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五百二十一章 拨乱的弦(本卷结束)
    汴梁北,三十里外,武瑞军接到了东厂提督检阅军队的消息。 .

    轻风拂过道路两旁的野草,娇艳的阳光高照下来,笔直的路上人行如梭,配着绣春刀的锦衣卫动作整齐划一的前进,队伍中间车辕轻碾过一颗石子,抖动中,缓缓停了下来,有人在远处呼喊。

    “朝廷东缉事厂提督,奉旨巡察军营”

    寨楼上飘荡着武瑞军的旗帜,以及一面岳字旗号,不久之后,辕门打开,一名身着甲胄的青年领着数员麾下将领正朝这边大步走来。

    锦衣卫哗的一下分列两排,马车上帘子掀开,白宁走出来,一身金丝描边的螭龙云爪袍,肩挂雨花蜀锦披风,银丝干净利落的结成发髻,头上一顶红玉宝冠。他看了一眼辕门的几员将领,踩着凳子从车撵上下来,龙庭虎步的过去。

    “末将等人参见督主”辕门下,岳飞拱手行礼,不卑不亢。

    “进去说吧。”银色的白眉下,白宁原本冰冷的双眸此时带着笑意。岳飞颇懂一些礼节的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侧身让对方先行。后方,一队锦衣卫先进去,一步一岗,开始布置起了防御。

    看到这里,岳飞皱了皱眉,随后舒展开,并未多说什么,便跟随在白宁身后径直朝点将台过去。

    “岳将军新上任,可有不服管教之人啊?”金色的踏云履踏着木阶走上台子,白宁边走对身后的将领开口询问。

    前几日,他下令将原武瑞军的主将调走,提拔下面当校尉的岳飞做这个一军之将,此刻过来自然也是要过问一番的,毕竟历史之中的岳飞与眼下有血有肉的人,是否一致是很难说的。

    “劳烦提督大人关心,军中一切顺利,纵然有人挑事,不过都是些小事,下面部将会处理好。”岳飞抬了抬手,坦荡的答道。

    “嗯!”

    白宁点头,掀袍坐下。视野前方的校场上,“哈”上千刀光劈出,整齐如一的挥砍,一身皮甲的士卒做着简单有效的动作,细密的汗水布在了额头上,似乎已经操练有一段时间了。

    热血呼喊的演练中,白宁脸色平静的坐在木椅上,看着这群挥刀的军士们,不久,有人奉上茶水,岳飞低声道:“军中不得有酒,还请提督大人海涵。”

    “本督很少饮酒,岳将军不必麻烦。”白宁目光平静的看着校场的一片演练,端起茶盏吹了吹茶沫。

    饮了一口后,白宁合上盖子,看了对方一眼,“岳将军,可知道咱家为什么要让你来坐这个位置吗?”

    “飞正有此疑问,军中宿将繁多,为何提督大人独独让岳飞担任此重要之职。”坐在旁边的将领说话较为直截了当,中间也没有掺入一些委婉之词。

    白宁将茶盏放入近侍手中,转头看向对方,“你我二人不是第一次见面,看待事物的方向也并不一致,但本督为何要将你提拔到这个位置上来…说实话,咱家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做,但…”

    手指动了动,语气顿了一下,缓缓说道:“…但咱家相信,岳将军是不会让咱家失望的,对吗?”

    岳飞皱起眉头,“恕岳飞愚钝,不知提督大人话里含义。”

    白宁笑了一下,抬起手臂,挥了一下,“自然是将来北上伐金之事。”

    “提督大人,已有意北伐金国?”

    “收复失地,报北地数十万百姓之仇,岳将军!你敢不敢担下这个担子?”

    忽地,岳飞抱拳嚯的一下站起身,脸上威正严肃朝白宁拱手道:“岳飞等这一天已经许久了,只要北伐女真,万死不辞”

    或许这句话说的铿锵有力,附近那几员将领有些激动的望了过来,有人蓦地跟着大喊了一句:“北伐女真,万死不辞”

    校场上,挥动的臂膀都停了下来,一片片的目光望着,随着那洪亮的嗓音喊出,如海潮卷浪的声响响彻整座军营上空。

    “末将牛皋请命北伐!”几员战将里,魁梧敦实的身影站出来,随后又有人跟着走出朝木台这边抱拳:“末将高宠请命北伐。”

    “算上我杨再兴一份。”

    “末将张宪….”

    高呼的声音传过来,热血澎湃,白宁摇了摇头,平静的对旁边的岳飞说了一句:“还不到时候的。”

    “…这个岳飞也是知晓,武瑞军新兵较多,想要与女真一战,怕是不行的。”面色严肃的将领立在台上,目光看着那片望过来的渴望目光,语气坚定:“…但只要我武朝男儿顶天立地,站能背负山岳,倒能阻隔江河,就一定能无往不胜。”

    “拜托了…”白宁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朝岳飞拱手:“…有岳将军这句话,本督就再为将军争取一段时间。”

    “嗯?”岳飞有些不解。

    但白宁只是摆摆手,并未解释,拖着披风便告辞离去,岳飞紧随在后送到辕门时,对方方才回过身说了一句:“金国国内也是不稳的,完颜宗望…算了,改日将军便会知道了。”

    岳飞点了点头,抱拳:“恭送提督大人。”

    那边,走出的身影上了马车,径直离开。

    *

    汴梁。

    熙熙攘攘的街市上,燕青陪着李师师走在人流之中,看着街旁摊贩贩卖的小玩具,大抵是要挑一些。

    “小乙…你说奕儿会喜欢哪一个?”

    “这个不好说…毕竟长在宫里,什么没见过?”

    “哪不一定,或许街边的这些小物件,对他来说还是很稀奇的。”李师师拿着一支纸折的风车摇了摇,细眉微皱:“只是…担心奕儿不认识我这个娘了。”

    燕青往风车吹了一口气,转动起来,他脸上挂起温和的笑容:“…血浓于水的,奕儿一定会认识谁是亲娘,师师就别在杞人忧天了,以后你伴着奕儿的时间长着呢。”

    望着风车女子仿佛已经想到了往后母子相处的生活情景,不自觉的嘴角浮起一抹笑容。

    俩人付钱走过,几步远的距离,一道人影蹦蹦跳跳的与他们擦肩而过,蓬乱的头发下,脏兮兮的脸上浮起幸福的笑容,双手搂在胸前,对着空无一物,又哄又笑。

    “宝宝…不哭啊…”

    “娘带你去找爹爹…爹爹出城杀坏人去了…”

    “…不哭不哭…乖啊…宝宝…不哭…来,娘陪你玩,好不好…”

    李师师回头望着那背影站在原地不动,走出几步的燕青方才发现,于是走回来,“在看什么?”

    李师师叹了一口气,“那个女人怪可怜的…疯疯癫癫的…还以为自己抱着一个孩子在等自己的相公回来。”

    燕青望着那已走远的背影,忽然觉得似曾相似……片刻后,另一道身影急急忙忙的拨开人群,朝那疯癫的女人跑去。

    “师妹…师妹别乱走…”

    “师妹…秦勉他已经死了…”

    说话的声音隐隐约约在人群里传过来,大抵已经是听不清了,燕青拍拍身旁的女子,“不过,好在有人照顾,我们走吧。”

    李师师又望了一眼,便点头随着男子一道融入了人群,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

    阳光西斜,照的城外一处山岗犹如染血。

    一道身影走在山岗上,拖着长长的影子,望着西边如血的残阳,朝身后俩人拱手抱拳:“就送到这里吧,黄信此次算是看透这世间污秽了,就此别过。”

    “黄信兄弟,这个你拿着。”

    林冲从栾廷玉手中取过包裹,走上前塞到对方手里,“手里有多余的银钱也好花使的,这次……”

    “不说了。”黄信接过包裹挎在肩上,后退一步抱起拳头:“能活着已经算是督主开恩,还能说什么呢…就此别过吧。”

    “那你去哪儿?总要有个落脚之处吧?”林冲追上两步。

    夕阳越发壮丽、彤红,远去的背影映在红色之中,越来越远,慢慢的最后一缕天光收了起来。

    ……

    一只信鸽落在车撵上,纸条被送了过去。

    车帘卷起,白宁望了望那已落下的夕阳,看了一眼手中的消息。

    新的时代才刚刚启幕

    ps:只有一更,主要是做了一个结尾,将一些人物的归去做了交代,不过情感和心里描写拖了时间,抱歉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