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五百零三章 风急火烈,千钧一发
    苏婉玲醒了过来。

    空气带着腐烂的气味,入眼帘的是悬在头顶的铁钩,暗红的血垢吸引着苍蝇嗡嗡嗡在那里飞旋,她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肩膀仍有些痛楚,往后的日子里,这条受伤的肩膀已经是作废了。

    东厂衙门诏狱,尽头的其余牢房远远有哀嚎的声音在响起,她已经记不起自己被救下后,关入这里有多久了,几天还是几个月?大多数日子都是浑浑噩噩的,有时会有人进来审问,可时间长了,就没什么人来了。

    自己就像被遗忘在了这个昏暗的牢狱里……苏婉玲抱着膝盖缩在角落,想起外面的世界,想起自己的丈夫…秦勉

    “不知夫君有没有逃脱官兵的追捕……希望不要在去刺杀白宁…做了那么多事,没用的…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对于外面发生的事情,她已经是无法知道了。从懵懂随师兄们参与南平聚盟,再到江南见证方腊称帝,随后败亡,见识过各式各样的人,坚强的、懦弱的、喜欢的、讨厌的,可终究在东厂的阴影下,像老鼠一般四处逃窜,最后连师门也一起搭了进去。

    许多时候,她比大师兄还要懦弱,偷偷一个人在被窝里哭泣,然后又装作坚强的去训斥大师兄,让对方振作起来……

    想着…想着…她心里陡然悲伤,捂着瘪瘪的肚子,缩在墙角无声的哭泣。牢房外,有脚步声响起,窈窕纤细的身影走过栏栅的间隙,最终停在门口,铁链哗啦响动,牢门推开,一名美艳的人走了进来。

    苏婉玲知道此人是谁,数次的谈话里,对方也告知了她,“无垢妹妹……”

    “怎么还叫妹妹…人家是男的啊,都和你说了多少次…”木盘放在地上,盛着菜肴的盘子一一端了出来摆好。无垢捋了捋滑落额前的青丝,眼翻了翻白,嘴角弧起一抹甜美的笑,竟也让身为女子的苏婉玲愣了愣。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这倒是我忘记了…谁怪你长的比女子都还要美丽…”

    “对了,姐姐拖你的事情…可有消息了。”下一刻,苏婉玲抬起头望向对方。

    那边,无垢将筷子摆好,双手合十握在小腹上,点了点头:“你夫君和大师兄一直在外奔波的,想要刺杀提督大人,可能最近要下手了…”

    苏婉玲捏着筷子停了一下,眼睛眨了眨:“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海公公说的啊,他说可以说给你听,反正痛苦的只会是你。”无垢依旧维持着一副笑眯眯的表情说出这番话来。

    吧嗒

    是筷子掉在地上的声音。苏婉玲脸色唰的一下泛白,肩膀瑟瑟发抖起来,突然伸手握住对方的双手捏在掌心,又哭了出来:“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

    无垢笑容甜甜,花色的长袖挣脱对方,轻摇走在不大的地方,“姐姐真要听啊…听的越多,你心里就越痛的。”

    苏婉玲浑身发抖,刚才动作有些牵动了旧伤,但还是点了点头。

    ………

    天上白云在走,春暖花开,一袭白色的身影立在万紫千红的花圃当中,周围蜜蜂蝴蝶飞饶,随后有小宦官急步过来躬身。

    “禀千户,太后过来了。”

    白色雨花纹色的身影仅仅只是侧了一下脸,视野里,被簇拥而来的妇人已经到了那边的廊下,四目交接。雨化恬轻声道:“看坐。”

    挥下宦官,他折身回到亭子的地方坐了下来,片刻后,郑婉也在他对面缓缓坐下,茶水随后有人端上,对面,胭脂的唇红留在了杯盏上时,妇人先开了口:“如今京师城外多了许多武林人士,雨千户应该是知道了吧。”

    亭外有蜜蜂飞了进来,嗡嗡嗡……雨化恬听到对方话,点头中,一双清澈冰冷的盯着在那杯口爬动的小虫子像是在舔着那一抹绯红的胭脂粉末。

    郑婉见他神色不动,便又说:“难道千户就没有想要说的吗……此时此刻,通天塔已经修建完毕,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那‘白宁’身上了…不正是好机会吗?”

    “咱家改变主意了…”沉默之中,雨化恬收回视线,看向了妇人。

    “你什么意思…”郑婉手指紧紧的抓在矮几的边缘,激动的身子前倾,“事到临头,你要退出?就算本宫同意,那躲在暗处的白宁会同意?你走出了这一步,想要收回脚,怕是不可能的…”

    妖娆的宦官勾起唇角,眼角勾勒出摄人心魄的美,袍袖轻轻一拂,整个人站了起来,“…改变主意不代表退出,你要杀白宁,那些江湖上的人也要杀白宁,但咱家想要的,不是他死,而是想要他和我一样,一样的看见心爱之人…怎么死的…”他说着这话,轻描淡写,眼神里闪烁的杀意,却是如刀芒一般让人胆寒。

    身影从软塌走了下来,望着明媚的春光,偏了偏头,“地形咱家看过的,假白宁一旦出现在通天塔,就是你们动手的好时机,不管是那帮江湖人还是你,谁能杀他,所有人都会相信真的白宁已经死了…至于原来那个,再出现也都只会成为假的,但这不是我雨化恬想要的,我要的是看着他痛苦…和我一样心里痛苦,所以事情闹成这样,真的那位一旦会在场的,而惜福夫人身边,哈哈哈…”

    雨化恬忽然笑了起来,负着手大步离开,随行的宦官一一跟了上去,片刻后,凉亭里,只留下郑婉还坐在那里。

    下一刻,她气的将桌子拍的脆响。

    ………

    牢房之中,听完无垢说的内容。苏婉玲脸色惨白一把推开娇美柔弱的男子,想要冲出牢门,然而旁边伸来的手牢牢将她抓住挣脱不开。

    无垢将女子拖回原来的位置,将她按回去,手指挽成兰花状指了指外面,“东厂诏狱,可不是那么容易离开的,冲出去啊,你可就直接就死了。”他款款坐下来,轻轻拍了拍女子的手背,语气委婉温柔道:“姐姐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事情已经成了定局,一切都在曹公公的计划里呢…逃肯定的是逃不过去这一劫,想想,姐姐能在牢狱里这样待着,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幸福?”苏婉玲擦了擦泪水,冷笑一声。

    “至少不会死啊…”无垢安慰道:“你是岳校尉亲自送进来的,督主可是特别关照他的,所以海公公他们自然不会为难于你,安心在这里等到事情结果,说不定就放你出去了呢?”说完这些,无垢又陪女子聊了一些家常,便离开了牢房,苏婉玲在桌边坐了一会儿,缩回到了墙角,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抱着膝盖哭了起来。

    视线里仿佛看到了恍如地狱一般的景象,瑟瑟发抖。

    汴梁城里,一座大宅院中,名叫耶律红玉的女子正端着饭碗狼吞虎咽的吃着桌上菜肴,在她对面,一个小小的身影,眼泪直淌的在述说一些委屈。

    “这么说,这座院子里的主人已经换了?那家伙把真的白宁给弄不见了?”女子停下筷子。

    玲珑泪眼蒙蒙的点头,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该死……”

    呯的一声,精美的瓷碗重重磕在桌上,女子站起来就要往外走,玲珑连忙从凳上跳下来去拉住她,“那人武功很高的…爹都打不赢他,你不要去好不好,你要是也不见了,这府里,玲珑就没有认识的人了……”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老娘才不是白宁那废物…你暂且在这里等着,我去杀了那家伙。”话音斩钉截铁的落下,便是直直朝门外走去。

    玲珑擦干泪渍,原本楚楚可怜的模样瞬间变的面无表情,“哼…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干脆都死了的好……”

    有身影从旁屋中走出,孙不再冲小人儿比了比大拇指,玲珑摊摊手,“婶婶有小孩了…玲珑知道家里不能乱的,所以才打发她走,你不用谢我!”

    孙不再点点头,随后坐下来,目光望着北院那边,忍不住叹口气:“你爹也是的…干嘛要将那假的放进来,原本俺媳妇就喜欢乱猜,俺都不敢让她知道,怕小孩都保不住。”

    “那是大人们的事,你一个跑江湖的就别乱猜。”玲珑拍拍他肩膀,语气颇为老练。

    春风拂过白府,不久之后,有身影推开门扇,看了看渐渐偏西的日头。

    背后一个装有圆盘形状的包袱挎在了肩上走出去,上了早已准备好的马车,驶入西门的大街,周围明的暗的,一双双眼睛看了过去……

    一道道信息也在极快的流转出去,立在西面一处山岗上的李文书等人收到消息,已经是下午的时候,各地云集而来的绿林人士也都在安排下陆陆续续到了制定的伏击位置,他成竹在胸的望去山林间那一片绿野,对身旁戴着铜面具的男子拱了拱手。

    “到时,还要看黄兄的了。”

    面具后面,白宁笑了起来,然后点头。

    ps:先一更三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