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五百一十二章 人世苦海,肉身做皮筏
    雨帘斜挂,身影落下单臂砸向高台的圆盘,稍远一点的黑暗之中,刀背扫开上面的物件,然后刀锋向上就是一挑。

    有鲜血刷的一下溅出来,噗的声响里,系统的身形在地上翻滚,停下后半蹲抬起脸看向又扑过来的身影。

    “怎么,不让我毁掉那东西”话语间,单臂与白宁呯的对攻了一下,转身跳开:“你心里想的是不是还有什么牵挂?所以舍不得”

    刀锋一转,白宁口中冷哼,“想乱我思绪?”

    系统愣了一下,脚下顿时刷刷刷往后退,持刀的身影不动,他却架起了单臂,白宁仿佛凭空出现在系统面前,挥袍就是一掌,只听轰的一声,整个人直直的脱离地面横飞出去,拦腰撞在塔顶边缘的护墙上,砖石震抖着凹陷进去。

    口中噗的一下,血花喷洒一地。

    血珠汇集在下颔,被系统擦去,他张了张满是鲜血的嘴,晃了晃身体,”反被扰乱了思绪,白宁不,应该说白暮秋。”系统从地上慢慢站直,黑刀过来,再次被刀背砸的趴在地上,口中的话依旧在说:“你想回去,这是事实你自己心里也清楚,这里,你没有朋友没有亲人甚至所有人都巴不得你死对于这个武朝,你没有多少归属感的,对吧?”

    “被我试探一下,你不也是露出心里那块破绽了吗,既然你想回去,可以啊,我留在这里做白宁,你回去,你干不干?”

    他的这句话就像魔鬼的口吻带着诱惑的提议,白宁盯着满身血污狼狈不堪的系统,沉默了下来,握刀的手指微颤,皱起的长眉缓缓松开,喉结滚动着想要说些什么。

    抬起的刀尖,在某一刻垂了下来。

    “哈哈哈”

    狰狞的人影从地上狼狈的爬起,“看看你心动了的,对吧?”系统摇摇晃晃着步子贴近过去,双手挥了挥:“到时,我来坐这东厂提督,帮你照顾惜福你就可以毫无牵挂的离开了。”

    “惜福嗯?”思考的身影猛的抬起头。

    雷声轰的一下炸响,惨白的电光中,系统那张脸弧出一道诡异的笑容,残存的那条右臂猛的推了出去,对着白宁的胸口便是一记刚猛的掌印。

    轰

    震动的空气发出巨响,胸口上的袍服随着波纹的扩散飞离了出去,白宁捂着胸口跌跌撞撞的向后退着,脚下踩的青砖碎裂。

    “想回去我比你更想替你当提督?我可没兴趣”系统走了过来,盯着对方,“知不知道当初你无意夺了我预定好的躯体,就只能想着培养你,让一步步掌握权势修习这个世界厉害的武功,打造一个完美,没有的躯壳然后再夺回来。”

    白宁擦去血渍,望着他:“利用这些权势,建造通天塔,做好返家的准备?”

    系统点头,“不止这一点,你也是我为了穿越空间做的皮筏。”

    见他没有听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系统笑了一下,解释:“你脑海里大概有这么一句话:人生如苦海无涯,肉身做皮筏渡之,穿越过去,就相当于一座无涯的大海,需要你这副练就绝高武功的身躯渡过去,到了彼岸,筏子虽然最后坏了,但内在的我还存活着。”

    “说了半天,原来我只是你养殖的啊倒是很有意思的事情说的本督更想去看看了。”身影站起来,语气有些轻松。

    系统皱了皱眉,脸上闪出一丝惊愕,“你没受伤?”

    “吐血是吐血要说受伤那是骗你的”声音如同一滴雨水掉在地上,炸裂溅起般陡然拔高,白宁伸手朝地上一抓,那把黑刀就像活了一般颤抖着,嗖的飞回到他手里,朝前面走了过去。

    系统深吸了一口气,呼出,脑子里嗡嗡的,从未见过这么厚颜无耻之人装伤、套话气急之时,他大吼一声冲出

    夜空里,雷声再次过来。

    归元罡气

    单臂挥掌!

    刀山狱削皮见骨

    黑刀嗡的一声,化作残影。

    转眼,俩人各自的招式,撞在一起!

    塔顶上,俩人几乎是非人的力量在碰撞,几招过后,系统因为少了一条臂膀,终究不便,下一刻被白宁揪住衣领抛上天空,此时,电光从天空打下来

    “拉你,一起死!”

    抛上去的一瞬,系统一把抓住黑刀的刃锋,云层间,电光流转闪烁,惨白的光芒照亮了一切,闪电的一只小枝,击中了被抛飞身影。

    痉挛抖动之中,布帛在这个雨夜被点燃了

    通天塔下,见到天空出现火球时,瞬间骚动杂乱了起来。

    “白宁”有绯红的身影疯狂的朝塔身冲过去。

    “相公”

    惜福捂住嘴,眼角有无声的泪珠滑落,她不知道谁被雷击中了,但上面的是两道人影在落下,想要冲过去,被周侗死死拉住。

    “爹,放开我,相公出事了”

    “不能去,那么高,你有伤的,摔下来就是死”

    挣扎不脱的女子呜咽的跪坐到了地上,望着黑夜中那高塔上隐约亮起的火焰,还在燃烧着。远远的,周围其他人疯了一般朝石阶冲过去,曹震淳指挥着金九等人看好俘虏,转身提着袍摆跨步跑上石阶,在他前面,小瓶儿嘶哑的叫喊,她没有白宁那样惊人的内力,纵是有轻身功夫,也攀爬不上一百多丈高的高塔。

    “白宁,你不要死啊你还没娶我过门的不要死啊”石阶蜿蜒而上,雨水打在小瓶儿脸上,挽起的头发湿漉狼狈的垂散下来,努力想要压抑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失去日月神教教主的威仪,可最终她还是边跑边哭了出来。

    ps: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