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五百一十四章 家常剧目
    画笔轻轻在眉宇勾勒出妖娆的线条,铜镜里倒映着的是雨化恬那张令人着迷的脸。

    深夜,长廊下人影疾走而来,匆忙的推开门扇走进去,躬身拱手:“千户…曹少卿带人…”

    “滚出去…”坐在铜镜前的身影缓了缓,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

    那宦官抬头迟疑了一下,“可是…”

    便有飞来的东西砸在他脸上,宦官连忙垂下头,低声道了一句是,躬身退了出去,门关上的一刻,他对着铜镜露出绝美的笑,有望了望墙壁上,挂着的一副美人图。

    笑容更甚。

    “…真的很遗憾,没能帮你报仇…我准备好下来陪你了,不用夜夜来催的。”

    旋即,他又拿起眉笔在眼角勾勒时,屋外之前那名宦官的声音着急的在外面说道:“….曹千户,奴婢给你磕头了…真的不能进去,雨千户已经睡下…”随后便是一声惨叫。

    房门嘭的一声,被砸开,滚动在地上的身形正是刚刚发出声音的宦官,人滚动片刻想要爬起,就被两名武宦拖着带了出去,宦官被拖拽时,挣扎着朝那边描绘眼角的人大叫:“千户,奴婢尽力了…”随后声音远去。

    对于大步走进来的人,雨化恬没有过多的去注视,依旧描着妆容,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声:“坐。”

    曹少卿看了一眼挂在床头的醉雨剑,随后有近侍搬过一张凳子,他坐下望着那边的身影,“事到临头了,还在摆弄胭脂水粉……”

    他语气顿了顿,想到了什么,便点点头:“大概你已经知道督主回京了吧。”曹少卿说到这里,第一次感到了好奇,将白龙剑放到桌上,那双威目紧紧看着那道背影:“咱家有点不明白,好好的御马监秉笔不做,非要为一个女人闹腾…值得吗?”

    “你不懂。”

    雨化恬望着铜镜,薄薄的双唇轻启:“咱们做了宦官的,得势后能拥有的无非名和利了,就好比你,曹千户,若是将来废了你武功,贬了你权势…你会不会发疯?”

    “大概会吧…”

    雨化恬轻笑了一下,明明白白的将话撕开:“女人在你们眼里不过为了充脸面的,证明自己是个男人…咱家何尝不是?只不过比你们多了一颗心而已。”

    “……”曹少卿听到这里便有些不懂了。

    “既然想做一个男人,自己爱的女人死了….”

    木梳划过一缕青丝。

    “……心里有恨,不吐不快。”

    木梳在他手里折断,雨化恬理了理袍服,抬起下巴:“督主自以为算无遗策…可这么多年过去了,赫连如心潜伏皇宫留下的秘密,至今他也未找到因由……”

    “半年前,督主已经派人去了西夏。”曹少卿开口打断他,“那件事,督主早已有了怀疑,只是尚未有证据落实。”

    “那边的人….是那个范畴吧…”橘黄的烛光照着有些失望神色的脸上,“看来,咱家是看不到督主的笑话了。”

    身影走动,穿戴上了那件曾经有人亲自为他缝制的宫袍,摩挲着上面一朵朵白色的花色,嘴角勾出一抹温柔的微笑。

    “劳烦你把毒药拿给我吧,不想将这袍子弄烂了,体体面面的下去见她也好的。”

    看着对方安然的表情,曹少卿拱了供手,神色肃穆。

    …….

    夜深人静,雨已经停了,亮着灯光的房屋,不久后熄灭了,曹少卿从屋子里出来,勾勾手指,有近侍躬身过来。

    他说道:“不要进去收拾了,明日再去收敛吧,然后……通报督主,雨化恬已畏罪自杀。”

    阴沉的夜空下,皇城内灯火阑珊。

    相比寂静的深夜,白府此时热闹起来。

    马车停在府邸大门,府邸里大大小小的仆人都云集在门口,见到里面一道女子身影下来马车时,有人连忙拿过竹竿挂着爆竹跑到一旁点燃。

    噼里啪啦声中,有人喊出声:“夫人终于回来了……”

    “是啊,好人有好报的。”

    “看夫人脸色不好,外面一定受苦了。”

    “等会儿我就去后院弄一只老母鸡温汤,给夫人补补身子….怪好的人,落到外面….唉,造孽啊。”

    仆人们热热闹闹的看着已经下来的女子,忍不住想要过去,老管事挥手挡了回去,“看看就好了,你们还想和夫人握手啊…赶紧该睡觉的睡觉,该给夫人煲汤的,就赶紧去。”

    那边,惜福看到这么多人,脸上多了腼腆,虽然当中有些人面熟,可记忆刚刚恢复,一时半会儿,也认不出来当中人的名字…

    手足无措间,一道小身影挤开人群,一头扑了过来。惜福看着怀里仰起的小脸,唇抿了抿,一下笑了起来,将那张流着眼泪的脸蛋埋进怀里,她的眼角也红了。

    “玲珑长高一点了……”

    “不止….”玲珑揉了揉眼眶,抬起头仔细的盯着熟悉的脸庞看着…看了许久,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娘”

    “玲珑好想你啊…你以为你不要玲珑了…娘不要走了,不要离开了玲珑好不好,以后玲珑乖乖的,不惹娘生气…”

    惜福搬起她的小脸,替她擦去泪水,“不会…娘不走了,打死也不走的。”

    虞玲珑点点头,然后看向旁边站了很久没有说话的身影,“干爹…娘说的是真的吗,她以后不会再走了?”

    “不走了,这个家谁也不离开。”白宁摸了摸小女孩的头顶,“好了,半夜了,回去睡吧,你娘今日也累了。”

    “嗯…明日玲珑找娘再说话。”

    惜福笑吟吟的点了点头答应下来,几人这才走进府邸,过了中庭,迎面慢腾腾的两道身影相互搀扶着过来。

    “惜福…”怀有身孕的妇人望着女子时,眼眶微红朝地上挨身像是要跪下。

    “姐姐,你这是干什么!”惜福叫了一声,连忙跑过去搀扶白娣。

    旁边的孙不再也在劝道:“你别跪…有孕在身的。”

    白娣摇摇头,握住惜福伸来的手,“姐姐一时糊涂,让你受苦了…见到你平安无事回来,就想给你当面道歉…是姐姐的错。”

    拉不起来妇人,惜福着急的看向白宁,“相公…你劝劝姐姐啊,别光站在那里…一家人再怎么样也不能跪来跪去的。”

    白宁脸上挂着笑容嗯了一声,正要开口,远处海大福站在阴暗里望过来,随后转身朝书房的方向过去。

    “这件事…相公劝不来,你开动脑筋,看怎么处理吧。”

    他低声在惜福耳边说了一句,便朝书房大步而去,身后惜福哎哎叫了几声,“相公…臭相公…”

    她望了望哭泣的妇人,脑袋有些大了。

    ps:一更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