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五百三十一章 众生相
    阳光过了午后,云下有飞鸟掠过。

    黄色的毒烟从坑洞里徐徐飘出,微微吹过来,慢慢散开。几道身影站立不动,围着中间的女子,片刻后有人脚步迈动。

    八凌铜棍撕裂阳光。

    呼

    刮起风声。

    跨出的一步瞬间拉近了距离,另一侧,林冲举过铁枪奔跑的身影拉出一条残影的直线,尖锐的枪锋寒芒斑斑点点的闪烁起来。

    中间的大红色身影漫不经心左右看了一眼,两袖陡然挥了起,兰花指一弹,几枚亮亮闪闪的钢针,那刺破空气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叮叮叮….

    栾廷玉奔行中舞转铜棍,闪烁的火光不断在棍身上跳起来,一枚枚钢针被打落的一瞬,他猛的一踏地面,身形奔突飞跃,双臂奋力向前一砸

    冷哼在丹唇缝隙响起,白皙的手指再弹。

    那一瞬间,时间仿佛变慢了。

    从指中弹出的一枚钢针嗡的轻鸣,映着明媚的阳光在空中飞过,抵在砸下的铜棍上,直接穿透进去,铜屑挤出掉落,飞跃持棍的魁梧身形陡然在半空止住,向后倒飞出去,落地后跌跌撞撞还在不断后退,一脚一个脚印。

    另一边,持棍人影被击退时,林冲发力狂奔,挥枪,枪花也在那瞬间抖开,照着红裙女人的脸、颈、胸连刺三下,呯呯呯的几响,女人手指捻着绣花针,针尖对枪尖轻描淡写的将对方攻势挡下来。

    “就这么一点能耐也向本座讨教?”

    裙摆陡然洒开,穿着绣鞋的脚抬起踢在枪杆上,铁枪从林冲手中脱手而出,飞上天空,红色的身影也此时飞旋横冲,整个人都在半空滚动旋转。

    林冲后退半步,向后倒地的刹那,对方几乎贴着他像一条鱼般游过去时,俩人同时出手互换了一招,相错而过。

    铁枪落下,栾廷玉朝空中一扫,乓的一声,枪杆回到林冲手中,他转身扑向刚刚站定的红色人影。

    红袖一转,五指探出一把将铜棍捏在手中,嘎吱一声,手臂粗细的铜棍一头被扭成了麻花,红色裙袍的女人单臂一抬,将栾廷玉从地上举了起来朝地面砸下去。

    林冲趁此机会跨步过去,将枪充作棍横扫,枪身结结实实拦腰打中对方,被举起的栾廷玉立即松手脱离开。

    那边,女子微微摇晃了一下,摸了摸侧腰。

    “终于打中本座了…”

    猩红的指甲在女子口中含了含,嘴角翘起微笑,和小瓶儿一模一样的脸,变得更加妖媚惑人,将手中的铜棍随手一扔,“还给你。”

    棍身旋转着飞来,栾廷玉接过拿在手中,棍身还在不停的抖动,冷汗细细密密布满后背。

    嗡嗡嗡嗡嗡……

    他俩自入东厂以来,也是见识过各种高手,原本以为摩云教教主无非就是比他二人厉害一些,但此时看来,是厉害的有些离谱,至少对方在掌握内劲的分寸上要比自己俩人高明许多。

    而到的现在,周围东厂的锦衣卫、番子已经将这里包围,远远近近,大量的人马正围过来,林冲拱手:“赫连教主武功高超,林某不及,但此时此刻,你已经无路可退,或者说教主是想要杀出汴梁。”

    女子看了看周围,一支支队伍正朝这边而来,纵然她武功盖世也不见得能将所有人杀光,体力毕竟是有限的。

    “白宁什么时候发现的?”女子并不慌张,而是用静静的语气问道。

    “半年前…就有所怀疑了。”

    远远的房顶上,一道人影陡然冲过来:“赫连如雪我到底是谁?他们都不相信我是小瓶儿,你告诉他们,我到底是谁!!”

    身影从房顶跃下,拦路的人被打翻在地,随后径直的过来,林冲和栾廷玉以及金九俩人事先也是知道的,当亲眼见到两个一模一样的脸时,不由皱起了眉头。

    对方轻轻挑起小瓶儿的下巴,似男似女的声音重叠着又起,用颇有戏谑的语气:“…就不告诉你,让你办点事都办不好,为什么要还要告诉你啊。”

    “你…”

    黄烟渐渐散去,西水门已经重重包围,曹少卿、曹震淳、海大福、刘瑾、冯宝、杨志等人挎刀一字排开,身后密密麻麻的的身影看不到头,一辆马车自人群中过来,车停下的时,清冷的嗓音透过车帘传来。

    “还是本督来告诉你吧,赫连如心”

    ……

    “赫连如心….不…不…”惊慌的女子后退几步,寻求的目光望向身边的同样红衣的女子,“你告诉…你告诉他们…告诉白宁…我是小瓶儿,告诉白宁我是小瓶儿啊。”

    赫连如雪伸手摩挲对方那张急的快哭出来的脸,“他说的没错…你是本座的妹妹…”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为什么我的记忆里和你说的不一样…你们都在骗我对不对?”赫连如心摇着头后退,有眼泪掉下来,擦了擦,她笑着道:“你们合伙起来骗我的…我不想和你们说话了…不说了…我要回去,回日月神教…他们才不会骗我…不会骗我。”

    女子想要离开,林冲等人将退路拦住。赫连如雪看着马车看也没看她一眼,只是在说:“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其中原因吗?我亲爱的妹妹。”

    如雪的脸慢慢的蠕动,见到这一幕,周围人都屏住了呼吸。

    “好美…”

    “怎么和我梦里的姑娘一模一样……”

    “贞娘…”林冲傻眼了。

    栾廷玉也懵了,“怎么长的和我常去的青楼头牌青玉姑娘一样。”

    周围议论纷纷的声音,目光里那是一张充满美感的脸,换句话说,在场的所有人见到她的脸都是发自内心自己觉得美丽的一面。

    有境:众生相。

    “白宁,你觉得意外吗?”

    帘子后面,白宁的声音响起:“所以…你给本督练的武功,是动过手脚的?”

    赫连如雪摇摇头。

    “这倒不是…只不过,极阴无相神功,其实是分两种练法,本座只不过是在说辞上改了一下,本座练的是无相神功的有境,而无境虽然曾经有人练成过,不过后来都走火入魔死了,所以才让你试试…毕竟宦官的身体不一样,你说对吗?”

    风拂过车帘,波纹起伏,下一秒,站在那边赫连如雪陡然冲了过来。

    ps:二更……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