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百八十三章 挑拨人心
    轮轴转动,马车驶过人群的街道,街市吆喝声和马夫赶车的吆喝融入一片。车轮过去的酒楼包间里,脸上一道翻白旧伤疤的男子坐在桌前,慢慢饮着一杯清酒,随后他皱起眉头,有人推门进来。

    “百户…又有些情况。”来人掩上门,拱手抱拳。

    杯脚落轻轻落在桌面上,酒渍从脚座蔓延开。身影点点头,拿着筷子夹着下酒的菜肴,轻声道了一句:“周侗找到了?”然后入口。

    “周侗尚无消息,乙字那边的兄弟还在找,属下过来说的是周侗那三个随从的事,他们今天一早就开始到处走动,好像是受了督主…”

    “嗯?”

    那人咀嚼的动作稍缓,脸侧过去冷冷的看向对方。

    “…是白宁,好像是受了白宁的命令,四处活动起来,也不知道他们想要干什么,不过下面有兄弟怀疑,白宁好像已经察觉到我们的存在,像是在寻援手了。”

    随着喉咙吞咽的滚动,那男人用布绢擦了擦嘴后,丢在桌上,“既然你们都猜测他们是受白宁指使出去的,你们就不怕那是一条计策?”

    他起身背起手,走到敞开的窗户前,看着车水马龙的街市,“白宁一身武功,但好用计谋,被他阴死的人有多少人了啊…咱们与他交锋,虽然只是棋子,但一个不慎还是会死无葬身之地的。你们怀疑他现我们的存在了,又觉得他开始找援手,可你有没有想过,那或许是一个障眼法….也或许是他真的在寻援手,就是让咱们看见,让咱们去乱猜呢。”

    “这….”一番话,把那名手下绕晕了,表情愣在了那里。

    窗前的人影,并没有向对方解释的必要,只是做了一个挥退的动作,“你下去吧….继续盯着那三个人,周侗已经没有必要注意了,杀人满门,罪证确凿,杀头的罪,他是跑不了了。”

    “等等把那三人杀了。”

    “是。”

    门稍后被带上。包厢里又再次静了下来,整栋酒楼的三层已经被他包下,谈话也不会担心隔墙有耳被听了去,除了偶尔会有传菜的伙计会上来几趟,不过大抵都被门外的侍卫拦下,所以在这里做一些布置计划之类的事,倒也轻松。

    “督主啊….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呢。”他偏偏头,目光望着下面街市晃动着,随后又看向远处的天空。

    天阴欲雨。

    其实,刚才那番话,他还有一个可能没说,对方在逼他们现身出来,找人也好,障眼法也好,都是做给他们看的,看在眼里,自然就会急在心里。

    这是裸的阳谋。

    破不破坏对方的行动,自己这边都会暴露出来,这与雨化恬雨千户制定的计划并不一致,想借用官府的力量将真的督主变为江湖反贼,就会彻底的失败。

    既然如此,那倒不如动手吧。

    “出了宫门,江湖的风浪好大啊…”

    这声感叹,响起在包房里,马进良叹了一口气,将桌上酒壶打开,一饮而尽。咣当一声,扔到了一堆菜肴盘上。

    将兽纹铜制面具戴上时,外面天阴了下来,蒙蒙细雨又开始飘下。

    不久,他推开门。

    晦涩的下午,阴雨绵绵连着天空,河面上荡起一圈圈涟漪。城东南附近不远的树林,人影闪动,随后有说话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

    “咱们要保的人叫什么黄正的,外号鬼狱刀,想来是名会使刀的汉子,只是不知要取他性命的,是哪路神仙,居然用的着咱五个一起上来…啧啧….手又痒了。”

    “先保人,然后再把保的人杀了….也不算失约。”

    “老娘就喜欢‘丧心病狂’这家伙….事情就这么定了。”

    一道女子的身影靠在树旁,声音很柔,阴暗的光芒里,笑容透着几分残忍的兴奋,交叠在胸前的手指上,指甲幽绿,坚硬细长,一眼就知上面是涂了剧毒的。

    “该走的过程,要走!剩下的,随你们高兴。”树林深处,嘶哑低沉的嗓音伴随一道高大雄壮的身影走了过来。

    说完这句话,身影来到林边的位置,河水从他脚下流过,夏天潮湿的雨季,望去的城池出入已经没有多少过往的人了。

    “进城”

    他说了一句,绷起身子,骨骼在空气中咯咯作响,随后越过了小河,大步朝前面的城门走去。

    后方,另外四人见他话,也不多言语,神色上大抵是恭顺的,便领着带来的十余名手下跟了上去。

    这种小县城的兵丁见到对方这样结群过来的江湖人,也只是装作没看见的,放行进城的二十人沿着城池的主街道一直往前走,因为又下起雨的缘故,原本人就不多的街道,几乎是看不到几个人了。

    零零碎碎踩着积水的脚步声,走到街口时,街边酒楼里,一群江湖人也出来。红楼这边,五毒下意识的望过去,然后看到一人如众星拱月般走出,戴着兽纹面具,背插双刀。

    “…呵…真够派场的…”五毒中‘心狠手辣’冷笑。

    那边,马进良转过头,看见了他们。

    ……

    与此同时,他们所处街口的另一头,几匹骑马领头的队伍出现了,众人皆臂系白布,像是一支吊念的人群,然而对方手中兵器又否认了这一点。

    “干什么的….送葬?”五毒中,那为的‘人面兽心’偏了偏头,颈脖的骨骼咔咔响了两声。

    “或许是吧….”队伍中女子微微愣了一下,随后见对方有转角的趋势,便模糊的回应一句。

    系着白布,疑似送葬的队伍里,彭良瞟了一眼那边两伙绿林人,就不再多看,拉过马头,带着队伍去到另一边转向。

    “派人持大老爷的手信去县衙,调一些人手过来,咱们去抓那周侗和鬼狱刀黄正…”

    他如此吩咐的时候。就在这道街口另一家茶楼上方,白宁已经在那里好一阵了,看着那边两伙人碰面,听着茶楼里唱的小曲儿,不知不觉间,一道身影坐在了他旁边。

    “江湖恩怨情仇,不能算的太清了。”周侗的声音随着坐下而出口。

    白宁并不惊讶,随后同意的点点头。

    “你和一个人很像,若不是京城里的那位提督还在朝中坐镇,老夫都怀疑你就是他了。”老人话音很轻,精神却很好,他顿了顿:“你和他一样,什么都算的清楚,人命也一样。”

    “不好吗?”

    “不好。”

    下方,转向的队伍即将离开,白宁丢出两枚铜板给身后唱曲的小姑娘,然后站了起来,提着兵器靠近木栏朝向外面,声音道:“一起看戏吧。”

    陡然出现的身影,对于视力敏锐的武者,自然察觉到了。

    ………….

    “面具…白袍…黑刀,是咱们要保的人。”

    …………

    “白宁…是他,既然正主显身….就不要多说什么,杀了他。”

    …………

    “….杀了高家的人,居然不怕死…兄弟们,准备!!”

    ………

    一片惊愕和杀意中,白宁提着黑刀站在木栏后面,话语变得凌磨两可。

    “各位,今天你们都要死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