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百八十六章 浩浩长风起
    小雨落在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 .往东过去,人烟渐少的山麓间,水雾缭绕笼罩的半山腰上,一座破败的庙宇,燃着火光若隐若现。

    飞蛾绕着火堆起舞,满是泥土灰尘杂物的地上,几根兽骨带着肉渣丢弃在地上,五道人的影子或倒映在残垦上,或拖在地上,往破庙里面,有更多人的身影挤在一起躲雨睡觉。

    外面的雨水哗哗的落下。

    身形敦实,满脸横肉的男子朝火堆里扔了一根木头,片刻后,望向泥台上面躺着的魁梧身影,“大哥,白天的时候,为什么不让俺再打过….走了几十里路,还是没想通。”

    人面兽双臂枕着头合着眼,没有开口。火堆一边的女子轻轻折断一根树枝,朝那敦实的男人扔了过去,“不长点心……心狠手辣那家伙上去就被打的跟狗一样,你呢,一个照面就被别人打出去,还打….小心把命给赔上。”

    “扯我干啥…”一名身上缠着绷带的男人,躺在地上仰了仰头,像是动静大了一点,扯到了伤口,说完话时,疼的咧咧嘴,又靠回地上望着火堆。

    “你们以为老子想被打的那么惨?”心狠手辣撇撇嘴,“娘的,那家伙太可怕了…我刚上去,对方那速度,快的吓人,还没反应过来,刀鞘就顶在胸口,一口气没上来就….就下来了。”

    丧心病狂捡起地上刚刚扔过来的树枝,丢过去,弹在对方脸上,“呸…窝囊!连手都没出,老子心里咽不下这口,不行….”他摆摆头,“不行…非杀他全家不可…不行,老子现在就要去,心里憋的难受。”

    “去….你他娘就死了。”泥台上,魁梧身影忽地坐起来。

    火焰陡然摇了摇,那边四道目光看过来,人面兽心坐起,脚踩在倒塌的泥塑上,庙宇里陡然安静了下来,只有火焰噼啪燃烧的动静。

    “那人武功很高….至少我们五个一起上去也是死的份。”阔口慢慢张开,雄浑的嗓音响起在安静之中,人面兽心一只手磕在膝盖上,望着四人的目光:“一路上,我都在想这样的人会是谁……”

    *

    “你以为你是谁啊。现在受伤了吧….走的时候还叮嘱过你的。”

    灯火在堂屋里轻摇,窈窕的身影剪在纸窗上走动,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取过一些磨好的草药,倒了稍许的水开始搅拌。

    “打打杀杀的….在所难免会受伤。”

    小凳上,白宁屈着腿这样坐的有些难受,“刚刚你说到东厂白宁…他武功有多高啊,但你说天下无敌就有点夸张了,那周师傅算什么。”随即,他动了动,想要伸展身子活络一下。

    “坐下!”

    女子望过来,细眉皱起,明亮的双眸却是眨了眨,白宁顿时又重新乖乖坐了回去,小声嘀咕:“以前还看不出来挺凶的啊….”

    昏黄灯光里,惜福拿着涂抹了治疗外伤药沫的绷带过来,“刚刚你说什么?”

    白宁摇摇头:“没什么,就说你刚刚把那东厂提督夸大了。”

    身影蹲下,慢慢揭开撕开一道口子的衣袖,边将绷带缠上去,一边嘴角含笑:“这到也不是夸大的….我爹就是打不过对方,我给你讲,我爹是很厉害,可那东厂白宁更厉害啊,一山还有一山高的道理,你懂吧。”

    “懂….”白宁笑了一下,“所以到头来,其实你在夸自己是最高的那座山啊,不然传闻里,你可是伤了对方呢。”

    “那当然!”惜福眨巴眨巴眼睛,明眸齿白的得意笑起来,“所以我才是天下无敌呢….以后行走江湖,本姑娘罩你。”

    说完,小手在对方手臂上拍了拍,“伤口处理好了,不过你一个大男人,皮肤好白啊。”

    白宁正微笑着,听到她一本正经的看着自己包扎露在外面的手臂说出这句话,那表情顿时把他逗乐了,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便点点头:“因为我常年都在屋子里啊,家境殷实,又是读书人,只不过后来妻子失散了,才出来寻找的。”

    “那你怎么会武功?”

    “家传的….很奇怪吗?”

    惜福歪着头摇了两下,辫子摇晃间,望着对方,声音脆脆:“那现在有你妻子消息了吗?”

    “暂时还没有吧….不过这年月兵荒马乱的,我也不知道她是否安好。”白宁脸不红的随口胡咧一句。

    目光不自觉的降下,与望过来的女子目光对上,一瞬间俩人静静的看着对方。隔间只听到不算很丰盛的宴席已经进入尾声,偶尔还有几声划拳的呼喊传过来。

    “….今天惜福很高兴的。”

    女子移开视线,小脸爬上一抹红色,神态有些扭捏,“爹也回来了,虽然他冤屈还没洗清,不过能看到他安然无恙,心里就很高兴,所以….谢谢你。”

    屋外,此时响起脚步声过来,刚要说话的白宁张开的唇,又闭上,惜福整个如遭电击般弹起来,拉开距离。片刻后,周侗有些微醉,带着夜鹰三人过来。

    “最近发生的事…老夫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中间有些对事情有些偏颇,但还是要谢谢你。”

    老人态度诚恳,大大方方并不伪饰。

    白宁起身抱拳。

    “是啊….黄兄武功简直了得,以一敌多不落下风。”山狗抱着酒坛子嘿嘿直笑的插嘴进来。

    “去去,明显是喝多了。”猞猁推搡一把,说道:“明显是黄兄是计谋无匹,借力打力,那是把武功上的东西用到了计谋上,这次叫厉害。”

    几人挤在堂屋里然后聊了起来,不久,白宁提了一个提议:“既然周师傅现在还是有罪之身,再待城里显然不合适,不如咱们去其他地方走走,就当是散散心吧。”

    周侗坐在椅上,手中酒杯停了停:“老夫这身冤屈,想要洗清….怕是有些难了,也罢,老夫现在也是气闷的紧,不如随你们几个年轻人一起去外面走走也好。”

    那边,女子看看自己爹爹,又看看白宁,抿嘴笑了起来,“好啊,我们去哪里呢?”

    “嗯?”周侗转过头,眉头忽然皱起来:“丫头…你偷喝酒了?脸怎么那么红。”

    “啊…”

    惜福一把捂住脸颊,像是做了坏事似得,心虚的摇摇头:“没有啊….可能….可能淋了雨,身子有些发烫,等会儿….女儿去洗个热水澡就没事了。”

    这时,白宁打岔进来。

    “不如,我们去河.南府吧。”面具后面,语气平淡,嘴角却浮起冷笑。

    毕竟,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

    雨沙沙落在破庙的房顶,雨滴从破漏的瓦片里落进安静的庙内。

    “那人武功之高….红楼又让我等五个一起过来,要么是讨好对方卖一个人情,要么就是畏惧。”

    人面兽心走到火堆旁,雨水落在他胸膛上,声音继续:“红楼后面听说是有东厂撑腰的,咱们五个在江湖上都是有恶名,还不是想要靠着这棵树乘凉,如今过来,那人身份一定是与东厂有关,否则,这里面的道道就说不清楚了。”

    块头大,同样也很聪明。

    ……

    长风吹过夜晚,在第二天天明时,白宁等人出城了,雨在这天停了下来,刮起了大风,从北方吹了过来。

    那边意想不到的事,正合了白宁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