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五百二十九章 滚烫的泪
    “拜堂”

    大火蜡烛滴下蜡汁,敞开的厅门外,老管事扯开嗓子唱了一声,白宁一手拉红绸牵着另一头的穿着大红衣裙,红绣鞋的女子慢慢走进客厅。

    周围原本想要起哄的人,刚刚张嘴就被人急忙捂住了嘴巴。

    “闹什么闹…能和其他人一样吗,当心找死。”

    “忘记了…”

    走到厅中的俩道身影立了片刻,老管事拿来之前门口摆放的火盆,放在厅门的门口,将一叠黄纸点燃,“敬天地”

    红袖中,白宁握住那只柔弱的手,走到火盆前朝着门外轻轻的鞠了一躬。

    …

    长街上,混乱的声潮。

    “我乃武瑞军,高宠”

    霸道的虎头枪,带着风压般呼啸着刺了过去。对面,红色的身影一脚踏过没有顶棚的轿子扶手,飞旋过众人上方,枪身直接刺穿了婚轿。

    一瞬,飞旋的身影下来,穿着红色绣鞋的脚尖,压在枪身一弯,红色的裙摆飘洒绽放又合拢,挥手就是一洒,持枪的人影偏了偏头。

    叮叮叮

    一枚枚钢针彪射到石阶上,反弹落在地上。“呀啊啊”转眼间,高宠回正头暴喝一声,连人带轿一起挑飞到半空,巨力直接挑爆了那顶轿子,木屑飞舞间,脚步踏踏又冲,长枪如棍甩。

    爆开的轿子碎木、布帘随着那杆长枪落下。轰的巨响,小瓶儿在半空连踢几脚,几截断木呯呯打在枪头上,偏转了对方落下的方向。

    虎头枪直接砸进地砖上,那边,飞旋的衣裙合拢的一瞬间,枪头铲着地砖哗哗的推了过来。一名番子摸过背后,想要挥刀,小瓶儿看也不看抬臂向后一拂,那人脸上顿时多出了数道血孔,倒了下去。

    枪头埋着地砖铲来,高宠单手用力一按尾端,枪头从地上跳了起来。对面,绣鞋搭上枪头,身体借着对方力道跃起横冲就是一脚直踹他面门。

    鞋尖在瞳孔里放大,高宠咬牙猛的一记头槌与对方脚掌对撞,脑袋跟着向后仰了一下,脑门上溢出猩红一片,小瓶儿也在空中踉跄落下,身形微微一晃,显然也是受伤了。

    那边,高宠髻披散,血从头上流下来,了凶性,怒喝了一声:“西夏恶狗!把命留下来!!”

    虎头枪一抖,冲了过去。

    “我不是西夏人,不是赫连如雪”这边,小瓶儿狼狈立在那里,歇斯底里朝冲来的身影大叫:“让白宁来见我啊”

    …….

    “拜祖宗!”

    原本是拜长辈,最终还是在白益的说法下该成了祭拜先祖。火盆撤去,贡案摆上香炉,老管事点燃两炷香扇了扇,躬身走过来。白宁拿上一柱,分给惜福一柱,对着白家祖祠牌位拜了三拜,将两炷香合在一起插进香炉里。

    玲珑咬着小嘴踮着脚在人群后面看着,眼睛眯成了月牙……三姐白娣看着自家弟弟的背影,眼中含泪,欣慰的点了点头。

    ……

    一枚枚钢针横飞与虎头枪撞击在长街上,不断的闪烁起火花,人影飞退一招一式都变得有些狼狈不堪。

    麾下五人如今只剩下三人还在顽抗,名为‘心狠手辣’的男人在冲杀而来的锦衣卫当中奔突,想要找到突破口,逃离包围。

    一杆金枪自暗处杀出来,杨再兴暴喝一声,挤开了挡路的锦衣卫,手臂挥砸,枪杆将那人硬生生打出丈余之外,拦腰撞在屋檐下的柱子上。

    “饶命…”地上的身影无意识的动作几下,口中呻.吟一句。

    杨再兴朝地上‘呸’了一下,枪锋在手里一转,“你们走不了了,西夏恶狗…”抬手就是一刺。

    陡然间有风声呼啸自背后而来,杨再兴侧了侧脸,不管不顾一枪还是刺了下去,血光溅起的刹那,长枪连带尸体反手朝后一扫。

    尸体与身体相撞,随后人影横在地上翻滚出去,便是‘蛇蝎心肠’的女子蹲在地上的一瞬,五指啪的一声陷入地砖里,整个人如猛虎般扑过去

    街道上两道身影交手打到了这边,霸道的虎头枪硬刺连点。小瓶儿侧了侧身避开枪锋双臂全力一架,将枪头搅在胸前,两人几乎是同时力,刹那间,有裂帛的声音、断裂的枪杆声音,以及彪飞的鲜血,铜杆的大枪断裂的崩飞四射。

    眨眼间,如猛虎般扑出的女子忽然间双眼圆瞪,从杨再兴的视线里横飞出去,气劲崩飞的枪头噗的一声插进那柔软的胸膛,将整个身体贯穿嘭的一下钉在门板上,震的墙壁灰尘簌簌落了下来。

    “…这还真巧了。”杨再兴望着被横陈钉在门板上的女子,抠了抠头。

    ……

    来白府恭贺的人越来越多,爆竹不断的在外面响起,报唱的念名人声音一直未有停歇,随着时间推移,越热闹起来。

    “……入洞房!!”

    盖着红盖头、一身大红衣裙的女子盈盈一拜后,让春梅冬菊俩丫鬟搀扶着去了北院的房间,众人见新娘走后,这才大声说起话来,哄闹之间,开宴席了,老管事在安排各个身份的人入座。

    完颜宗望麾下的人也被安排入席了,此时,他却找到了正要离开的白宁

    俩人走在廊下。

    “…元帅觉得如何?”

    “中原的习俗…倒是繁琐许多。”

    “礼俗就是如此…不过也会因环境改变。”

    完颜宗望点点头,“提督大人婚事已过,那么之前提到的事,是不是该提上日程?”

    “自然,不过还有一些小事未办。”白宁背着双手走在前面,“待办完这些事后,不日就和元帅谈谈咱俩私交之事,现在嘛,元帅该入席尝尝我武朝美食。”

    身后,人影拱手转身离开。

    鲜血在地上连成一片,四具尸体横陈在街上。

    门板上,尚未死透的‘蛇蝎心肠’缓缓伸了伸手臂,朝地上勾了一下,指尖怎么也摸不着地面,戚戚呜呜的声音在她口中出,眼泪吧哒吧哒混着鲜血掉下来,不久之后也不再动弹了。

    街道上,小瓶儿被杨再兴和高宠二人围攻,这二人精通战阵搏杀及合击之道,招式大开大合简单有效,往往随意的一枪都是杀意澎湃。

    “白宁…他…真就那么想要…杀我吗?”

    高、杨二人不答话,依旧冲杀过来,小瓶儿内力自身体一鼓,暴喝而起,盘起的髻如同被大风吹散:“…回答我!!”

    下一秒,空气扭曲扩散。

    轰轰轰轰轰轰

    街道两旁挂着一串串灯笼摇曳中,一个接着一个被内力震的炸开,出令人心悸的巨响。高宠、杨再兴二人驾着兵器抵抗,也被硬生生震的往后退出一丈有余,脚下划出四道沟壑。

    俩人放下手臂时,对面,窈窕的身影疯狂的大笑起来。

    “太傻了….太傻了…”

    小瓶儿冷下笑容,闭上的眼睛,旋又睁开,湿润微红:“……西水门,让白宁来见我…或者他会后悔。”

    两杆长枪疯一般刺去,高宠下一刻大吼:“别让她跑了”

    虎头枪和金枪却打了一空,小瓶儿一拂袍袖,纵起轻身功夫眨眼便冲上房顶,数名持弓弩的人影来不及反应便纷纷被打下来。

    几个呼吸之间,已飞掠数丈之远。

    杨再兴狠狠将枪尾往地上一砸,“这功夫…怎么追的上…”

    旁边,高宠布衣上满身都是细小的伤口,血迹斑斑的看起来颇有些恐怖,不过也倒未受到致命伤,尚有些战力,他持着重枪望已看不见的身影。

    “提督大人,不可能没有后面布置的,你我开战这么久可见到东厂其余头目在?”他说着话,可能伤口有些疼,艰难的笑了一下,“估计西水门那边,早已是重兵暗伏…只是那女人口口声声辩解自己不是西夏的赫连如雪…看样子不像是在说谎。”

    杨再兴捏了捏拳头,昂起下巴:“哪又怎样,她是活不成的…”

    ……….

    婚礼过程完后,白宁并未酬客,打了完颜宗望后,回到北院这边,推开房门,春梅和冬菊识趣的退了出去。

    雕有一对龙凤的大红灯烛将新房照的静谧温馨,焕然一新的新床上,恬静的女子坐在那里,微微抖动的红盖头,说明对方还有点紧张。

    白宁拿起桌上摆放的金秤杆轻轻挑起女子头上的红布巾,画了妆容的惜福睫毛抖动,睁开眼看着自己的相公,眼睛眨啊眨。

    白宁蹲下来,望着她:“太隆重,会不会让你感到不习惯?”

    床沿上,惜福含笑的点点头,又摇摇头,伸手在白宁头上轻轻揉按,“其实…这些都不重要的……惜福想要的,是相公以后都不要这样累了,其实…每晚我都是等着你回来,可等着等着,就睡过去了…相公,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累了啊。”

    “可以。”白宁睁开眼,握着她那双白皙温暖的手,轻轻的拍了拍,“但不是现在…”

    惜福摩挲这张阴柔却已经显出疲惫的脸,“是关于小瓶儿的?”

    “她不是小瓶儿。”

    白宁摇头站起来,取过桌上的金剪,剪子划过青丝,一缕头落在手心里,他走到惜福面前,也从她头上取下一缕,拧在了一起用红布包上,放温暖的小手上。

    “等相公回来。”

    “嗯,我等你回来才睡。”

    惜福做出一个让他安心的表情,待门关上时,她望着红蜡,“…等一辈子都可以。”

    烛火莹莹,滚烫的烛泪滚动下来。

    凝结成团…

    ps:直接三千一百字,两章内容合并的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