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五百五十三章 有雷在云间
    八月二十的前一天,金国使臣下榻的驿馆内,宫里终于有人过来,通知已入城等了数日的完颜翰忽入宫觐见的事,以及武朝上朝的礼仪。 .

    翰忽又送了些钱财,宣旨的宦官并未收取就走了。

    他看了看手中那道武朝的圣旨,笑了一下,扔到角落。忽图鲁关上门,抱着钢刀靠在墙上,挂着冷笑。

    “……那个宦官,要是在金国早就一刀斩了,那武朝的一张破纸想让我们恭谨?咱们女真的勇士只佩服血海中杀出来的英雄,武朝那个小娃娃还是算了吧。”

    他热潮冷讽的说了一句,正品着茶水的翰忽合上茶盖,嘴角轻笑:“朝廷也有规矩,武朝人自然遵守他们自己的,而我们信奉刀剑弓弩。”

    翰忽起身走到窗户望着外面,树荫下投在间隙下的光斑,不远的临街熙熙攘攘的人群在街道喧闹。

    “明日上朝见了武朝的小皇帝,把事情争下来,我们的事就算完了,只是那武朝主事的那人到底是何模样,明日也能见个分晓……”

    光斑微移,映到了他脸上,那是日渐西沉了。

    ………

    翌日,带着凉意的清晨,完颜翰忽整理了仪表,让忽图鲁捧着金国国书坐上同一辆马车离开了驿馆,去向那巍峨雄伟的皇城。

    就算,武朝臣子并未收他的礼物,但两国相接,总归是避免不了的,金国的军事强大也是这泱泱中原不能视而不见,接见还是必然的。

    只是完颜翰忽没有想到的是,入皇城后,接见他的一名老宦官说皇帝陪着东厂提督去了郊外的武瑞营检阅军队去了,还吩咐若是金使可一起过来。

    出了紫宸殿,走在皇城宫道上,曹震淳谦卑的给身旁有些走神的金使介绍宫中的建筑,一些来历,心情有些郁闷的完颜翰忽举手打断对方的喋喋不休,语气蕴着怒气:“贵国之君纵是孩童也该知道两国交接不是儿戏,圣旨既是皇帝的口音,更应该遵循才是……”

    “是是…咱家是知道的,只是圣旨太多了,不知道贵使说的哪一张?”

    “嗯?”完颜翰忽咽下后面的话,微微张着嘴愣了一下。

    曹震淳伸手拍打一下自己的老脸,谄媚笑道:“人老了,总是容易说胡话,贵使可不要与区区宫刑之人一般见识,咱们快快出宫去找找陛下吧。”

    望着对方那张皱成一堆的老脸,完颜翰忽也没了怒斥的兴趣,鼻腔里响起冷哼,“泱泱大国做事朝令夕改,真是让本王感到…”

    那边,老宦官谦卑的在前引路,低顺的接连应着:“是是…金使说的在理…”

    不久之后,仪仗的队伍随着马车离开皇城。

    插着金国旗帜的马车上,帘子里,忽图鲁心里有气不顺的撩开车帘望了望后方跟着的车撵,随后又缩回来,压低了声音:“殿下,武朝那个九千岁会不会想要加害我们,不然偏偏这个时候让去军营。”

    软垫上坐着的身影埋着头查看手中将要递交给武朝的条约,听到他的话,抬头看了一下,又低下头,“那个白宁想要杀我们,他还不敢,本王不是别人可比,杀本王就是要与我女真再度开战,他区区阉宦,再大的权势也驾驭不了自家读书人的口诛笔伐。不过正好,咱们也好看看武朝的军队在这几年后有什么变化,回去后也好给皇兄说说。”

    “殿下,那也不得不防啊,而且…咱们还要查探二皇子的下落。”忽图鲁皱着眉头,见翰忽没有说话的兴趣,便是止住了话头。

    车辕滚滚,摇摇晃晃中,马车停了下来。

    “到了?这么快?”

    貂尾皮帽抬起来,翰忽揭开车帘,外面的是一个衙门,洁白的墙壁,漆红的大门显然他们连城都还未出。

    随后,有人站到车外禀报:“殿下,武朝的那位宦官让咱们进去东厂看看。”

    翰忽冷笑,回头对忽图鲁说道:“听说这东厂乃是武朝最有权势的衙门,把我们带来这里,难道下要下马威?呵呵,本王倒是想要见识一下。”

    顺手将写着跳跃的纸页放下走出去,下了车撵,一直跟随的曹震淳依旧谦卑恭顺态度将他迎了进去,边走边说:“这是咱们九千岁吩咐的,说时辰还早,贵使第一次来武朝,应当来东厂坐坐看看。”

    跨过大门,视野开阔起来。

    一列列青衣鳞服、戴尖帽的番子在青灰色的校场上挥汗如雨,这些人并不壮硕,可每一刀,每一个动作下都带着沉沉的气势,提着棍棒的教头在大声呵斥,纠正动作。隐隐的,完颜翰忽闻到了空气里的血腥味。

    “东厂果然有点意思。”他偏头对忽图鲁小声说道:“…这里应该杀过不少人。”

    后者警惕的望了望周围,然后点点头。四周巡逻而过的锦衣卫、番子走路的步伐姿态,让他一种鸡皮疙瘩都起来的感觉,尤其对方看过来的眼神,像是一把把刀子钉过来。

    远远的,还有一道视线自校场那边的小楼过来,忽图鲁本身武艺不弱,敏感的顺着方向看到那小楼上,一个宽胖的身影立在那里望着他们。

    “那是主持东厂运作的海大福海公公,年岁与咱家差不多大了,不过金使和这位勇士可不要小瞧他,他内力深厚着呢,一掌能轻易将人全身骨头震的碎粉。”

    完颜翰忽并不在意这些话,战争才是主导一切的,个人武功再高又如何,他不屑的点点头,敷衍了几句,继续跟着曹震淳往里走。

    视线越过一栋小楼的背后,几座高耸巨大的轮廓散发着阵阵热气扑面而来,完颜翰忽望着那几座熏黑的火炉,感受到了一种压迫感。

    “不知道公公带我们来看这里是什么意思?”完颜翰忽皱了皱眉头,这里呛人的味道让他很不舒服。

    一座铁架前停了下来,曹震淳保持着笑容,伸手从上面取下一件铁器,转过身时,旁边几名女真侍卫警惕的上前挡住。

    完颜翰忽张手挥了挥让他们退下,对面,转过身来的曹震淳笑容不减,像摸着什么宝贝似得,摩挲在那件像长枪又像镰刀的兵器上,笑眯眯的看向翰忽。

    “金使肯没有见过这种东西吧。”

    完颜翰忽见他笑的令人发麻,心里有些七上八下,只是疑惑还是勾了起来,说了一句不知后,对方将那件兵器展开,语气颇有些古怪。

    “……听打造这种兵器的匠作讲啊,这东西能轻易将牛的蹄子割下来,就像歌麦子一样那般轻松,不过还未对马试过,想必应该是不差的,所以这可是宝贝啊。”

    然而曹震淳并没有解释,带着他们继续走在几座火炉周围用来展示铁器的架子附近,并一一的给金国使臣队伍介绍。

    “这是掌心雷…不过不是以前的那种了,听说改过几次,威力变大了很多,金使啊,要是当初秦明秦将军用的是现在这种改良过的,说不得当场就能把你家沾罕大元帅给炸死。”

    “大胆”

    忽图鲁大怒想要拔刀,完颜翰忽面无表情将他手腕握住推了回去,继续跟着听那老太监说话。

    “…这是连环锥,现在只能看到锥,后面的铁链还没套上去,金使可能以为这是用来射人或者射马的吧?当初咱家也是这么想的,可后来才知道这东西就是在骑兵冲锋的时候,用大弩弹出去,钉进土里,那铁链就连起来,然后骑兵也冲了过来绊上去,哟…想想那画面,真是推山倒柱啊…”

    全是针对骑兵的…完颜翰忽脑袋嗡鸣,但是他还是不明白那位东厂提督为什么要让他看这些东西,难道是为两国谈判增加一点筹码?

    后面,老太监又介绍了几件东西…他没有听进去,脑袋不停的转动想着往后可能出现在谈判坐席上的内容。

    耳中嗡嗡嗡的响着人声……

    “…这是弹射针,往人堆里丢的,一种小机关。”

    “……这件步人甲,看看上面的尖刺,朝人堆里一撞…….”

    …

    …

    完颜翰忽不知道如何离开的东厂,马车上他也没有说话的意思,沉默的想着事情,离开巍峨的城门,车帘外,秋日的天空白云在飘,晨光已经升了起来,明媚的刺着他的眼睛。

    周围山峦起伏,他们已经离开汴梁很远了,随后不久拐过一道山麓的林野,视野延伸展开,前方是巨大的营盘卧在山坳上。

    写着武字的大旗在最高的天空飘荡招展,下面是无数的旌旗在拱卫。完颜翰忽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像是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不仅仅是两国交汇那么简单。

    走过来的,曹震淳一副谄媚表情,却是一把握住翰忽的手腕:“金使,请!九千岁在等你呢”

    轰隆

    云层间晴空旱雷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