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五百二十三章 卑鄙者如白宁
    进入六月后,气温骤升,汴梁城内上街的人们外面的衣服已经少到了极致,但这样百万人口的京师,不管是什么时候,街上都不会缺少商贩的吆喝,逛街的影子,外城近东华门几条街上,一辆马车驶过熙熙攘攘的人群。

    不久后,在城内最有规格的白府大门前过去,转道至侧门方才停下,一个秃子率先跳下马车,接过另一个柔弱的身影下来,俩人从车厢内抱出几卷布匹说说笑笑跨进了院子,说的有趣时候,几名追逐打闹的孩子从他们身旁跑过去,撞了女子一下。

    “这些小兔崽子…乱跑什么。”

    “二哥,莫要和小孩子一般见识,这个年龄正是疯耍的。”女子并不在意,理了理有些乱的布卷,继续往前走,“…只是想不到老四居然是东厂提督…刚刚听到的时候,真是吓死我了。”

    “天下第一人…”后面的秃子李三补上一句。

    文娟停了一下,白了身后人一眼,“二哥还是不要乱说,应该是天下第二…”

    “有区别吗?”李三摊摊手,“反正咱们老四…呸呸…提督大人给了咱们不少钱财,还购置了宅院给我们…我李三眼里,他就是天下第一,其他人老子不服,你不看大哥那模样,开了一个屠宰畜生的坊子,就显的跟大员外似得,一点也不知道矜持。”

    “你这话是酸的,哎…话说大哥人呢?”

    “大概去后院帮忙了吧…咱老四办喜事…那架势…不知道到时候有多大。”

    俩人又叽叽喳喳说了一大堆话,抱着几匹布从廊檐下走过。此时,另一边,挺着大肚子的白娣长胖了一圈,一脸笑容指挥着大小丫鬟仆人打扫各个院子的角落,贴上喜庆的红色,老管事不停的跟着她指挥在附近兜转着,孙不再捧着一碗熬好的汤,走过来,吹了吹,劝着挺大肚的妇人喝下去,一双眼睛溜溜的盯着那隔着衣裳的肚子,脸上一副笑开花的表情,就算被呵斥几句,依旧是笑吟吟的模样。

    追逐打闹的孩子又跑到了这边,孙不再拦在白娣周围,想要呵斥,被拦下来,“府里有孩子才好啊…惜福就是一个好姑娘,当时我怎么没想到让家里有孩子的仆人将这些小孩接过来一起坐呢…多热闹啊。”

    “那是…咱们家的惜福,心里善,想的自然与俺们不一样。”老孙搀扶着妇人慢慢悠悠的在前院走着,“和舅子一黑一白,一恶一善,刚好相配….”

    说到弟弟的不是,白娣皱起眉头瞪了过去,“嗯?”

    啪的一声轻响。

    孙不再来回掌了自己两个嘴巴子,“嘿嘿…俺是粗人…不怎么会说话。”

    说着还要打几下,被白娣伸手过来拉住,温柔的笑着:“我又没说你什么,紧张什么。”旋即,又叹口气:“自己的弟弟,做姐姐能不知道吗,只是…只是希望他平平安安的就好。虽然现在看似威风的,可也怕就怕在这上面,这样下去不是什么长久之道…”

    树枝上,飞鸟轻轻落下,梳理羽毛,好奇的偏头盯着下方走来的俩人说话,男子拍了拍胸脯:“娘子放心就好,不是还有俺吗?到时候,俺拼了这条命也护着这一家子平安无事…不管怎么说…俺长的这幅模样,却能娶到娘子这般美貌的女子,就算下辈子让俺去摘星星来换,俺也不犹豫的。”

    “美得你”妇人的手使劲的孙不再腰上拧了一把,疼的他叫了一声。

    树枝的鸟儿惊的扑哧翅膀腾空跃起,飞了起来,明媚的阳光透着树枝的倒映在地上,摇摇摆摆,随后,俩道人影走了过去。

    ……

    悦心湖。

    杨柳依在岸边,柳枝轻柔的在水面拂动,一对雌雄鸭子在水中交颈嬉戏,岸上的凉亭里,一只木梳在白皙修长的手中轻柔的顺着一缕青丝划下。

    惜福脸红红的端坐在石凳上看着小玲珑举着的铜镜,镜子里映出的是刚刚略施粉黛的妆容,淡淡的红色上,那双细眉也是修过了。片刻后,红润的双唇轻启,声音柔软:“相公,离那天还有好几日呢,现在就画出去,别人会笑话我的。”

    “普天之下,谁敢?”帮她挽着起髻的白宁轻声应了一声。

    惜福看着铜镜后面的身影,笑了一下:“你又来这话…以后不许说了啊。”

    “嗯。”

    端着铜镜的玲珑抿嘴偷笑了一下,惹得惜福瞪了瞪,“你也是,不许笑。”

    “娘要当新娘子…玲珑自然高兴的笑不拢嘴啊。”

    “狡辩…”惜福想要伸手去捏小女孩的脸,却是动不了的,只得作罢收了回来。

    玲珑躲闪时,白宁一边给她挽着青丝,一边说道:“…相公重新操办婚事,还有小瓶儿的事,夫人有没有觉得不妥的?”

    刚刚收回手的女子想了一下,摇头:“其实惜福也是知道相公想要将以前拜堂补上的,就算会多一个一起拜堂,我也是很高兴的啊。”

    “其实…没有夫人想的那样。”白宁放下梳子,轻轻将惜福转了过来,“后面的事,你到时候会知道的,但是相公保证,那天堂上只有你我。但是“要保密,不能和别人说,包括小瓶儿。”

    懵懵懂懂的女子不知道自己相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握着对方温暖的手,将头埋进男人的怀里,点了点头。

    “娘…羞羞!”玲珑在外面喊道。

    “啊”

    惜福连忙抬起脸,转身跑出亭子就朝小身影追了过去,俩人一前一后的跑去了前院那边。

    凉亭里就只剩下一人。

    不久之后,明媚的光线中有人走了过来,从袖口里掏出一封信函放在桌上,看着上面潦草的字迹,白宁点了下头,将纸页让对方重新收回去。

    “都准备好了吧?”

    曹少卿屹立在旁边拱手:“都准备好了,完颜宗望大概会是亲自过来,完颜宗干那边也有人暗地里通知了,派了一个好像有个叫山狮驼的人带了几十人悄悄出城,看样子和督主想的一般无二。”

    “金国能少一个打仗对我们来说就是好事……不过这宗望也是耿直啊,请他来还真第二条计划就不用执行了。”白宁端起茶杯靠在木栏上,优雅的饮了一口。

    “那也是督主瞧准了对方现在的心态才有的效果。”

    茶杯放回桌上,白宁摆摆手,冰冷的眸子望向波光粼粼上有过一群鸭子,“说说红楼那边准备的怎样,到时候半道上可不要出错。”

    “督主,放心。既然断是非的消息可靠,那这次就不会放她活着离开。”曹少卿拱手说道,同样的冷漠在眸子里闪过。

    指尖轻轻敲在木栏上,白宁做了一个挥退的手势,对方这才躬身离开,片刻后,合眼养神的身影长叹了一口气,想到了跟随铁木真远去草原的小瓶儿。

    “此间事了,去会会那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吧。”

    白宁揉着眉心低喃的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