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五百四十二章 人世间的道
    大雁南去,飞过渐有凉意的天空。

    山麓小径前面一道骑马的身影自远处过来,她视线偏转,遍山发黄的林野间,是一处坐落在嵩山下的偏僻集市。

    红袖里小手掏出,拿着一张地图看了看上面的标注,一路朝那山村过去,房屋院落虽然不多,但看起来是新建不久的,此时并不是赶集的时候,人迹较少一些,往前一点是武学堂的孩子喊着号子集中在平地上练着武艺。

    也有部分孩子坐在敞亮的室内听着先生讲解武经……远远近近的黄土矮墙周围,趴着几个没到年龄尚不能去上学的孩童,脏兮兮的小脸上,抿着嘴渴望的看着里面。其中一名孩子看到牵着马过来的红裙少女,惊呼一声,拉着同伴光着脚丫子飞快的跑开。

    仓促间的慌乱,一名趴在墙上的小女孩栽了下来,那边,裙摆扬了一下,一只脚伸出来垫在女孩的背上,脚尖轻轻翘了一下,就将那瘦弱的小身板顶了回去。

    小姑娘捏着褴褛的衣角怯生生的站在那里,然而,少女牵着马头过去,冰霜的脸上并未看那女孩一眼。

    马脖子上,铜铃叮叮当当的在摇晃。

    “干爹的第一条新政,一路过来,让不少孩子有了出路……”

    秋风卷过枯黄的叶子,穿着红裙的少女立在墙壁看了简陋的校场,捋了捋垂在肩上的青丝,声音柔婉却又清冷,转身纤腰微步走开,去了另一个方向。

    这处山间的集市上的茶肆,少女将马交给一名快步迎上来的伙计,坐下喝了一口早已准备好的热茶。

    “郡主,卑职都给您打听好了,就在前面那个巷子里,进去第二个门就是了。”干瘦如老木的店家语气颇为谦恭。

    少女放下茶碗,红唇微张,轻吐两个字:“很好。”便抬头望了望秋日里,有些脏乱的巷口,起身走了过去,“好好照看本郡主的小胭脂。”

    “是。”

    那掌柜连忙放下手中的白帕,将伙计招过来一阵叮嘱,交代完时,那边的身影已经远去自巷口那里。

    缝着一朵红色绒花的绣鞋走在不平的黄泥上,单凤金香囊在腰间悬垂。少女摸过低矮破旧院墙,有黄泥从上面脱落,对面是已经掉了漆色的院门里,隐隐约约有女子的声音传出来。

    门是半掩着的,她走了过去,有些惶惶的手指轻触铜环,未推开。

    “……宝宝乖啊…爹爹就要回来了的…”

    院落里,有声音缓慢沙哑像是在哄着孩子,少女并不确定是自己要找的人,手指轻推了一下,门扇露出一条缝隙,视线从里面展开,那是一名穿着臃肿的女人抱着襁褓坐在院中的树下。

    女人长相不差的,只是看上去神色有些痴傻,把一团棉絮裹在一起当作自己的孩子,少女确定是疯了的。

    “不是姐姐…难道她并不坐在这里?”

    少女细眉紧锁间,院中一道身影走进视线,端着簸箕在秋日的阳光里筛筛选选着什么,灰尘飘出去,那痴傻的女人便是咳嗽几声,那边连忙停下,跑过来帮忙捶着背。

    院中那女子一身破旧的窄袖衫,身材并不高,相貌只能算是平常,眉宇间与那少女颇有些相似,只是多了许多烟火气,头发蓬松杂乱。

    “姐姐…”少女捂住嘴呢喃一声。

    手指捏着握住铜环,她来时曾就想过如何去面对失散多年的姐姐,凭着往日的思念,长大了、能独自走出京城了,拿到姐姐的消息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这边,想等到了地方该如何与姐姐相处,或许她已经成家了,有了孩子,或许过的并不好…等等之类的念头。

    少女深吸了一口气,手指松开,终究没有将门推开走进去。

    身后传来脚步声。

    一名身着青色长衫男人抱着一卷布匹走过来,站在门口停了一下,左右看了看,不久院子里传来惊呼声。

    “不要抢我孩子….还给我啊”

    男人立刻推门而入。院门的房顶上,一团红色轻轻落下来,红袖拂了拂,少女看着院中,那名疯傻的女人在撒泼,去抢那团棉絮,紧张的抱在怀里,躲在树下。

    年轻的女子则委屈的靠在男人怀里抽泣,“我不是故意的…就想着给苏姐姐换一个新的。”

    “没事…没事…以后趁她睡着的时候再换吧。”男人安慰着对方,取过之前抱着的一卷布匹,“…回来的时候买的,你很久没换过新衣裳了,等明天赶集的时候,相公就拿去集市让老李给你做一套新的。”

    呯的一声,在外面响起。

    男人和女子都愣了一下,转头望过去,敞开的院门那边,一锭金元宝在地上滚动着跑了进来。

    …….

    少女捂着嘴压抑着情绪回到了茶肆,掌柜的连忙上来:“郡主…”

    对方摆摆手,随后牵过马翻身上去,勒着缰绳盯着茶肆的掌柜,扬了扬马鞭:“以后对那家人好一点,若是困难,伸手帮衬,本郡主会记在心里,定会在海公公面前给你美言几句。”

    “是是是。”那掌柜高兴的合不拢嘴,弓着腰将少女送走。

    夕阳西下,映着彤红的山麓上,少女纵马驰骋一段,山岗上她驻马回望那边远去的集市。

    未见面时,有些画面她憧憬过。

    “姐姐还是这样平凡的生活下去吧…快快乐乐的这样活下去…”少女眼眶微红,不久有泪珠滑下来。

    她翻身下马对着那片晚霞中的集市大喊。

    “虞幼晴”

    “我是玲珑”

    我是玲珑…我是玲珑…山麓间回荡着这名十六岁少女声音,不久之后,她翻身上马离开了,或许偶尔她会回来看看这里。

    *

    巍峨泰山绵延高耸。

    夜深下来,营寨的帐篷里一名脸上有着胎记的男人在来回走,挥了挥手,脾气像是无法发泄出来,身上的甲叶震的哐哐轻响。

    “郡主也真是的…悄悄走也不打声招呼…几天了,一点消息也没传回来。”杨志停下来瞥了一眼副官,对方赶紧低下头。

    “要是出了什么意外,督主非拔了你们皮不可”

    发着脾气的高大身影提着刀鞘看着矮几上的烛火,摆摆手:“算了,我还是去找找为好。”

    他正要掀开帐帘,一名锦衣卫进来,拱手:“禀指挥使,郡主回来。”

    帐篷里,传来两道松气的轻响。

    “滚回去吧。”杨志踢了副官一脚,转身将手中宝刀扔到刀架上,“老子也休息了,快走快走”

    回到案几后面,看着上面山脉的地图,终究还是叹了一口气,手掌在上面抚过。

    “终于要完了…不用在这里苦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