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五百二十六章 黎明一线,杀机
    东边云层划出一丝白线,似黎明将至。

    距离汴梁不足五十里,自北而来的队伍缓缓前行,整个队伍约有百人左右,穿着武朝服饰,然而容貌气质上来讲,也很容易将他们与中原人区分开,中有两辆大车,车辕碾过土壤,留下深深的痕迹,轴上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另一辆马车上,车夫挥着鞭子,一脸扎须看不出表情。

    不多时,有骑士风尘仆仆从前面回来,禀报了一些事情。

    “东厂白宁已经安排好了,元帅随时可以过去与他相见。”

    车上的帘子后面,完颜宗望挥挥手让对方下去休息,他的目光望向南面,微微的白丝在东边云层越来越长,脸上有些复杂的看着那朦胧中隐隐约约的城廓,心中有些感概。

    这是他第二次来武朝京师,但也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是以这样的形式过来。

    六月十五,汴梁不寻常的一天。

    早上五更天,白府上下便开始忙忙碌碌,后院升起了炊烟,前院侧院侍女仆人开始做最后的打扫。城中各自大商官宦家中,身影穿戴整整齐齐出了院门,长街上一辆辆马车驶到白府门口,递上请柬和贺礼。

    白府之中,大大小小不少官员都已经云集过来,相互拱手问好,纵有私人恩怨的,在此时也大多都是笑脸相迎,不敢做出造次的举动,天渐渐亮了起来,秦桧来了,带着一众心腹走进会客厅里,有人连忙让坐。

    “大伙儿都来了?”秦桧谦虚的拱拱手,便坐了下来。

    “来的差不多了…”

    有官员看了看周围,适时回答一句。

    秦桧饮了一口热茶,放下,伸手在半空做了一个按下的手势,周围静下来后,他方才清了清嗓子:“今日提督大人喜事,到时候宴席上,该说的和不该说的,都统统闭嘴,就算看见了什么,也当什么也没看见,可记清楚了?”

    虽然秦桧不是朝中品级最高的,但却是与白宁走最近的一个文官,说出的话来大多是警告当中一些人,不要没事找事之类的暗示。

    “记清楚了。”

    有人低声应道,也有看不惯对方作态,沉默的将头偏到一旁,厅里一众官员说了会儿话,秦桧便先行离开,不满的人聚集在一起小声讨论:“…攀附阉宦小人得志…”等等之类的话语,至于其余人,一改之前谄媚的神态,表情肃穆,分成几个小圈子,各说各的,就像刚刚他们奉承的人并未出现过一般。

    秦桧走在廊下,红红的灯笼一串串沿着廊檐过去,喜气的氛围越发浓郁,又遇到的白府下人见到他,都是面带笑容恭迎一礼。

    “秦大人…好悠闲啊。”

    一个声音响起来,有些疲倦沙哑,远处,挥去几名下人的小晨子抱着拂尘走了过来,作为白宁身边的近侍,哪怕没有一个官职在身,也是没人敢小瞧的,而且这名小宦官,也不是那种借势狐假虎威的人,做事待人向来也是有礼有节。

    “原来是小晨子公公。”秦桧拂须笑了一下,靠过去拱了拱手。

    “秦大人可是来找督主的?”小晨子甩了一下拂尘,躬身还礼:“…不过现下督主可能不方便见的,不妨随咱家安排暂歇一会儿。”

    “好。”对面的秦桧点头道:“如此劳烦公公了。”

    他跟在小宦官身后,偶尔抬起头来,青冥的东方显出微微的鱼肚白,耳中这座府邸的人声渐渐热闹起来了。

    然而他知道,纵然是喜庆的日子里,会有一件大事发生。

    天空渐渐明亮,白云如絮飘在天上。

    云下是奔跑的两匹战马,马蹄踩过清晨的山岗,马背上的骑士望去的目光里是一条山下的小道,过去十多里就是入城的官道。

    噗….鬃毛发青的马头打了一个喷嚏,面相英俊,身材高大的骑士握着一柄錾金虎头枪指了指下面,旁边,背负一杆金枪,面相雄伟壮阔的青年点头的同时,隐约听到了欢庆的奏乐传来。

    随后,二人拔马飞奔下了山岗。

    ………

    西水门货物集散之地,自京城遭受女真围城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里陷入有人没货的尴尬境地,人找不到做工,心就会发慌,最近一段时间,因修通天塔不少人有了新差事,这种境地才得以缓解了一些,如今一切恢复过来,商道重新通了以后,这里又变得和往昔一般热火朝天。

    卯时快过,金辉吐露出云端。

    西水门的差役比往常要早起,鼓足了精神雄赳赳的巡视这一片,周围只有零零散散的身影在搬卸着货物,此时天尚未大亮。

    几名卸完货物的大汉擦着额头上的汗水,去了路旁摊贩那里吃起了早点。

    “照例,两份粥,一个馒头。”

    “俺和他一样…”

    几双眼睛不着痕迹对视的一瞬,挪开,随后坐下。附近蓄满水的大车在悄悄云集朝这边推过来藏在民居后方,大片矮房里隐隐绰绰有人的影子竖起了刀柄。

    ………

    汴梁城,白府。

    秦桧在辞过了小晨子后,便见到了一队不似朝廷的人马悄然进了府邸,从车上下来的人,他大抵猜出是完颜宗望了。

    对方也看了过来,随后被几名宦官引领着去了北面的院落。秦桧手不自觉的颤抖,印象里,那女真骄傲的元帅终于放下姿态走进了武朝。

    “就该是这样的……”

    他站在那儿望着那队女真侍卫,身上渐渐燥热起来,那边,关上的门扇忽然又打开,出来一名宦官朝他过来。

    “秦大人,督主请你一起进去。”

    秦桧朝对方拱拱手,面上喜色镇定收敛起来,一抖袍袖大步朝打开的门扇过去。他自进去,悄然走在侧面,厅中两道身影对坐。

    “久闻女真有强将如完颜元帅这般,咱家可是仰慕已久,借此番喜事正好了却我一桩心愿,见得真人在前,好不叫人高兴。”白宁端起茶盏举了起来,“大家不妨交个朋友如何?”

    完颜宗望坐侧方,他对汉话不是很精通,好在有懂汉语的翻译,此时他也端起茶盏,声音缓慢、铿锵有力也有生疏。

    “武朝人好客,这点我也了解,但是不是朋友,要看提督接下来怎么看待。本王以私人身份过来,还望提督大人不要辜负。”

    白宁含笑点点头,正说话间,屋外有人道:“督主,良辰已到。”

    “看,才说几句话就要走开了,完颜元帅可不要生气,待咱家忙过后再与你细谈。”说着,白宁招招手,“秦大人…今日你便陪完颜元帅走走看看吧。”

    平静等在一边的身影躬身。

    “是,微臣一定让完颜元帅玩的高兴。”

    宗望站起身来,“提督既有事就去办,不过我也想看看中原婚礼习俗与北地有怎的区别。”

    如此说话的时候,视线越过墙院来到白府正门外,长长的队伍前穿着喜服的侍卫举过铜锣‘咣’的一声敲响。

    “吉时已到,迎亲”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