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五百六十五章 血泪(一)
    狂欢后并未有困意,甚至更加的兴奋,手中握住的钢刀不由的颤抖起来,带着一丝暖意的天光自云间照下,他感到使不完的力量。

    他叫贺从风,五年前女真南侵时,是汴梁的守将,不过以前的过往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当年城墙上的攻防战,他的一众兄弟都没有了,就连唯一的弟弟也都掉下了城墙尸骨无存,老娘也在得知噩耗哭瞎了眼睛后死去。

    所以,他什么都没有了,就剩下这条命。

    坐在帐篷里,他什么地方也没去,不断的摩擦着泛起冷光的刀刃,周围大多同袍都在同样的事情,偶尔有人探出头向外张望,以为是听到了鼓声,后来不是,不免有些失望的又坐下。

    他们当中与贺从风遭遇极其相似,大多都是曾经武瑞军被打残后拼死活下来的老兵,以及一部分来自当初名叫黄信的将领手下士兵,重新编在了一起,也有了新的名字。

    ……

    咚

    第一个鼓点敲响,贺从风起身掀开帐帘望着升上天空的日光,狠狠的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声音拔高。

    “背嵬”

    身后十多道人影拿起了兵器,眼神坚定充满炽热,掀开帐帘一个接着一个走出,高呼:“杀!!”

    咚咚咚

    鼓点开始密集的敲击起来,无数的人流开始汇集在一起列阵排开,贺从风带着自己这帐里的弟兄汇流过去,成为巨大浪潮之中微不起眼的水花。

    大风吹过校场,无数人的脸颊,架起来的火盆,热浪滚滚,燃烧的火焰摇曳。高台上,盔缨在和和的风里抚动,夹着金色的头鍪(mou二声)的高大身形在走,红色的披风拖在地上。

    “历经五年…日夜勤练,今日我们终于站上了女真人的土地,今日我们将要从他们手中拿回失去的土地,今日我们要从他们手中拿回曾经不打断的脊梁…今日…告诉他们,汉家男儿不可欺”

    温和的沉稳的面容在说出这番话时,眼神闪出凶戾,缓缓将金盔往头上戴去,声音高亢起来:“射敌人的箭,已在弦上,斩敌酋之首,立我华夏子民之脊。”

    金盔扣上,雷霆席卷天空:“一战死,英魂镇北疆。”

    “一战死”

    “杀!”

    “杀!”

    “杀!”

    成千上万的士卒举起兵器用尽全身力气嘶吼,无数的刀刃拍打盾牌,铁骑面显凶戾,将长枪杵在地上,声如惊雷炸响在营盘上空,久久不散。

    那名将领跳下高台,翻身上马,拱手:“岳飞拜托众位将士!”

    之后营门推开,战马率先奔腾出去,地面震动发出轰鸣。数万步卒弓手缓缓移动,保持严密的阵型开始朝原野前行。

    呜~

    ~呜呜呜

    苍凉的牛角号响切天空,那是女真人的战争动员信号在发出,地平线上一条黑压压的直线如同海浪推移而来,无数女真大旗在风中招展,步卒的方阵在中间最前端的位置形成一面巨大的墙壁,精锐女真骑兵分开两侧靠后。

    双方加起来十多万人的巨大战场,就像风与云搅合在一起,变得混沌不安。

    贺从风站在队伍中,撕下衣角将钢刀系在了手上,用牙齿死死勒紧,目光一直瞪着远处巨大战场对面同样拥有庞大数量的军队,他试了试手中的握度。

    很不错,除非手断下来。

    天光延绵照过来,有传令骑在方阵之间奔走,声音嘹亮响起:“准备迎敌”战鼓的声音自后方营寨敲响,越来越急。

    女真军队中也吹响了战号,中间的数个步卒方阵开始缓缓过来,这边,有令旗舞动,手持双锏的将领在战鼓的节奏中保持着阵型缓缓挪动。

    双方后面列阵的弓手开始上弦,仰起箭头指向天空,指挥的骑士挥舞令旗:“准备!!”仰起的弓弦紧绷的声音在吱吱乱响。

    下一刻,漫天箭雨射向天空,密密麻麻的箭矢划过弧形,与对方直冲而来的箭矢或发生碰撞落下来,或相错而过覆盖敌方前进的步卒阵型中。

    乒乒乓乓……

    铁制的箭头钉在铁皮包裹的盾牌上,犹如暴雨击打蕉叶,嗡!有中箭的身影立即倒在了前进的路上,后方的脚步连忙跟上,雨点稍缓下来的一瞬。

    高举过头顶的一面面盾牌翻下来,无数的身影挥舞钢刀撕心裂肺的呐喊迈出疯狂的冲锋脚步,朝着敌方如狂潮般凶猛的卷过去。

    战争便在这一刻打开。

    贺从风腿上中了一箭,在冲锋的时候顺手折断掉,然后往那贴近过来的女真步卒阵型里硬生生的凿了进去,无数兵器碰撞、呐喊、惨叫的声音混进他的耳朵里,碰撞的一瞬,他好像被人推了一把,滚在地上,也不爬起,就地挥刀跺下一个人小腿,露出白森森的骨头来,飙出的鲜血溅了他一脸。

    倒下的那名女真士兵挥起刀疯狂的在地上乱砍,旋即,一柄钢刀插过来扎进颈脖里,往左一拉,将他头割的只剩下一层皮还连着,彻底死了。

    贺从风半身染血从地上爬起来,周围战场上,人群已经堆积到了一起,兵刃疯狂的在碰撞,砍入血肉里。

    数年前,他是一名将校,再往前更是一名小兵,塞银子、塞女人,慢慢走向高位,从未有过真正的战场厮杀,偶尔的训练也能让他累的像一条狗,可后来女真人来了,他第一次站在守了无数个日夜的城头上与最恐怖的敌人挥出了刀刃,兄弟们死了、亲弟弟死了、老母亲最后也熬不住死了。

    望着厮杀的人海,鲜血与粘稠气息扑来的战场,他从未有过这般渴望的挥起钢刀砍下对方的首级。

    “从未有过”

    他怒喊着,血仿佛在身体里烧了起来,探出一刀刺进前方身影的肚子,血溅出来,那人惨叫嘶吼反手握住他的刀刃,手指陷入刀锋时,另一只手臂抬起钢刀,贺从风抬脚就是一蹬,将那名女真士兵踹了出去,刀也从对方肚中拔出,露着半截肠子的身影在地上打滚。

    “哈哈哈…哈哈…这一刀是为我死去弟兄们的!”

    贺从风喘着粗气嘶哑的笑出声,狰狞的眸子转向一边扑来的身影,呯的一下,挥刀格开,那人踉跄后退了片刻,他“啊”的叫了起来,整个人着魔了一般冲了上去,一刀将对方脑袋从脖子上旋了下来。

    “嗬…嗬…这一刀是为我弟弟的……”

    同袍从他身旁冲过来,然后跑过去扑进血肉磨盘里,不见了踪影,贺从风还在笑着,只不过有眼泪从他眼角落了下来。

    “杀金狗”

    他嘶吼,随着消失的身影一起冲了上去。

    ps:战场就先从一个小兵的角度展开吧。好了,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