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五百一十九章 小瓶儿
    一轮晨光从云间洒下,飒飒的风声,在黄尘中卷着,十余道人影穿过荒芜的村落,一片视野里沙粒从土丘上随风剥落,在天空起舞飞扬。

    “再往南就是兴庆府了不能再过去,咱们口音容易被人认出来,党项人对咱们武朝不是那么和善。”歇息的人喝了一口水,将羊皮水袋扔给旁边擦拭刀刃的身影。

    擦拭的手停下来,断是非接过水袋喝了一口,抬头看了看渐渐有些毒辣的天光,“那个牙人会不会骗我们?杀了一帮山匪却只说人被卖去兴庆府了娘的。”

    想起数天里发生的事情,自那天找到尸骸,大抵猜测出要找的女子并未死去,便是去了下山的集子碰运气,最后在一个牙人口中知道当初是有过这个女人出现过,只不过后来对方跟着一伙山匪离开,后来不久,那山匪首领一名妻妾死了,下葬穿的就是当初那名女子穿的衣裳,籍这条线索,断是非等人找到了那伙匪人,杀了十多人后,对方才想起几个月前是有这么一个女人,不过人如今已在西夏的东京兴庆府。

    “拿口舌吃饭的人,消息应该假不了,听那山匪说那女子身上受伤颇重,否则他们也是抓不到她的,想来武功应该不差只是要进入兴庆府对我们来讲怕是太难了。”‘吊客神’范畴望向南边长叹了一声,“老兄,你任务估计也就悬了,干脆打道回府,告诉提督大人,人已经死了。”

    染着血迹的手掌拍在岩石上,身影从那里站起来,咬牙怒视着前方:“如今朝堂刑部实力不如从前,若是再失败,刑部将来也就只能管管百姓那鸡毛蒜皮的小事,断某如何甘心,既然来都来了,大半年的苦日子也熬了,能尽全功最好,怎能半途而废!”

    “唉你要这么做,老子也没话可说,将就着帮你吧。”范畴悻悻冲他抱拳,招来一人将包裹打开,拿了一些干粮给众人分食。

    断是非使劲咬了一口干硬的饼子,咀嚼时,耳中有风声掠过,隐隐有厮杀人喊的声音从远处的荒原细细碎碎的传来,咬合的嘴停下动作,目力所及的远处,仓皇奔逃的几道人影正朝这边过来。

    “怎么回事?”

    “不知道。”范畴也放下嘴边的干粮,伸了伸脖子,“不是西夏的官兵,好像是仇杀到处都一样,只是朝咱们这边过来,怕容易被卷进去,走吧,咱们躲开一点。”

    随后,断是非听到了熟悉的语言皱起了眉头,便是将干饼往地上一丢,拔刀招手,“兄弟们随我来”

    脚步翻踏,朝着那边冲了过去,刀尖劈波斩浪的杀了过去,一众捕快也都纷纷拿出对付江湖人的器具,渔网、叉子、飞钉

    脚步踩着发硬的黄土溅起尘埃,几人一边奔逃一边回头,在他们身后,十多名身着皮袄的西夏人持着兵器紧随追赶,前方仓皇逃跑的身影中,有人栽倒在地上滚了一圈,惹得那帮西夏追兵乖戾的大笑。

    “跑啊,别管我”栽倒的是一名女子,腿上有半截箭矢插在那里,蓬头垢面下的面容大抵是看不清楚,她挥手推搡着要过来搀扶他的男人,”若有机会,去武朝帮我告诉那个人我对不起他。”

    那名男人提着刀冲过去,将女子强行背在背上,“草原上的男子汉从不抛弃女人”

    跨步间,后面的西夏人追了上来,挥起铁剑。

    周围几名像是对方侍卫的汉子用着难以听懂的语言大喊:“小心!!”转眼,一道极快的身影从他们身边穿过,周围人愣的了一下,就见那道身影冲过去,挥刀轮出一个巨大的弧形。

    只听的一声巨响,冲在第一线的那名西夏人还未反应过来,手中铁剑被震的脱手飞出去,胸口血光漫天喷洒,整个人向后退了两步倒下去。

    断是非挡在前面,钢刀一横,偏了偏头对身后的女子问道:“刚刚听你口语,姑娘可是汉人?”

    陡然听到对方说出中原汉话,那女子也是一愣,随后洋溢笑容,连连点头:“我是汉人是武朝人,这位大侠快救救我们,这帮西夏人是专门贩卖奴隶的,我们刚刚才从他们手里逃出来。”

    “是就便好。”

    断是非点点头,他周围十多名捕快也俱都出手,与对面的西夏人捉对厮杀起来,另一边,搀扶女子的男人朝他身后三人大吼了一声,愤怒的咆哮就像一只下达命令的狼王,那几名汉子身形并不高大,却都很敦实有力,之后也都加入战场,与这边的武朝捕快默契的合作将对方渐渐合围起来。

    西夏人见势不妙想要朝周围四散逃跑,但最终还是逃不过刑部捕快用绳索、渔网等物一一缠住,系数杀死在地上。

    女子腿上的箭头被拔了出来正被男人包扎着,断是非提着滴血的刀刃走了过来,抱拳:“姑娘伤势可无恙?”

    “多谢各位侠士相救”

    旁边披散头发的男人冲对方拍拍胸膛大概是在表示感谢。断是非也冲对方拱手点头,看的出这男人似乎并不太愿意与人交谈。

    “姑娘刚才你说这帮人是贩卖奴隶的,那你也是当中”大概觉得说出这话有点伤姑娘脸面,他说的有些犹豫。

    哪知对方并不在意,点了点头:“我也是被贩卖的奴隶,逃出来时,被他们发现了。”

    “原来如此”断是非蹲下来平视女子,“有一件事,不知道姑娘可知道兴庆府的奴隶当中可有一位叫小瓶儿的汉人女子。”

    陡然听到对方说到的这个名字,女子微颤了一下,抬起脸庞,“是督主派你来寻我的?”

    断是非眼角一跳,脸上激动的肌肉抽搐,连忙伸手想要去抓对方手臂,一只大手从旁边伸过来挡住,那旁边男人的目光变得不不是那么和善。

    “有些失态,抱歉抱歉”

    女子转头对那黝黑的大汉用着草原上的语言说了几句,对方的点头,伸手将胸膛下藏着不多的干粮拿出来递给断是非,像是在为刚才的事道歉。

    旋即,那女子开口:“我就是你口中的小瓶儿。”

    ps:第一更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