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五百六十二章 袭营
    “仅仅只是疲兵之计?我可不信。”

    大帐内,张宪重新坐下,看着对方嘴角隐约蕴含的笑意,恍然道:“后面怕是还会有袭营的准备,过来时,牛皋和高宠几名将领都不见人,想必早已派了过去?”

    岳飞取过烛台照在地图上,火光下,注有泽州的标识上,金军大营画上了几支箭头,“虚虚实实的打一次,沾罕大军远来,必然要休整一日,我们不能给他机会。”

    “可…沾罕乃是金国大元帅,沙场宿将,这个道理对方也懂,疲兵之计倒还好,可是趁夜袭营对方一定会有所防备……”张宪说出心中担忧,但此时说出来又有晚了,“鹏举,你向来沉稳,这次会不会有些草率?”

    地图前的身影目光严肃,回头看了看张宪,点头,脚步挪动,语气缓慢:“就像你所说,对方乃是金国大元帅,或多或少他都会轻视我这样年轻将领,这样不是更好吗?虚虚实实之间,让他吃一次亏。”

    “虚实之间?”张宪轻声咀嚼这四个字后面的含义。

    ……

    鹤嘴岭之上,组装完毕的两门神风炮推动过去,幽森的炮口对准了下方的营寨,静静的等待旁边凝望原野的杨再兴命令。

    “再等等…还没睡下。”他持枪盘腿坐在石头上,严肃认真。

    ……

    而在女真大营里,大部分士卒已经睡下,另一些不会因为远来疲劳就此休息,许多明日战场上要用的机械、兵器乃至喂马的草料都需要一一准备,接连数里的大寨就算大多数士兵睡入帐篷,寨中忙碌的身影依旧随处可见。

    夜入深邃下去,天暗无星辰。

    嘈杂的军营开始沉寂下去,只有偎在篝火旁的士兵一茬接着一茬的闲聊,金将耶律重与完颜金弹子分头在营里巡视,一个时辰后又走到一起,随口聊了起来。

    “大帅睡下了?”

    “嗯。”金弹子沉眉点头。

    “今日帐议,世子可看出四皇子已逐渐得到其他将领的拥护?”耶律重有意无意将话引了出来:“皇子兀术早年随宗望,现在隐隐有取而代之的趋势……将来必然会是我大金之福啊。”

    “哼。”完颜金弹子沉闷的哼了一声,“宗望之威乃是真枪真刀从沙场上拼下来的,岂是他依靠前人之荫?这次大战过后,自然让众将看清谁才是金国第一勇将。”

    耶律重笑了笑:“是末将多嘴了……”随即,他脸上笑容不减,微微有些僵硬的抬起目光转向一个方向。

    隐约有听到什么声音过来。

    …

    山岭上,一片枯叶从树枝脱落在静坐的身影头上,杨再兴睁开眼睛,看向两门火炮。

    “可以开始了。”

    早已填装完毕的炮手兴奋的校准角度,有火把在山上点亮,与此同时营寨中的耶律重正说着话,直觉让他看向了黑夜中的山岭。

    “有亮光?”

    “嗯?”

    完颜金弹子循着他目光望过去,随后……嘭的一声巨响在山岭炸开,一团火焰一闪而过的刹那,好像有东西从上方天空落了下来。

    隐约看到的黑影落靠近前营的位置,他们尚未反应过来,巨大的火焰轰的一声升腾而起,脚下土地震动的让他们一抖,视野里就见一顶帐篷掀飞在了夜空,以及两具残缺的尸首。

    “敌袭”

    营中有人高喊奔走,传令的士兵吹响了牛角,短短片刻,大量的女真士兵仓惶穿戴皮甲跑出帐篷开始列阵。完颜金弹子带着耶律重仓促的召集士兵守住营寨,弓箭手搭弓上弦上了哨楼,他脑袋有些发懵,耳中还因为刚刚的巨响有些嗡嗡的声音。

    四处都是奔走的士兵,迎面他看到穿戴整齐的完颜兀术随着自己的义父沾罕正过来,老人挥手让他不要说话。

    “本帅还是读过一些南人的兵书,只闻炮响,不见兵马,乃是疲兵之计,你们大可不要惊慌,让儿郎们穿戴好甲胄回营休息,若是再有炮响,再出来就是。”

    完颜兀术并不在意,意气风发招手叫过自己一名副将:“索达带人包围那座山岭。”

    老人只是看了下达命令的年轻将领一眼,不发一语,背着手转身离开,完颜金弹子和耶律重对视一眼赶紧跟了上去。

    “父亲,刚刚兀术作为有些过分。”

    老人停下脚步,紧抿的嘴唇张开:“大战在即,军队不可内讧,本帅让一步就是,不过他派出去的人必然回不来了。”

    话停顿了一下,沾罕转过身看着他二人吩咐道:“此敌人既然用了疲兵之计,后面肯定还会有袭营,你们下去准备,待过了两次炮响后,就装作睡下不再理会,南人必定会来。”

    完颜金弹子闻言大喜,连忙下去准备。

    ……

    风过草间,疾行的千人骑兵跨过河流,转入林间,远处的大营隐约传来火光和巨响,他们的目标便是尽快感到那座孤伶伶的山岭那边,围住上面窥视阴险的南人。

    千人没入树林,一排排火把照耀下,幽森寂静的林间有一种让人心惊肉跳的感觉。

    “吁!”

    名叫索达的将领勒马停住,身后骑队缓了下来,他望向四周,林间有飞鸟扑动翅膀离开窝巢的响动。

    一名骑士举着火把朝那边草丛照过去,一张脸孔在火光里一闪而没,吓得他大叫起来,然而便是弓弦连成一片颤动的声音。

    嗖嗖嗖嗖嗖…

    一支箭矢穿透了那名骑士的脖子栽倒下来,箭矢飞蝗中,还更多的女真士兵从马背上掉下来,索达怒吼一声让部下调头撤走,跑动起来的马蹄在下一秒被地上拉紧绷直的绳索绊倒,马上的骑士一个个被摔下。

    林间草丛一道道人影无声的冲出,抬起手中长枪将地上想要爬起的女真士兵钉死。索达在地上滚动,躲开一柄长枪,翻起时,视野晃动,一杆虎头枪在瞳孔中放大。

    火光拖着被长枪戳死的影子在挣扎几下就不动了。

    “把马牵下去,尸体拖进草丛里。”高宠一刀剁下死去的金将头颅,吩咐着,重新退入黑暗里。

    也在此时,第二轮炮响过后,杨再兴见营地中再无慌乱的声音,便是转身下去山岭,身后手下,点燃了一盏红灯笼举起摇摆两下,随后熄灭。

    窥视女真大营的人影中,牛皋翻身上马,抽出了双锏挥舞在空中,包裹棉布的马蹄轻轻的迈出,前后左右都是一只只骑兵无声的走出黑暗。

    “信号已至。”

    牛皋说了一句,座下战马速度开始加快,周围没入在黑色里的骑兵架起了一道道长枪,沉闷无声的无数马蹄翻飞,朝侧面的寨门发起了冲锋。

    “杀”

    轰轰轰隆隆隆,马蹄震动大地,前排数名骑兵怒吼着,直接用血肉撞在了寨门上,犹如狂浪触礁气势,嘭的巨响发出,前排几名骑兵人仰马翻,滚烫的鲜血和战马的哀鸣随着断裂倒塌的寨门一起散落在了地上。

    一名受伤的武朝骑兵爬起来,抱着铁枪朝女真大营内吼叫,后方更多的骑兵碾压过来,从他身后分流冲锋。

    “杀光女真人”

    厮杀的嚎叫,在营中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