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五百四十章 公孙胜大胆的设想
    白云延绵,夕阳渐渐在水波中映的橘红,两道身影在花园林间走着,老者走在前面带路,后者一身道袍,远远近近,那边亭子里有说话声,高沐恩与小晨子站在树下,离凉亭不远。

    “安道全那老家伙再不早点把解药弄出来,本衙内非把他下面也割了不可.....”

    “人家都老了,你还...”

    “谁叫那老家伙没事就吹嘘自己常去青楼?有几个相好的.....”

    “......”

    小晨子语塞,然后他听到脚步声,转头看去,脸色着急,快步恭迎上去:“安神医你可算来了,夫人她...她...尝不出味道了,是不是病症开始出现了?”

    “尝不出味道?”安道全喃喃重复一遍,与身旁的公孙胜对视一眼,不由皱起眉头:“看来比老朽想的要快上许多...先过去看看吧。”

    说完这句话,旁边的公孙胜点点头:“理当如此。”便颇为潇洒和老人一起走过去,擦肩而过时,他看了看高沐恩,后者仰起头与对方对视。

    随后皱下眉紧锁。

    “怎么了?”小晨子将二人送过去,回来时见他表情严肃,低声问了一句。

    高沐恩掏了掏鼻孔,指尖弹了一下:“唉,做宦官久了...看个老道士都觉得眉清目秀....”

    ......

    映着夕阳余晖的凉亭立在树林间,树叶在风里哗哗响起,安道全和公孙胜自这边过去,亭中只有白宁一人还坐在那里。

    随后,脚步踏上石阶。

    “下官安道全见过督主。”

    “贫道公孙胜见过提督大人。”

    二人先后开口见了礼,那边石凳上一头白发的身影挥挥手,示意他们坐下来说话。安道全和公孙胜对视一眼,前者点头,方才收回手小心翼翼的坐下。

    “安道全说你见多识广...知道许多的奇闻异事?”白宁继续书写着内容,头也未抬。

    公孙胜抬手抱拳:“那时安家哥哥高抬了。”

    过得片刻,白宁目光从纸上抬起落在对面道人的脸上,毛笔搁下:“当年梁山灭后,本督未下海捕公文捉拿你,也是见你并不似宋江那般人物,此时却将你请过来,大概安道全已经说过了吧。”

    “贫道明白。”

    公孙胜看着那张阴柔冰冷的脸,皱着眉再次拱手:“其实督主夫人的毒,要说医治是真的千难万难,贫道更不敢胡口乱说一气,将夫人用来试药。”

    “旁人也不可?”

    对方摇摇头:“不可,关键在于夫人身中之毒根本无法确切,毒性缓慢却又凶恶无比,恕贫道无能为力。”

    说完这句,急得安道全暗地踢了他一脚。

    白宁的手指敲在石桌上,身影站在了起来,走到石阶那边的亭口望着远处的晚霞,并未束起来的银丝随着风飘舞。

    “......本督从一介杂役的小宦官走到今天这个位置,经历过两次宫变、两次剿匪患、拦截女真等等事情...杀了不知道多少人,位极人臣啊.....”他开口缓慢,神色淡漠,却是带着不怒自威的气势,让人难以喘过气来。

    安道全颤了一下,仿佛下一秒他就要赴死。那边,身影慢慢转回来,手臂抬起,“现在回首一望,咱家除了这位极人臣,便一无所有了。”

    抬起的双臂拱在胸前朝二人躬了下去。

    “督主——”

    “使不得...使不得...使不得...”安道全和公孙胜急忙起身站到侧旁。

    公孙胜低头沉默片刻,抚须叹了一声,“提督大人一番话让贫道有些动容,贫道云游四海,也听闻过一些续命的法子,不过那些都是障眼戏法。”

    “那些自然是假的,本督想要的是真正能医治夫人的方法。”白宁坐下,倒了茶水推过去。

    “提督大人先不要着急,听贫道把话讲完...”公孙胜接过茶杯看了一眼安道全,手指沾了水渍在桌上一点,“据贫道所知,这时间倒不是没有良药,只不过很难找见罢了。”

    白宁拿杯的手停了一下,就对方继续说道:“泰山有一种花,数十年含苞,只绽放一晚,名曰龙衔花,传闻乃是龙涎滴于泥土而孕育出的一种奇花,此物一旦绽放花色,取一花瓣入口,便能百毒不侵,若是让夫人含入口中,那毒不攻自破了。”

    “当真有此物?”举起的茶杯放下,白宁追问一句,随后勉强笑了笑,冷静下来:“说的太过虚幻,世间怎的有这种荒谬的事。”

    “传闻虽说荒谬,自然可以不听,但此物万一是真的呢?大道自然奥妙,天地灵气汇集于泰山,有一两种灵物也不是不可能。”公孙胜语气自然,又说了一些古人怪事的见闻。

    有些在前世,白宁也是听过的,也有被证实了的,或许那所谓的龙衔花说不定就是某种未被发掘的新药种,只是到了后世,渐渐消失在了。

    想到这里,他不自觉的点点头。

    “此物怕是不好找,对吧?”白宁咬着牙说道。

    公孙胜点头,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翻了几页,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不容易分辨清楚,然后递给了白宁,“提督大人,上面有贫道几十年来所记载的奇闻怪事,与书中异志颇有不同,大多都是贫道一人走过、见过、听过一一记写下来的,上面有一点记录,不妨参考一二。”

    白宁看了一眼,合上。

    “泰山...虽然大...但还大不到无法搜山,这奇花就算如蝼蚁般细小,咱家也会把它挖出来,守着它开花,只是...”

    目光抬起,说出了疑惑:“只是...这龙衔花要是等几十年才开,本督等得起,可本督的夫人却是等不起的。”

    说完,小册被扔在了一旁,袍袖抖动,脸上目露杀机。

    “提督大人!”

    公孙胜连忙站起,躬身道:“还请提督大人暂息雷霆之怒,贫道自然有办法。”

    “一口气说完。”

    “是。”道人答了一声,继续说:“黄河有两条一在明,一在阴,在阴者河水刺骨惊人。贫道云游时与一摸金之人攀交过,据他说阴河至上流有源头,河中阴寒之气来自源头一枚千年阴寒玉种所发,可惜那摸金校尉,只是淌水一半不到就冻的退了回来,所以贫道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白宁偏了偏头,目光斜望残阳在西边最后一点光芒。

    “冰冻.....”他脑子里冒出了这个想法。

    落日终于燃尽了余晖,飞鸟归林,夜晚降了下来。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