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五百五十九章 急先锋
    粘稠的血线彪飞在空中划出弧形,落到衰草上慢慢滴落,惨叫的身躯倒下来,倒地的女真士卒临死抱住持刀军汉的脚,然后,一柄钢刀落在了他头上,再也没有起来。

    “呸!”

    那名武朝士兵吐了一口唾沫,转身,一杆铁枪穿透了他的身体顶飞起来,抛起的视线仰过天空,干枯的草原燃起大火一直延烧,两道兵器、血肉组成的锋线在对抗,鲜血溅飞,尸体在锋线上不断的倒下,有士兵刚刚砍翻一名敌人,摇摇欲坠想要后退,身后的同袍推挤着他继续往前。

    抛弃的视线回落,便是这名武朝士兵看到的最后一幕…辽阔的草原,这是几万人的激烈厮杀,火箭点燃了草地,弥漫战场的黑烟里,是犬牙交错的战场,不倒的巨大旗帜在风里呼啸,草丘上,索超按耐着自己的急脾气,骑在战马上,死死提着金蘸斧遥望战场,这不是他第一次指挥,只不过这一次干系重大,容不得他下去厮杀。

    旁边,圣火将魏定国一直在监督、提醒身为主将不要轻易下去。那边,铁叶攒成铠甲的身躯在战马上眺望,焦急的视野沿着大地掠过,双方数个千人方阵已经厮杀的没有了阵型,正是考验将领指挥能力的时候。

    索超紧握拳头,高高举起:“不能再等,单廷圭的部下快撑不住了,老魏带你的人下去,佯攻一次,吸引娄室的注意。”

    “不行。”魏定国在马上抱拳,又指了指战场的另一边:“对方骑兵未动,显然另有打算,咱们来时,研究过他们的战法,你忘了?”

    大旗下,索超猛的一挥手,络腮胡须抚动:“正面要是冲垮,对方出不出骑兵都是一样了,老魏!你必须下去,这是将令!!”

    魏定国叹了一口气,正待转身,身后的主将声音缓和下来:“只要势均力敌就好,拖住他们。”

    “好。”魏定国点点头,随后下了草丘,朝本阵策马狂奔。

    不久之后,一支步弓混编的数千人方阵缓缓开始移动,战号声响起来,挥起令旗声音大声在喊:“盾手在前,加速”

    轰轰轰轰轰

    脚步声剧烈的在大地上奔跑,前排刀兵嘶吼着将大盾并在一起密不透风,在他们身后是无数手持长兵的同袍,再往后延绵而去,奔跑的弓手停下,有人在指挥:“搭弦”

    “放”令旗斩下。

    嗡嗡嗡的弓弦颤抖声,箭如飞蝗,掠过了天空。

    ……

    远远的战场对面,同样高度的草丘上,身着连环甲披裘毛的将领,黄脸长须,面无表情的招过副将低声几句发出一道命令,下方一个方阵开始调动,与那边冲撞而来的武朝军队接触、厮杀成一团。

    “武朝还是有能打的兵,将领也不差。”完颜娄室抚须眯起眼睛打量一阵,便挥鞭策马离开,声音豪迈的传开:“但经验差了一点……传令待伏的铁骨孟突可以动手了,快些结束这里,沾罕元帅那边还需要我们支援。”

    传令兵在飞驰,拉弓向上一射,响箭冲上天空。

    ……

    大战的厮杀声在周围蔓延,当前方盾手强行在拦截的女真方阵上撞开缺口,魏定国带着手下亲兵冲进去撕开了一条血路,模糊碎裂的血肉在刀锋下翻飞,四面八方都是呐喊混战的身影。

    不久,他在混乱的军阵里找到了披风撕的破碎,半身是血的身影。

    “你怎么下来了!!你怎么下来了!!”

    周围厮杀声如潮汐般涌过来,拥挤、拼杀,单廷圭见到魏定国时,眼珠布满血丝,他劈开一名想要偷袭的女真士卒,手拧住对方领甲歇斯底里的怒吼,“后面怎么办?谁让你下来的,滚回去,老子撑得住,滚回去啊”

    魏定国挣开,反手拉住他就往后退,躲过一柄刺来的铁枪,周围亲兵扑上去将偷袭的女真士兵砍死,他方才扭头望着歇斯底里的人:“还能有谁让我下来?现在你立刻与我回去,防女真骑兵偷袭。”

    “艹他娘的!!”单廷圭跺脚怒骂一声,猛的转身朝后面开始撤退,传令的士兵开始打起旗语,周围厮杀的士兵渐渐开始朝这边靠拢。

    数个方阵从剧烈的厮杀中后撤并非容易,稍有不慎很容易让敏感的士兵以为己方溃败,从而变成真正的大败。魏定国为人沉稳,让传令官不急不慢的指挥传递旗语,将自己的大旗缓慢移动,好让士兵能看到这边的动作。

    且战且退中,魏定国在马背上感觉最远处的方阵出现不协调的后撤,他立刻让传令官过去看看怎么回事,督战队此时神经也绷紧起来,毕竟出现大面溃败,他们冲上去也是无用,甚至会死在自己人刀下。

    “怎么回事?”单廷圭满身血污的过来,见老伙伴并未开腔,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也皱起了眉头。

    片刻后,人群中,隐约看到传令兵骑马飞奔。

    “我有不好的预感。”

    “别乱说。”魏定国瞪了瞪对方。

    然而,传令兵过来:“将军,侧翼有骑兵出没……”话音尚未说完,地面传来微微的颤动,西斜的天光里,目光所及的尽头,一条黑色的线开始出现,轻微的颤动变得清晰,那是马蹄践踏大地的声音。

    轰轰隆隆……数千铁骑的身影疾驰而来。

    “走!!”单廷圭大吼。

    “走不了”

    魏定国同样吼了出来,连忙发出数道命令,让自己亲兵领头带着两千多名士兵出阵摆出紧密的防御阵型,盾墙立起来,一柄柄长枪从缝隙中伸了出去,形成尖刺的枪林。

    “不要慌”

    魏定国转身对单廷圭大声道:“你带其余人走,我顶住他们一阵。”

    然而当他们说话中,前方奔驰而来的铁骑忽然转向,在轰鸣中划出一个巨大的弧形,朝着另一边冲刺而去,还在加速。

    魏、单俩人扭头望过去,自家本阵上一支骑兵也同样冲了出来,带头的一员将领,他们再熟悉不过了。

    熟钢狮子盔、金兽面束带、上笼着一领绯红团花袍,上面垂两条绿绒缕领带,手里横着一柄金蘸斧,座下雪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