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五百六十三章 虚虚实实
    随着杀声高呼,寨门被推倒,铁蹄的声响汹涌而来。

    牛皋带头第一个冲锋在前,一名仓惶奔逃的女真士兵从帐篷前被一锏砸飞,帐篷哗的塌陷进去,里面空无一人。

    “他娘的,果然有埋伏”他暗骂了一句,视线扫过周围一眼看出这座大营人数偏少了许多,

    嗖的声音飞在空中。

    马背上的将领挥锏将它打掉,一枚箭矢落在地上,他急忙兜转马头,高吼:“弟兄们撤回去,女真狗贼有准备。”

    冲进四散的千余马队原本速度就不是很快,此时听到将令开始调头,后队的骑兵则直接开始回走。远处,站在后方哨塔上的完颜宗翰眉头皱起,挥手:“这南人将领倒是机警,传令兀术封锁寨门,将这批武朝骑兵留下来。”

    传令兵站在最高处,举起牛角吹响。周围大大小小帐篷几乎在牛角吹响的瞬间掀开,整装以待的女真士兵呐喊着蜂涌而出,一道道人影汇集形成恐怖的巨浪,重重叠叠的将骑兵前进的道路封锁。

    营门口一名金将带着兵马包抄过来,对方同样一名体高魁梧的将领拦在中间,混乱中被对方一锏在头盔上,脸上也是火辣辣的疼痛,吓得连忙往后躲了躲。

    马蹄与泥土飞旋,有人跳起来将一名武朝骑兵拉下马背,后面赶来的士兵将骑士砍死在地,最前方的武朝骑兵还有更多被兵锋包围起来,淹入推进过来的人海中。

    其余后撤的骑兵依旧保持着战斗意志,并未因为中了埋伏而出现惊慌溃散,牛皋带着亲兵守着营门将一个赶来的金将杀退,方才领着最后冲出的骑兵开始拼命逃走。

    天光晦暗,燃起火把的士兵过来,完颜兀术拿过布绢在脸上捂了一下,殷红的血迹染在白绢上,呲牙欲裂的随后一丢,重新拾起铁枪:“我们追上去,别让这帮武朝人离开。”

    他麾下的传令兵来不及把追击的信号通知出去,完颜兀术已经带着手中五百精锐骑兵飞快的疾驰,似长蛇的火把在原野上延绵展开。

    有目光在树林中收回,高宠丢开摩擦枪头的石头,除去草丛的遮掩,翻身上马,枪尖横扫挥出,卷起落下的枯叶,他身后,千余名骑士蓄势待发。

    领头的将领,持枪一指。

    “让这些金人看看,武朝的雄威”

    随后,马蹄如雷霆踏过地面,冲出树林。

    女真大寨,营中工匠正在修复破碎倒下的辕门。当最后一个来不及撤走的武朝骑兵被斩杀马下后,厮杀的大营渐渐安静下来,哨塔上指挥的老人慢慢下来。

    “这支骑兵的将领不错,可惜未擒于马下。”完颜宗翰走在营中,周围不断有士兵冲他行礼,敬畏如神。

    “来日,孩儿就替父亲将这南朝将领擒过来便是。”

    完颜金弹子没能上去厮杀,心中多少有些郁闷,搀扶着老人回到寝帐,“刚刚孩儿看到兀术带兵追了出去,不知会不会有危险。”

    帐外,兵器已经归鞘,嘈杂的声音逐渐渐少,宗翰笑着让金弹子拖去靴子,躺倒皮毯上,望着帐顶的支架,“危险会有,不过伤不了性命,他太傲了,总要吃点亏才能成长起来。”

    金弹子拿毛毯给老人盖好,粗犷的脸上露出崇拜的神色:“就如父亲这般从尸海中走出来的勇士,才能得到让大家尊重,兀术确实太嫩了一些,武朝那套虚虚实实的把戏不就在父亲手下铩羽而归。”

    “看来你也读了不少武朝的书啊。”老人拍拍他手背,“那是好东西,可惜不像猎来的鹿,全身都是有用的,书里一些不好的你可不要学,不然就和宗干一样了。”

    金弹子点点头,替老人盖好毛毯后转身离开。

    身后,老人忽然喃喃自语:“虚虚实实……”

    旋即,猛地睁大眼睛,坐了起来。

    走到帐帘的完颜金弹子转身望向父亲:“怎么了?”

    “中计了!!”

    完颜宗翰从皮毯上站起的一瞬,脚下的泥土中细微的粉末颤抖起来,隐约有马蹄声响起,他脸色凝重,快步掀开帐帘,马蹄渐近,隐约的马蹄声变成疾驰如雷,轰隆隆隆的轰鸣惊起了夜鸟飞上天空。

    一骑,殷红的披风扬在尘埃中,快马冲在前方,朝着那刚刚竖起来还在修补的辕门凶狠的撞了上去。

    “啊啊”凶戾的吼声中,虎头重枪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形。

    嘭

    辕门爆开木屑,正在修补的匠人随着散落的木柱仰倒下去,一匹战马的四蹄划过视线,接着第二匹、第三匹…第十匹马蹄落下踩碎了他的脑袋,黑色作甲的洪流再次闯开了女真大营。

    “果然还有后着。”完颜宗翰此时并不恼怒,反而颇有些欣赏那位尚未蒙面的武朝主将,“命耶律重、耶律朝光上去消磨他们,其余将领扩散外围,防止女真儿郎受到冲击。”

    金弹子抱拳离开不久,轰隆隆的马蹄巨响,冲锋而来的武朝骑兵犹如海浪席卷般巨力直接迎头撞上仓促集结的金兵。

    “留下!!”战马上,耶律朝光挥矛顶上去,长柄在黑夜里交击在一起,扬起火花。

    凶戾的眼神中,高宠又是一枪,巨大的力道擦过对方的长矛间隙插进护胸镜里,双臂猛的一抬,将对方连人带着兵器从马背上挑了起来。

    “凿穿他们!!”

    奔行的高宠丢掉死去的身体,身后紧跟而至的骑兵撞进人群,压下的长枪带着冲击力发出一连串的噗噗噗声响,翻起的尸体如同被铁犁耕过去,尚未组成阵型的金兵尸体在马蹄下铺开。

    断肢、碎肉、红色的浆液以及人的凄惨的呼喊在马蹄下不断的翻起来,浩浩荡荡冲锋而过的地面留下令人触目惊心的红色朝着骑兵凿过去的方向延绵展开。

    前方,金国骑兵开始飞驰迂回过来,耶律重深吸一口气,又吐出来,在知道耶律朝光被杀后,便不再与对方展开放对搏杀,想要利用骑兵的优势将对方彻底留下来。

    望着一往无前冲来的武朝骑兵,他紧了紧手中兵器,嘶哑的喊叫陡然响起,一夹马腹,身边的骑兵开始加速冲上去。

    “不要怕!随我冲锋”高宠持枪,整个人都弓了起来。

    奔袭在前列的骑兵推挤着锋线,跟着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身后同袍开始一个接着一个齐声喊出了声,千余名骑兵发出亡命的吼叫,目框充血。

    “杀”

    “杀”

    战吼、马蹄剧烈的翻动,甲叶在震抖。随后,第一锋线的铁骑长枪与对方缩短到了极致,转眼间撞入了彼此的队伍。

    高宠首当其冲杀入敌人阵型,虎头枪左右横扫不少人影落马,紧跟而至的骑兵直贯入对方骑兵人潮中,枪林挥舞间,鲜血彪飞、人影掉下来、战马悲鸣嘶叫扑倒在地上。

    作为袭营的一方,此刻的武朝骑兵战意极其强大,即便是已死的骑兵也挂在马背上,像是在趋势战马冲锋。数十息的功夫,仅仅第一次冲锋,就有数百名金国骑兵被这不一样的武朝骑兵刺翻在了马下。

    片刻间,贯穿了对方两千余人的马队,冲破封锁直接朝下一个营盘而去,往往中道有拦截的女真士兵都被满身浴血的高宠率先杀入,撕开裂口,然后便是被后方马队踏过去,留下被踩的稀烂的人体。

    七万人的大营,横跨数里被撕裂凿穿,四下被点燃的帐篷,形成一片火海,映着这支凶悍的武朝骑兵扬长而去。

    “我乃背嵬军”

    “金狗!你们记住!!”

    完颜宗翰望着远去的尘烟没入黑暗,烈烈火光倒映着他阴沉的脸,大氅一甩,“后撤五里重新下寨。”

    ps: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