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百九十六章 兄弟
    入秋,叶子渐渐黄,闷热的炎热逐渐褪去,清凉的雨滴落在树叶上。??

    滴滴嗒嗒…

    清爽的小雨在林间落下,附近的树下尽是休整的身影,警戒的弓弩手藏在暗处,背负一些铁甲的步卒趁着时间靠着树休息,湿润的泥土被一只只走过去的脚才的松垮垮,这是一个临时的百人营地。

    后方,有骑马的军士过来,马蹄陷入泥泞时,有些彪胖凶恶的人影跳下马背将缰绳扔给过来的士卒,大步穿过休息的人堆,拉开了嗓门:“鹏举俺老牛回来了。”走动着,双锏腰身摆动、碰撞。

    里面,有人走出,那是一名身材修长,细眼浓眉的男子,俩人似乎很熟,听到莽撞过来的身影,皱了皱眉,先是拱供手,然后低下嗓音。

    “牛皋,此行乃是行军扎营,怎的粗声粗气说话,若是有敌人在侧,岂不是暴露行踪?”

    走近的身影脸上堆起憨笑,摆摆手:“俺知道…俺知道,不过咱们只是围捕一个黄信而已,怕他做甚,到时遇见,你靠边看好,让俺上去就是一锏,保管他服服帖帖的。”

    牛皋平日是不这么说话,但眼前这位名为王贵的家伙,简直就像队伍里的管家,做事谨慎细致,武艺也不错,一把雁瓴刀使得厉害,不好惹。

    两人又交谈几句,随后王贵也拿这滚刀肉没有办法。俩人背后这时有人过来,将一顶铁盔抛出去,牛皋连忙伸手接住,那边,一名青年嚼着干粮,下颔短须上还沾上几粒残渣。

    “行军不戴头盔,你这头老牛活腻歪了吧。”

    牛皋见到正主,嘿嘿笑了一下,这才将头盔按在头上,“还是俺鹏举疼惜人,哪像有些人光知道动嘴皮子。”

    “…”王贵瞪过去一眼。

    “俺可不怕你。”牛皋踮起脚冲离去的背影嚷道。

    枯叶被踩动,岳飞走了过来,拍拍牛皋的肩膀,望了一眼离开的身影,“一来一回,你可探听到了什么消息?”

    说到正事,牛皋面色严肃起来:“…俺从另外几支队伍那边知道,这黄信打开雁门关,私放大同逃难的百姓进来,听说还和北边的关胜索等人火拼了一场,就剩一两百人在山里乱窜…”

    “不过这家伙是条汉子…”牛皋竖起拇指比划了一下,看到岳飞脸色不对,补充了一句:“仅限俺的观点….”

    岳飞沉默半响,摇摇头:“你说的其实没错,于私他这样做确实是一个堂堂正正的汉子,值得让人结交,可于公而论,他做之事,缺少家国之念,这样的人呈一时心血,却会害了更多的人。”

    “那咱们还打不打?”

    “女真未平,北方未复,尽可能的渐少动乱才是,所以自然要打的。”岳飞沉声说了一句,随后叫他赶紧通知队伍准备启程,“你回来时,张宪在前面探了消息过来,咱们其他队伍好像遇到袭击了,得过去看看。”

    说完,岳飞提起插在地上的铁枪,转身离开。牛皋兴奋的抱拳,跑去下达休整完毕的消息,不久之后,队伍离开临时扎营的地方。

    下午时分,雨渐渐有些大了,唰唰拍打着叶子,寻着张宪留下的记号,最终在一处山坳不远的地方,现了一地的尸体、残骸。

    淡淡的血腥气里,一名身材高大,样貌俊秀的男子从满地的尸骸中走出来,一柄斧头枪猛的插在地上,动作颇有些洒脱。朝赶来的队伍前面为的岳飞拱手,说道:“被人埋伏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地上尸体不多,领队的应该没死,应该是趁乱剩下的人跑了。”

    “孬种!”牛皋撇撇嘴低声嘀咕。

    岳飞望了一眼惨烈的战场,自己这边的人在统计尸的身份,这是要报上去的。他从马上下来,眼睛有巡视了一下地面。

    “可见到地上有离开的脚印吗?”他问身边的张宪。

    “有,但是很模糊,对方在这方面比我们想的要谨慎。”

    “嗯…”岳飞沉吟片刻,随后点了一下头,“应该是黄信了,这样的警觉,和埋伏,应该是他身边的亲兵,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啊……对付新建的武瑞军,不是难事的。”

    雨沙沙的在林间响起,场中安静了稍许,张宪眨了眨眼睛:“这是鹏举对那黄信的评价?女真南下时,听说你也在南逃的队伍里。”

    岳飞点头。

    “当初是有过一面之缘,但未交谈过,不过跟随下来的那些士卒,却是实打实的悍卒,现在有些可惜了……用来收复北方多好,这些老兵搭建成军中骨干,数无需太多,只要成军,勤以练兵,必能战无不胜。”

    旁边的张宪看到他脸上复杂神色,伸手拍拍对方臂膀。

    “不要心急,咱们总有出头之日的,毕竟女真侵我家国,杀我姊妹兄弟,这杖还有的打,现下朝廷正在恢复北方民生,一旦蓄积力量够了,咱们上战场的机会就有了。”

    不远,牛皋叫嚷:“到时候算俺一个,可别抛下俺。”

    岳飞笑了一下,摆手:“飞,宁可这天下真正的太平,不用打仗…”

    他的话尚说了一半,头陡然转开,望向一个方向,灰蒙蒙的雨天里,隐约传来哨子吹响的动静。眉头便是皱了起来,停住话语,众人见状,纷纷竖起耳朵倾听。

    片刻,张宪皱起眉,“黄信?”

    “或许是了。”岳飞握起长枪翻身上马,勒过缰绳,招手,语不停:“王贵,你留下,带一些人收拾局面,牛皋、张宪随我来。”

    话才说完,远处的林子再次传来骚动,动静变的更大,兵器叮叮当当的拼杀声传来。

    随即,这边百多人直朝那个方向冲过去,才出了一片林子,厮杀更加响烈,远远近近的,血的味道浓郁起来。

    岳飞勒停马蹄,目光前面,林隙的一处空地上,数十人被围困在中间,周围林子里,不断有人冲过去,随后又被杀退。

    被保护在中间的男人,披头散,血污了一脸,一口钢刀缺了几道豁口,还在滴着血。看甲胄的模样,岳飞肯定是边军没错了,那被护在中间的男人,应该也是追捕的黄信,想不到对方竟然被围了。

    “黄将军,好久不见!”

    风里夹着雨点,僵持的两边中间,岳飞翻身下马,提着长枪走过去,出了林子边缘,拱手淡淡的招呼一声。

    中间的黄信抬起头,额角像是受伤了,眯了眯眼睛。

    “我好像见过你….在哪里呢。”

    “在汴梁城上,那时先帝也在的。”

    “哦,想起来了,你叫岳飞,听督主和梁元垂提起过你。”

    这话让岳飞无话接下去,大概也是猜出对方不想连累自己,或者给人落下口舌。一向刚正的人沉默了,看看周围的人,深叹了一口气,抬了抬手:“黄将军…你…投降吧。”

    “你身边这些将士,白白枉送性命有些不值得,你也不希望的吧。况且事情原委,总需要将军亲口讲出,纵然中间有冤屈,那位东厂提督大人,应是明断秋毫。”

    天光渐暗,接到消息的武瑞军过来的更多,林间影影绰绰的围来。黄信低头不语,看了看身边的亲兵,一个个脸上满是血垢,想起近十多天来,在山里躲躲藏藏,被追杀,被野兽骚扰,自己好像对不住他们的。

    “将军…咱们还有力气,能保你杀出去的…”

    “是啊…大哥,不要被那人诓了。”

    …

    听到这些声音,黄信的思绪断开,他想好了,便是将手中的刀刃丢到了地上,朝那边劝说的身影,点了点头。

    “兄弟们…路就走到这里吧,这一路过来你们辛苦了。”

    咣….咣咣….

    一柄柄染血破烂的兵器掉在了地上,一道道身影在自家主将的话里悲痛的抱成了一团蹲在了地上。

    属于男人的哭声如风般在空地的上方呜咽。

    不久之后,黄信被抓捕的消息在这个旁晚,终于传了出去。

    有人心安…

    有人心喜…

    有人智珠在握…盘算接下来的布局。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