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五百五十章 雷声
    浩瀚的星辰点缀在夜空,一眨一眨。

    星空下,大大小小的篝火燃烧在黑色里,一圈圈的皮裙扬起旋转,踩踏着舞步围绕着火柱尽情挥洒着,铜铃在摇摆轻响。

    羊羔上涂抹的佐料缓缓滴进火里哧哧的发出响声,已是金黄黄的颜色,奴人操着小小刀将最好的肉分装在了盘里,恭谨的端着快步走向中央那顶白色的王帐。

    大帐内,火焰哔哔啵啵的燃烧。

    大战胜利的喜悦充斥里面每一张脸孔,宽敞的王帐内,两排皮毯上已有不少铁木真的心腹将领以及部落首领汇聚在一起,阿勒坛、忽察儿、答里台、速不台、木华黎、博儿术、赤老温、忽必来、者勒蔑以及别勒古台为首的四个铁木真的兄弟,丝毫不在意突兀坐在帐中的白宁这个外来者,不时还有人端着银碗过来与他敬酒打招呼。

    不多时,奴人将盛好的羊羔肉端进来分到各个将领的小桌上。铁木真切过一片肉插进嘴里,指着外面欢庆的舞蹈,“勇士,到了大草原上就该放开心胸去快乐,这是长生天赐予我们的权利。”

    白宁嘴里咀嚼一片肉,放下银色小刀,拱了拱手:“谢过可汗的好意,只是咱家俗事在身。”

    “这就是你们南人与我草原上男儿的差别。”

    铁木真擦了擦油腻的手,望着身边的人,竖起手:“心里有事都藏着掖着,一点都不珍惜上天赐予的时间,等老了有后悔不该这样,就变得啰哩啰唆。“

    “可汗好像很了解我们南边啊。”

    “大祭师有空闲的时候就会讲一些你们南人的事,明明喜欢,就该堂堂正正的去拿来就是,非得像土里的老鼠。”

    “那女人呢?”

    听到白宁的反问,铁木真哈哈大笑起来,引得下座的将领们望过来,他毫不在意的挥挥手:“当然是抢来的,只要你看上了,哪怕是别人的新娘,一样抢回你的帐篷里,生小崽子。”

    下面,木华黎等人跟着一起哄笑起来。

    白宁坐在座位上,看着帐中笑闹的人群,每一张极致到了淳朴的脸,然而他知道正是这样的淳朴到极致的性情下,也有着对待敌人近似野蛮凶残的一面,这或许与他们生存的环境有关。

    外面火光中,小瓶儿跳着祭神的舞蹈,萨满神衣在此刻像是充满了敬畏,周围原本欢畅的人群静了下来,围在周围慢慢跪下,诚恳的匍匐在地上。

    “在这里或许真如她所说吧”

    白宁看着那身红色的神衣在舞动,仿佛里面的一双眸子正透过面纱骄傲的正望过来告诉他,自己在这里,这片草原上拥有着什么样的尊崇。

    帐中角落里,一道身影端着银碗走了出来,铁木真拍拍白宁的肩膀:“这是我儿子当中的第三个,窝阔台。”

    又一个恐怖的家伙。

    白宁端起马奶酒与现在还如此年轻的窝阔台碰了一下,对方脸上露出还有些青涩的笑,高兴的仰头饮尽。

    “他不会说你们的汉话,你是我尊贵的客人,希望你不要多心。”铁木真挥手让自己的儿子下去,随后者勒蔑过来将空了的碗重新倒满。

    铁木真抬手,酒水洒了出来:“来,我们满饮一次,既然我已答应了你,自然就会信守承诺,不打仗了,那就是朋友。”说着,拍拍胸脯:“你们打金国,若是需要帮忙的,让人带话过来,不过粮食你们要出。”

    白宁笑了笑,与他碰了一下碗,袍袖遮起来,优雅的一口喝尽,空碗在他面前晃了晃:“咱家很少喝酒,这次与可汗相遇也算破例了。”

    “规矩真多。”铁木真豪爽的笑了一声,走下首座,将外面的皮袄扯去,露出精壮的上身,目光扫过在座的众人:“我听说你们当中今天有勇士杀了不少敌人,是哪一个?出来较量一下。”

    下方将领中,博儿术站起来,耳下垂着铜环,他指着一人叫道:“是速不台!”

    那边,被叫中名字的黝黑男人,将酒碗干净利索丢在桌上,很快除去了外衣,露出矫健的肌肉,张开双臂就朝中间的铁木真冲了上去。

    两人顿时摔在一起。

    座位上,白宁啄了一口马奶酒,看着场中君臣角力的搏斗,陷入了沉思。要是武朝的君臣像是这样和睦该是多好啊。

    此刻,摇曳的火光之中,他想起了一个亲手掐死的人。

    一夜过去,残留火星的焦木有余烟袅袅飘着

    小瓶儿自帐篷中醒来,清洗了脸,走出帐篷,外面横七竖八躺着醉酒的汉子,她走到一定帐篷前,伸手时,旁边有牵着马的人影开口:“他已经走了,天一亮就走了。”

    铁木真将缰绳递了过来。

    “若是你想留下,就骑去送送他,若不想留在草原上,就追上去跟着他回武朝吧。”

    “可汗。”

    这个粗豪威严的大汉难得露出和蔼的笑容,将缰绳递到她手中:“选择,从来都是在自己手里的,而不是头上的那片天,雄鹰也只不过是借助天空飞翔而已,活下去还是靠自己的爪牙。”

    他目光闪着笑意,视线里女子翻身上马一抖缰绳冲了出去,望着奔腾远去的背影,他唱起了草原古老的歌谣,雄浑而又沧桑。

    青冥的东方吐出阳光,露水从草叶上滴落。

    马蹄踏过去。

    一人一马走在广阔的草原,影子斜斜的拖在地上,远远的,白宁驻足倾听到了战马奔跑的声音。

    回头,目光所及的远方,一匹红色的马匹人立而起,停留在草坡上,那到大红色的神袍在风里轻摇,传来叮叮当当轻微的铜铃声。

    “督主”小瓶儿在马背上喊了起来,声音颤抖。

    白宁已经明白了她的决定,伸手挥了挥,转过身去,策马朝着南方一路奔行出去。

    天光落下来。

    有晶莹的光芒淌过脸颊,打湿了面纱,“谢谢你还记得瓶儿,瓶儿永远不会恨你。”

    “架”

    兜转马头,女子擦去了泪光,背着日出的方向,大喝了一声,纵马奔驰,那边将有她新的开始。

    *

    八月中旬,汴梁。

    枯黄的落叶有车辕碾过,来自北方女真的使者从新北门入了城池,他望着重新修缮的城墙,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

    而后,他撩起一截车帘,对随从说了一声:“先去拜访秦桧秦大人”

    身后的几辆马车里,满载着许多金银珠宝,其中大部分原本就是属于这片土地的,如今又被送了回来,他看着纸张上罗列的名单,便是需要贿赂的人。

    “武朝的官,不都爱吃这一套嘛。”他弹了弹纸张,露出轻视的笑容。

    当以为敲定一切计划后,然而在不久他被人赶出了秦府。

    ps:只有一更。顺便提一句,铁木真一生中确实没南下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