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五百四十七章 漫漫人心难测
    浓烟卷上天空遮蔽了阳光,沸腾的呐喊在大火盖过一切。

    燃烧的烈火和焦臭的气息,奔来的脚步声、沉重的车辕碾过的声音汇集到一起,火光中重重叠叠的身影扑出手中的水,试图将火势渐小,有发了疯的小吏浑身浇湿冲进大火里,捧着些许烧熟了的米粒冲出来,然而被身上的火焰所吞噬……

    自今年入春开始,不少州县的官仓出现纵火,就算他们如何严加防范,这些人都能找到漏洞点燃粮仓,守仓的官吏如今一拨又一拨的换,晒场上已经挂满了头颅。

    大火的范围外,一群赶过来的男女老少正掩面哭泣,从他们身上打满补丁的汉服可以看出这些都是汉人,看到大火吞噬了粮库,一个个小声的哭泣着,金人的官府在捉拿几次纵火人后发现,俱都是汉人所为,便开始对城中汉人开始清查,自然也有稀里糊涂被缉拿推上了刑场砍头。

    直到入秋后,金国几个州大小一百多个粮仓被烧毁,城中被砍下脑袋的汉人也同样堆积如山,甚至有不少汉人官吏的头颅夹在其中。

    这一切就像是某种竞赛在进行。

    ……

    “纵火的人在这里”

    “看到他了!!”

    “别让他跑了!否则就是我们死!!!”

    远处,奔跑的人影嘶喊着,招呼附近的同伴围过来,手指的火光里一个面容消瘦,双眼无神的男子,双手持着兵器望过来,片刻后,转身就跑。

    此时是白昼,几乎所有人都看见了那个狂奔出去的身影,前方几名赶来的衙役听到了呼喊,也注意到了诡异男人的行为,手中朴刀抽出迎了上去。

    随后,便是一声“啊!”的惨叫。

    下一刻,人头飞旋,血光从肩上喷出

    那苍白无神的男人错过对方俩人,刀锋有血滑落,身后一具尸体扑倒,另一个衙役在倒飞摔在地上。

    追来的人群来不及弄清状况,匆匆跨过尸体,那边,已经有女真士卒冲出,将行凶者拦下,呯呯呯…厮杀的呐喊,金属撞击的声音陡然响起来,被围着的男人双手握刀极快的速度与数把兵器劈砍,刹那间,刀锋横过拍打,有人影从战团中划出一道虚影,飞过了人群。

    嘭的一下,撞在屋檐上后又重重的摔在地上,瓦片碎裂哗哗掉下来将人给埋住。这时,城中街道上传来哒哒哒马蹄声,反应过来的百姓分开跑到两边,一队骑兵轰隆隆从他们前面风驰过去。

    十多丈外的混战,那汉人劈开袭来的兵器,正要回过头,视线里一杆长枪、奔驰的马头在瞳孔中放大,下意识的身体躲避,手臂举刀护住身子,短短的瞬间,马蹄踩了过去,有人嘶哑的惨叫,刺过去的铁枪挑出血线以及一条握着刀刃的手臂。

    那汉人抱着断臂在地上不断的翻滚,一柄柄枪头叮叮叮的刺在地上的一瞬,他便是翻身起来疯狂的奔跑,想要闯入人堆里,借机离开。

    “别让他走…不然金人又要在城中抽人来杀”人堆中有声音在喊。

    身影冲过去的刹那,被外面的百姓犹如一堵墙壁般的将他倒推了回来,男人踉跄后退几步,在原地嘶哑的‘啊啊啊!’几声,转身另寻他路。

    马蹄声再起,他还是忍不住的回过头,大火前面,一骑金甲,貂尾在空中甩动,冲过来时挥起了手臂。

    男人本能的一倒,一只擂鼓瓮金锤擦着他衣袍过去,刮起的风将整个倒下的身子又在地上滚动了几圈才停下。

    战马缓缓停下,大锤被扔在了地上,高大威猛的身影下马走过来。靠一只手撑起半坐的男人忽然哭了起来,摇着头,随后,对面粗壮的手臂带着甲叶伸过来,不顾他的挣扎,将嘴撬开,空腔里只有半截舌头在颤抖。

    “又一个哑人……”

    求饶的人影哭泣着,从地上爬起又跪下,不断的磕头…完颜金弹子直起身子眯起了眼睛:“整整一年了,你们这些人到底吃了武朝朝廷什么药,一个个都不怕死的来,又怕死的求饶……也有武功在身,江湖人?”

    哑巴男人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看对方的表情,他似乎也知道会是什么下场,带着泪水笑了一下,头颅猛的下撞。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响,跪着的身影已经不动弹了,殷红的鲜血顺着地砖缝隙缓缓淌了出来。完颜金弹子抬起头,不再看尸体一眼,望了望大火,转身拾起大锤翻身上马,带着骑兵朝宫门的方向而去。

    燃烧的大火完全扑灭已经是黄昏的时候了。

    夕阳倾斜,一束光在琉璃瓦上。

    “本王欲差遣使者去武朝,严厉警告他们,这样下去只是会让整个金国将怒火倾泻到武朝,到时战火再起,大不了我女真从头再来就是,用汉人的一句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皇叔那边将士可是百战之军,真要开战,大可边打边劫掠……”

    “这点上有些像你们的父亲了。”

    原本离开皇宫的宗翰又回来,与宗干走在这片花园的黄昏里……老人负着手与他并肩而行,脸上难得浮出笑容:“能屈能伸的完颜阿骨打方才创建了这金国,开始以为你性子软弱,守成尚可,开疆不足,刚刚听你这番话,倒是骨子里还是有女真人的脾性…”

    他望着远处的天空飘着淡淡的黑色:“光脚不怕穿鞋的,当年我女真不就是这样过来的吗,现在大不了再打一场就是,女真当年受过的的苦难还少吗?所以绝不再让别人骑在头上…这样很不舒服…”

    “皇叔认为该让何人领军南下?”

    “宗望去了南边,你们误解太深……还是让四皇子兀术去吧,他与宗望向来关系很好,说不定阵前还能说上话,让他回来。”

    提到完颜宗望,老人不由长叹了一声,“…本帅老了,完颜阇母他们也老了,金国下一代能打的,已经很少了,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画面啊……我女真在白山黑水中尚能团结一致,为了这花花世界的皇位,搞的兄弟阋墙…真不知道你们父皇会不会从棺材里跳出来骂死你们这些崽子。”

    完颜宗干难堪笑了一下。

    “本王不在意来一场战争的,不过还是等使者回来再说吧。”

    宗翰愣了一下,转过身看他:“你已经派人去了?”

    “去了!”宗干保持着笑容,点了一下头。

    愣住的身影沉默下来,随后抬起头瞪着对方,一字一顿:“你还着想杀宗望?”

    “顺手办了吧…宗望死了才是对金国最好的选择。”那边,金国的这位大皇子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不过,主要还是警告和试探武朝……”

    “毕竟谁都不想当软柿子让人捏……”

    他笑容收敛,变得冷冰冰。

    ……

    而这时候,武朝最有权势的那个人,已经独自踏上了茫茫草海,那边万里无云,牧羊人的歌声响亮的传来。

    ps:明天休假,多更一些,尽快把剧情进展开,然后收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