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百九十四章 风暴伊始
    戌时,天空星月辉映透过纸窗映在地上。

    高忠神情呆滞坐在床边,身上只有一件内衣穿着,哆哆嗦嗦抖个不停,陡然出现的人让他绷紧的神经终于像一根弦,断了。

    迷迷糊糊之中,听着对方言语在说着。

    “……咱们算是第一次见面….大概也没有什么仇。”

    “不过,你家里有人不规矩….比如…你弟弟这样的。”

    “你该感到庆幸,他已经被我杀了….”

    “而且…我很喜欢杀人满门…”

    “你看,我现在过来了…自我介绍一下,鬼狱刀黄正。”

    桌前黑影坐在那里自我介绍了一番,片刻后,一抹烛光亮了起来,猞猁吹熄火折子丢到一旁,眼珠子像狼一般冷厉盯准了对方。

    屋子里亮了起来,高忠方才回过神,脑子里立刻回想之前对方说过的内容,只言片语的组合起来,心里才有了底。

    “你们闯入本官府邸,既不下手杀人,怕是有什么私事让老夫来办…”

    面具后,白宁挑挑眉,不由拍了一下手掌,“能做到一府之尊确实有两把刷子,刚才还吓得胆小如鼠,这么快就回过神来,与在下讨价还价了。”

    “本府家里人冒犯了各位,老夫这个做兄长的自然要担待一些。”高忠推开瑟瑟发抖的小妾,披衣站了起来,“说吧,开个价,只要老夫能力之内,一定办到。”

    白宁向后招招手,高忠这才看到还有一只硕大的口袋,那边猞猁冲他冷笑,将口袋解开,踹了一脚,嘭的一声,倒下的袋子里露出一个全身捆绑封住嘴的中年男人,身材发福,脸被勒出两道深痕,正是老人的二弟高全。

    这边,高忠捏了捏拳,扫了一眼吱吱唔唔挣扎的身影,目光重新回到白宁的身上,“你放了他…本府…一切依你。”

    “兄弟情深,不错啊,他这些年没啥帮你捞钱吧?”

    “你什么意思?”

    白宁冷漠的偏偏头,盯着他:“我只是一个江湖人,没别的想法,所以府尊还是不要往心里去,今天过来,只有一件事,把周侗的案子消了,咱们就是朋友了。”

    “没有可能,人命官司,岂能说撤就撤,你不是官场之人,自然不懂其中道理。”

    他说这些话,猞猁嘴上浮起笑容,眼前这老家伙竟在东厂提督面前谈起官场,要不是身份掩饰的问题,他真想让对方知道真相后是什么样的表情。

    “…老家伙,要不老子告诉你一个秘密。“猞猁拍拍地上捆着人的肥脸,笑容更甚:“听闻王家那位主妇乃是你当初爱慕之人,可惜最后没能走到一起?”

    高忠脸上显出怒容,“是有这么一桩陈年风月之事,可惜王夫人最终还是香消玉殒在周侗手中,杀人绑人,你们到底还想要怎样”

    话陡然拔高,瞬间,对面的白宁眼里凶戾一闪,伸手将对方拽到面前,吓得床榻上,女子差点尖叫出声,以为歹人要行凶。

    两道身影贴近,白宁盯着对方,“你年纪大了,记性可能不好,我来告诉你一些事情…”脸侧向地上的身影,指了过去,“那就是你的好弟弟,爬上你心爱女子的床,你不知道吧?”

    “….什么…”老人脸上惊愕,视线落在高全身上。

    “呜呜…呜…”

    地上,高全挣扎着扭动,使劲的摇摆脑袋。

    “不可能….他知道那王姓女子乃是我心中爱慕之人…”高忠脸上阴晴不定,说话变得迟疑起来。

    猞猁揉捏地上之人的肥脸,笑望着高忠,嘴裂开,露出牙齿:“那你该知道,你弟弟费心费力的想要为王洛报仇的事吧…因为那是他私生子…这个关系惊喜吗?”

    高忠原本将信将疑,曾也想过自己这弟弟从来只对钱财感兴趣,怎的突然对待王洛的事情上,尽心尽力起来,然而听到对方说出的话时,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嘿嘿…老头儿,是不是感觉头上绿油油的…心爱的女子竟然被自己亲弟弟给拱了,而你还一直对往日的情怀念想着对方应该也是这样想着你的吧?这种感觉…惊不惊喜?”猞猁笑出声,刻意将地上高全的脸抬起来对着那边的老人。

    “呜…呜呜….”人影挣扎,奋力的摆动脸,像是要辩解,但发出的都是毫无意义的声音。

    高忠此刻脸色涨红,青筋在脑门直鼓鼓,胸口起伏的一瞬,“啊”的一声,朝地上的弟弟扑了过去,随后被猞猁给拦了下来。

    老人奋力的挣扎,野兽般的朝高全嘶吼,唾沫都喷了出来,“恶心!!!枉我扶持你发家,你这个王八蛋!我要吃了你”

    一把刀忽然递到老人面前。

    “去杀了他,既然他不顾兄弟情谊,连这种事都做的出来,留在世上还有什么用。”

    苍老的手背捏着刀柄,眼珠子红的快要滴出血来,此时,猞猁也不拦着,退开到一旁,老人握着刀,望着地上眼睛鼻子不断有液体流出来的人。

    下一秒,举起了刀。

    犹豫着,却是没有真正的刺下去。然而一只手过来,握住刀柄上的手,高忠望过去与冰冷的目光撞在一起的刹那,一股不是他的力量猛的往下一戳。

    血花在刀身下沉的一瞬溅起来,随后,抽出,带起的鲜血沾在了老人的脸上,高忠顿时整个人从愤怒中清醒过来。

    咣当一声,短刀掉在地上。他跌跌撞撞的往后一退,撞在凳子上,失神的坐下来,视野里,刺眼的红色正从尸体下方缓缓流淌,染红了大片地方。

    “我杀人了….”

    他摊开双手喃喃说道:“杀的还是我自己的亲兄弟…”

    白宁杵着黑刀蹲下来,伸手拍拍老人的脸,轻声叮嘱:“….你看,你现在也杀人了…尸体是死在你屋子里的,而且你也杀人的动机,百口难辨的道理你懂的,现在你也同流合污了…”

    “…你想怎样…”

    白宁将手上沾了一点的血迹在高忠的衣服上擦了擦,“周侗的事,你看着办吧,一府之地,你说的话就是天。”

    高忠目光彻底失神呆滞,不再有先前的气定神闲。白宁擦干净手,起身:“好了,以后不要找周侗父女麻烦,你两个兄弟死了,我也替你难过,就不要再死人了,你说呢。”

    老人坐在凳上,盯着死去的弟弟,紧咬着牙关,对方话落下后,他点了点头。然后,房门打开,有身影出去了。

    猞猁安慰他:“节哀顺变……”

    关上门。

    “嗬…”高忠嘴里轻吐一个音节,烛光里,身影陡然站起来一把抓起地上染血的短刀扎在尸体上。

    “为什么…”

    一刀下去。

    “你是我弟弟啊….”

    又是一刀,血噗噗的溅起。

    “到底为什么啊!!!”

    发狂的身影蹲坐地上,一刀刀不停的刺进尸体里,血洒的满屋都是,床榻上那名小妾胆怯的探头望过去,小声唤道:“老爷……老爷…”

    老人转过脸来,狰狞扭曲。

    这座位于寂静城池里的府邸,夜色之中,一阵女人的尖叫惨呼,然后又平静了下去。

    一切都像没有发生过。

    白宁回到小院,人已经都睡了,打发离开猞猁后,他杵着黑刀坐在院中的石凳上,静静的望着已经没有灯光,有人熟睡的那间房…

    夜还很长。

    而东边的京师汴梁,有关于北方发生的事,也终于到了名为郑婉的女人耳中,一场风暴渐渐露出了雏形。

    ps:二更,好了,白宁这边的支线终于完了,明天主线开始。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