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五百零七章 通天塔之战(一)
    风吹过,一片树叶脱离枝头,飘下。人影围上去,白色的身影往外一扇,树枝猛烈摇动,人影贴着树身滑到了地上,脖子一歪,死在了那里。周围,七七八八的身影还在围攻,相互掩护腾挪,谁也顾不上打出去的是谁。

    咵咵咵…

    一双白袜黑履飞奔在地面,脚步每过一处,泥土迸裂,一杆重枪往前一架,挡在一名用长棍的江湖人身前,呯的一下,一只掌刀劈在上面,周侗双臂晃了一晃,重枪挥开,将对方手掌推了回去。

    “周师傅…多谢搭救之…”那人话出口,老人一把拧住他后领往后一抛,在地上滚动的刹那,对面白色书生袍的身影迫开数人,一脚踢过来,往刚刚道谢那人位置一踏,地面裂开,一块埋在土里的青石也被砸的粉碎。

    泥泞、碎石溅起,周侗跨出半步,铁臂抬起,简简单单一枪照着‘白宁’胸口,点过去。嘭的一声,袍摆掀起,长腿翻起来一脚压下枪头,老人双臂猛的一震,仿佛千斤压下来,啪的一下,枪头直接被埋进了土里。

    “自找死路”‘白宁’冷眸盯着他,脚掌顺着枪头位置向前滑过去,枪身承受不住似得,朝里弯了进去,整个都弓了起来。

    附近,两名江湖人挥舞兵器冲过来,‘白宁’只是动了动手臂,两道闷响在二人胸口响起,身影倒回去,滚在地上成了血葫芦。

    周侗一杆重枪被对方一只脚压着,猛的腾出一只手挥拳将‘白宁’那条腿打开的一瞬,他“啊!!”的一声暴喝,重枪翻起泥土朝对方下盘铲过去,‘白宁’不断朝后飞退,身后,一名使刀的绿林人从后方冲过来,照着后退的身影背上唰的就是一刀。

    呯

    身影转了转,仓促间单手接住刀锋。

    “啊”

    周侗抬起脸,双臂猛的一抬,铲在地上的枪头陡然往上掠过,枪头擦过空气,就在贴到对方小腹的瞬间,一只手伸过来,轻描淡写的握住了疾刺而来的钢枪。‘白宁’斜看了老人一眼,右手夹着的刀锋一拧,一挥,嘭的一声,两截刀身和尸体飞了出去,血从空中淋下。

    周围,围杀的帮手已经不多了…周侗口中再次出一声暴喝,双手将重枪从对方手里挣脱出来,轮圆甩动。

    呼呼…眨眼间,枪杆在急的甩动之中变得弯曲,老人脚下地面咵的一声迸裂开,脚陷入泥土时,双臂猛的朝下一砸。

    轰然的巨响,‘白宁’有些狼狈的飞退到塔碑后,朝侧旁躲开,身后那碑文被刚猛到极点的力量直接砸的四分五裂,岩石的碎块飞溅到了空中,狼狈的身影挥袖将其扫开。

    老人弓起背,气喘吁吁,怒眼瞪着那边的人影,对方抖了抖袖口也看了过来,不久之后,后方响起脚步声,老人不敢回头看,但也听的出来是李文书那位少侠带其余人过来了。

    “不要过来”他背着众人大喝。

    此时过来的江湖人仿佛没听到他的话,举着兵器仗着人多一起冲了上去,人群之中,秦勉一脸憔悴,红着眼,狂似得与众人一起狂奔。

    “白宁!!!还我婉妹命来”

    白色的身影就站在四碎的碑文那里,“不和你们玩了…”然后脚猛的沉下地面,双臂往外一伸,手掌摊开在空气里,逐渐黑,有清淡的黑烟飘了起来。

    前方,重重叠叠的身影朝这边飞奔,‘白宁’朝空气里一抓,黑色浓郁起来。当有人冲到能看清对方那张脸时,下意识的止住了脚步,有些胆寒。

    “不要过去!你们不是他对手!!”老人在后面还在呼喊。

    在这一声过后,‘白宁’伸开的双臂往前一推。

    最强状态加载

    邪*三分归元气

    陡然间,破风声呼啸,平地泥土被吹了起来,冲在最前面那人身形一滞,随后整个一声未响的倒飞,身形在半空突然炸开,血肉飞洒,将后面整个举着兵器的众人淋的东倒西歪,也有直接撞到气劲的身影,身上衣裳片刻间震的粉碎,连带身体黑溃烂。

    秦勉跑在中间,也不知什么情况,而后他感觉自己就像被一匹冲刺的战马撞了正着,接着就是天旋地转,砸在一颗树上,震的树叶落在他脸上,就连血从口中流出来的知觉也感觉不到。

    最后方,李文书将全部的过程看的清清楚楚,一百多人上去,对方只是一招……一个照面,全都躺下,部分人哀嚎着全身黑溃烂的死去,一部分人躲过了一劫,但也受到冲击,伤的不轻。

    “白宁…白宁的武功…他不是用剑的吗…空手啊…空手怎么会这么厉害…”李文书受了不少刺激,身形摇晃跌撞起来。

    下一刻,他陡然拔出金燕剑,踩着泥土狂奔,朝对方冲了过去。‘白宁’看了看他,面无表情的转身,挥袖一拂。

    “不要命啊”

    周侗稍歇后,从地上站起,挥枪从地上挑飞一块磨盘大小的碑文碎块,砸在冲去的人影前面。

    嘭

    石块隔着两人在中间爆裂炸开,那边身影这才意识到了什么,慌忙收住了脚步。‘白宁’背对二人,朝通天塔下方盘旋的阶梯过去,声音冷冷警告。

    “对于外事,我不关心,滚吧,别来打扰我。”

    李文书与周侗面面相觑,似乎有些意外,不像是东厂提督的作风。那边,脚步正要踏上阶梯,脚步放下第一道台阶时。

    风中有声音过来。

    石阶贴着的墙壁上,一排排细小的钢针叮叮叮…极的钉上去,‘白宁’看了一眼,朝树林那边的方向望过去,绯红的长袖舞在空中,那道窈窕的身影在踩着树端飞跃,身后另有六七道人影跟着,然后落下。

    ‘白宁’偏偏头。

    “小瓶儿…上次放了你,是我不想节外生枝,你们一个个真是没完没了。”

    裙摆扬起,穿着绣鞋的小脚在下面走动,女子看了一眼那边的周侗二人,以及一地哀嚎的江湖人,嘴角挂着一抹冷笑。

    手负在身后,挺胸看着对方。

    “本座过来,可不是和你打。”

    “哦?”‘白宁’眼神终于有了一丝疑惑的神色。

    “因为……真的,已经过来了,他要找你清算旧账。”她这样说道。

    山下,马蹄声渐隆,一匹匹战马的轮廓出现在尽头,火光分成两排,昏暗摇曳的光里,挎刀的锦衣卫、番子、甚至六扇门的捕快也一一过来,将空处挤的满满当当。

    随后,他们齐齐单膝跪了下来。

    “我等恭迎督主”

    “我等恭迎督主”

    上千人的声音响起在这片夜色里,惊的飞鸟在山间乱飞,在那边的昏暗里,一道身影走了过来,掀袍坐下。

    有宦官当作人凳连忙趴过去。

    黑金边纹,纹龙画蟒。一柄黑刀呯的插进土里,白宁取下面具,望向了那边。

    “…好久不见。”

    ps: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