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百九十章 棋子的命运
    夜风笼罩山涧,火把绵延在山道上,是一条长龙似得队伍。 .

    呼呼呼

    山风呼啸,拂过人群,荒山野岭之中,山道边向外凸出的悬崖上,马蹄缓缓停在那里,身着青绿罩链甲的人影望着山道外面夜色的苍茫,青龙偃月刀悬在半空。火把的光芒从他身后依次缓行过去。不久,后方的‘丑郡马’宣赞跟过来,与那人并肩而立,目光也望着山涧的黑色。

    “….哥哥还在想黄信的事?”

    并立的宣赞转过视线望向身旁的人影,伸手抚着马鬃安慰坐骑站在悬崖边的恐惧,“咱们已经连日赶了三天路程,将士们大都是熬不住了,万一….哥哥别怪俺老宣说不好听的话,万一,黄信真的造反,咱们人马可都是远来疲惫的….到时别说打了,就是逃也没力气啊。”

    亲卫手中的火把在哔哔啵啵的燃烧,火光映着重枣长髯的脸,凤目眯起,却是犹豫了片刻,方才开口。

    “这浅显道理….关某岂会不知…”

    悬着的刀尖晃了晃,坐骑上的关胜长长出了一口气,眯起的眼睛闭了起来,他二人接到飞鸽传书时,知道黄信造反的消息,便是马不停蹄点起兵马就朝这边赶来。要说黄信造反他二人自然是不会太过相信,只是消息过来,他们也必须要动一动,若是真的造反,而他们却按兵不动的话,容易被朝中大臣攀陷,这样的亏,曾几何时,是吃过的。

    另一边,当初梁山时,派系也是明确的,镇三山黄信与他们是属于朝廷降过来的,平日自然走的亲近一些,再加上这些年月里,互相抱团镇守北方,感情自然增进不少。

    而今,兄弟造反,关胜就有些迷茫了,到底是真杀,还是假打一番………

    “忠义…忠义….”

    他喃喃说着,看着黑色里飘荡的雾气,转过头看向身旁的老兄弟,“你说,关某到底是忠,还是要义?人说忠孝不能两全,忠义不分家,可到了我这里,怎么他娘的就变了……”

    宣赞看着那双凤目里的微红,微微张了张嘴,旋即又止住说话的冲动,低头沉默。那边声音嘶哑低沉,陡然一瞬,马背上关胜立起来,刀扬起在空中:“为什么到了关某这里就是忠义不能两全”

    “哥哥….”宣赞抬起脸,那张宽脸阔鼻紧绷起来。

    关胜摆摆手,一拨马头,马脖上铜铃叮当轻摇。

    “不管如何,我关某是武朝之将,深受提督大人厚爱,倘若那黄信真敢做出忤逆之举,有违为人臣子之事…”

    马蹄在走,火把映着人的影子,关胜说到这里,声音斩钉截铁的从高大的身躯里低吼:“某自会诛杀逆贼,以正军威。”

    望着融入队伍的背影,宣赞红着眼抱起拳,他与关胜的交情,无论是梁山前,还是梁山之后,都甚是熟笃,他知道对方做出如此选择,是有多艰难。

    眼下,面对这样的局面,也只能这样选。

    长长的兵马队伍沿着山道蜿蜒而行,关胜犹如往常在招呼士卒前进,提醒落石、说一些激励鼓舞的话,然而行进中,往常稳重的表情下,离雁门关越接近,心里的挣扎就越发痛苦。

    铜铃叮叮当当……青龙刀摇摇晃晃……夜色里,关胜悄悄深叹了一口气。

    *

    夜更深了,风吹过千里。

    宫檐角上的一排风铃在发出清脆的声响,纸窗里映着彤红的烛光,微微透出来。

    屋檐下一个个手握拂尘的宫侍径水分明站列两排,中间木门紧闭,房间里,烧的通红的碳盆在桌下散发暖意。

    往上,木桌两边是两道年老的身影握着棋子在对弈棋局,屋里便再无旁人在侧。烛台上的光芒偶有被缝隙吹进来的风,摇曳的俩人神色忽明忽暗,随后有人落下一子。

    “早些年,督主把小象棋改了,棋子变多了,宫格也复杂了许多….真是厉害呐。”

    曹震淳点点头,“不过也变得更加让人琢磨了….这样多好。”随手推上一卒过河,“多了许多框框条条,大家也好规规矩矩的做事,真要打出个胜负,不就是可凭本事了嘛。”

    那边,海大福望了他一眼,眉头皱了起来,又看回棋局,笑了笑:“曹公公这是打狗不看主人呐,枉我还念你也是老了,可以相处的…”

    “千户莫要误会。”圆脸老太监摆手打断对方接下来的话,手里捏着一枚棋子说道:“咱家只为督主着想而已…”

    “哦,难怪….但是,督主却并不知道吧。”海大福收起笑容,脸阴了下来,随手支了一步棋,将对方的过河卒吃掉,将那棋子轻描淡写的扔出棋盘范围。

    “看来海千户是误会甚深啊。”曹震淳再次推了一卒过河,依旧一副笑眯眯的表情。

    对面的宽胖太监看着再次过河的卒子,愣了愣,随后摇头:“…内宦不得私发信函给边关大将,这是督主定下的规矩,东厂里咱家一直恪守这条规矩,不管何人想要冒犯,都逃不出我的眼睛,黄信那边消息今日一早就到了,数千疑有染病的大同百姓入关,可都是你做的!”

    “对,咱家做的。”那边也爽快的承认。

    “理由?”

    “自然是为督主而谋。”

    “…….”海大福沉默的把握一枚棋子,片刻后,像是想通了某个关节,陡然抬起视线,正看到曹震淳笑眯眯的冲他点头。

    随后,也浮起笑容,握着棋子的手,虚点对方:“曹公公啊,你可真是吓死咱家了,还以为你有什么居心叵测呢。”

    那边,身影站起,走动在烛光里。

    曹震淳晃了晃脑袋,“正如你说的,咱俩都是一把年纪了,还图什么…再则督主当初在咱家穷途末路之际施以援手,才得以保命,狼心狗肺这种事,我还做不出来。”

    “恐怕是有心没胆吧…哈哈哈。”海大福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

    曹震淳也跟着一起笑了片刻,最后还是说道:“有心没心的,也无妨。咱家看中黄信柔弱,让他以为是得了旨意,若是换个人,怕是不会轻易开城门的,一旦城门打开,黄信就会离开北方,咱家再造势,将督主曾经做的那些事,统统嫁祸给假的那个人,毕竟,咱们也不能闲着不是?”

    “….最后那黄信该如何处置?”海大福最终说到了重点。

    碳盆跳起火星,房里静谧起来。

    重新坐下的身影,拿起桌上已出局的棋子捏在手心,昏黄的火光在他脸上明明灭灭,“你见过被踢出去的棋子还能回到棋盘上吗?”

    海大福点点头,然后落下一子。

    “将”

    “嗯?”阴狠的表情陡然一愣,曹震淳忙的一看局势,抹了抹额头,“又被你赢了啊….”

    大约半个时辰后,海大福从房里出来,外面刮的风有点猛,吹起了袍摆乱摇,但还是带着一众亲随缓缓走出了隐秘的小屋范围。

    他是不怕风浪的…只是一枚棋子会翻而已。

    ps:明天先爆一点,这段情节应该明天才能铺垫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