湖,不也是一桩美谈吗。”

    那边,女子瞪圆了眼睛,脸刷的一下红了,语气坚定,一字一顿的回答:“不行”

    白宁摊摊手,“那算了,我本就是开玩笑的。”

    糖人还在手中摇晃,摇摇欲坠。随后周围见没有好戏看的行人也渐渐散开,白宁在前面走着,女子在后面跟着一脸委屈的模样。

    不久,惜福跟上去,红着脸指着糖人,声细如蚊:“不叫你相公那”

    “那”

    “那还会送给我吗?”说到这里,耳朵都变得通红。

    “会。”白宁想了想,比划了一个手势,“如果你想要这条街,都能买下来送给你。”

    “我才不要。”惜福从他手中躲过那对糖人在空气里轻摇,甜甜微笑:“我就要它们,而且爹说,武功高,有很有钱的,大概不是什么好人你一定是坏人,对哦,你是四大恶人之一呢。”

    白宁笑起来,正要说话,眉头忽然微皱,空气中有轻微的嗡鸣响起,然后落下。

    叮叮当当,一枚铜板落在地上。

    “下面那位戴面具的大兄弟,哄姑娘怎么能小家子气呢,不过看你表现不错,爷赏你了。”街道对应的一栋木楼二层上,一名醉醺醺的男人,扒在木栏边上,左右偎依着两名花枝招展的妓.子。

    惜福蹙眉瞪了二楼一眼,也不理那人的调侃,招呼白宁离开。身后,那人的言语还在传来类似“别走啊。要不上来配爷喝一杯。”的喊声。行走的白色身影微微缓了一下,侧身袖口陡然鼓起,向那边一挥,随后与女子并肩离开。

    咔擦

    木栏碎裂声响起,随后哐当一声,一排木栏轰然垮下来,三道身影惨叫着从二楼摔了下来,断裂的木栏残渣洒在街道周围。

    “哎哟痛煞我了”

    惨呼从后面传来,惜福掩嘴轻笑:“你使的坏?”

    “嗯,这人嘴太臭了。”

    “嘻嘻果然是大恶人”

    俩人并行在街道上,摇曳的灯笼,橘黄温馨的光芒送着二人朝家的方向回去。

    ps:第一更,就问你们甜不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