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五百五十七章 铁与血的选择
    箭矢越过人的头顶落入城池中,一名金将疯狂挥舞刀光,鲜血在眼眶里充斥,墙垛下靠过来的云梯,武朝一名士兵掉了下去,他喘着粗气,半张脸被划开一条深可见骨的伤痕,视线被血水模糊,延绵开去的城墙上已经陷入胶着战斗。

    “哈咪刺”

    他用着女真语言在城头大喊,在人群中寻找,旋即挥手的一下,一刀劈在冲过来的武朝士兵头上,铁盔裂开,刀口也卷了起来。对方嘶叫着不顾头上的鲜血,发出“啊!”的嘶吼扑上来,一支羽箭嗖的从这名金将侧旁飞过,钉在对方脸上。

    背后搭弓的金人冲他点头:“我在的…”

    “没死就好,随我杀敌,把南人赶下去。”那名金将叫哈突与射箭的金人乃是兄弟。

    哈咪刺扬了扬手中猎弓,裂开嘴笑起来,转身踩上一具尸体跳上城垛,拉弦望下射去,下面密密麻麻的武朝士兵正汹涌攀爬上来。

    嗡……弓弦轻鸣,有人发出惨叫从云梯上载下去。

    哈咪刺回身,跳到另一个墙垛上,口中轻声嘀咕:“第五个…”

    然后,拉弓、射箭,一气呵成。

    “六个…”

    “七个…”

    “八个…”

    …

    箭袋空了,他跳下城墙回头,厮杀混杂的人群中,一个魁梧的身形举起大斧,便是挥下。哈咪刺大叫:“小心”便是朝那边急跑,拔出腰上的刀刃挥起。

    巨大的斧头落在一道人影身上,血肉溅起时,尸体几乎被劈成了两半倒在城墙上,哈咪刺双眼瞪的几乎滴出血来,跃起挥刀劈下去。

    落下的视线里,那魁梧如铁塔的身形在厮杀的人堆中冲出,巨斧偏转,猛的横挥,视野之中,血光溅上天空,有几滴沾在了眼睛里。

    咚的一声,身体落地了,他带着粘稠的血浆坠地,伸手去勾断在离自己不远的下半身,手指在地上蠕动抓过去,拖着腰下露出的肠子在地上爬行,拉出一条猩红的长线。

    粗壮的双腿走过来,宽大的脚掌踩在那只爬动的手上,宣赞那粗犷面容沾满血肉,犹如一尊嗜血魔神般立在那里望着迷惘之际的金人,斧头扬起,落下。

    熊腰上多了一颗功劳。

    ……

    相对于南面城墙陷入剧烈的厮杀,西面城墙上显得尤为寂静,只是不时会有飞矢射上城头,钉在墙垛上,或弹落下去。大量的金国士兵在仓促的组织防御,因为突袭的缘故,防守的器具尚有大部分在库房里来不及搬出,临时竖起一面面大盾卡在墙垛的间隙上来弥补。

    每一名金人都在争分夺秒的在城头奔跑、呐喊,然后有人停了下来,从城墙这边望过去,那是一批批金人百姓、贵族、官员,甚至老人妇孺像家畜一样,黑压压的一片,被人捆绑、打骂着朝城墙驱赶过来。

    悲恸的哭泣汇集成一片,让人头皮发麻。

    守将耶律斜默默的看着这一幕,他听的出那些都是女真的上民,便是举起了手:“弓箭手上前”他冷冷的命令出口。

    副将大叫:“将军,不行啊,杀死他们,我们辽人怎么办?死一个我们就要死十个。”

    “难道要丢城?”他沉下了声音。

    城下,数千名被驱赶的女真人后面,马蹄声渐近,一排排马蹄整齐的翻动踏着大地,缓慢有秩序的前进,长枪低垂,稍有走慢的身影,便被尖锐的铁器刺入后背,尸体被后面的马蹄踩踏过去。

    不久之后。

    牛角苍凉的声音在天空盘旋响起。

    捆绑连在一起的绳索被看落,无数恐惧到发疯的身影哀嚎着、大哭着朝城墙这边冲来,在他们身后,是轻装而出的武朝士兵,扛着云梯混在人堆里,随后,城墙上密布的黑线升起在天空……

    嗖嗖嗖嗖…….

    倾盆暴雨般的羽箭覆盖了下来,落在人堆里,钉在头上、颈上、肩上…大片大片的血花在尸体上绽放开,死去的、尚未死透呢喃的人沿着这处二三十丈的距离铺砌出一条通往死亡的路。

    “第二队,准备上!弓箭手压制城墙”梁元垂策马来回疯狂而又冷静的观察着城墙,随后下了命令。

    军阵中分裂出来的一支两千人队带着盾牌开始迈出步伐,梁元垂驻马望着那些疯狂冲出去的背影,显得运筹帷幄。

    城墙上,飞舞的箭矢与下面无数汹涌呐喊冲来的叫喊交集时,原本地上不少死去的身体翻动,然后凶悍的人影推开尸体从下面钻出,重新扛起地上的云梯跑在飞过去的箭雨下面,疯狂的冲刺。

    而后…一架架幸存下来的云梯搭了上去,梁元垂的士兵口咬着钢刀利索的开始攀爬,身后,有更多的同袍冲过来,有的撑着云梯,有的跟随在后面。

    “今日我们雪耻”

    第一个爬上城墙的武朝士兵口中大喊着,挥刀跳入林立的枪阵,数支枪头从他身体穿透,那士兵口中带着鲜血“哇啊!”的怒吼,将刀在枪林中劈砍了几下,双腿挣扎着不让自己后退或者倒下。

    当他的同袍上来时,方才咽下气。

    “不怕死…我不怕死的….不怕死…”第二个上来的士兵颤抖着挥刀挡开探来的枪头,身形跌跌撞撞的晃了晃,随后更多的长枪刺来,他就地一滚,抱着地上同袍的尸体挡在前面,做了同样的事。

    撞进了围过来的枪林、刀阵。

    随后更多的武朝士兵不要命的冲了上去,大约一个时辰后,西门告破。

    夕阳在天空散开,火焰逐渐被熄灭,黑烟随着风升腾四处刮散,烧毁的房屋能见到焦黑的尸体,路边还有哭泣、失去亲人的百姓。

    攻城战结束,便是更惨烈的巷战,城墙陷落后,大多数原属辽的金兵投降了,但那一千名女真悍卒点燃了城中房屋,拉着武朝的士兵陷入短兵的巷战中,想要将对方清理掉,还需要一点时间。

    枣红马走在铺满鲜血的街道上,马头低下嗅了嗅一具战马的尸体,口鼻喷出悲鸣,再不远一具武朝骑士的尸体倒在街边。

    哗啦啦,商铺门板终于经受不住裂痕的拉扯,碎裂掉下来。豁口的里面,一名女真士兵从里面跌跌撞撞的走出来,他扶着商铺的门板凶戾的望着枣红马背上的身影,野蛮的嘶吼,挥刀奔跑冲杀过去。

    重枣长髯抚动,绿袍下手臂挥动,沉重的刀锋嗡的一声,将疯狂的女真士兵连人带刀斩劈开。

    片刻后,梁元垂骑着黑色的战马出现在关胜的身后,俩人对视起来,周围,还有许多地方有厮杀声传响起,偶尔有逃命的身影从远处过来,见这边有骑马的人,想要夺马。

    然后一杆重枪从那女真人口中插进去钉在了地上。

    “关将军,你想参我一本也无妨,元垂都受下。”梁元垂伸手将铁枪从尸体中拔出,拱了拱手,拨马离开。

    关胜望着离开的背影有些苦恼起来,但最终他还是将事情经过传了出去,落到白宁的手上。

    ps:今天就一更了,太累了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