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六百六十七章 血泪(三)
    轰隆隆

    无数马蹄飞驰,大地跟着在震动,以步兵对战骑兵,胜算不是没有,只是太过渺小,张宪站在队伍前列,面对从黑烟中冲出的无数奔腾的轮廓逼近过来,他握着钩镰枪也有些发抖,心里是害怕的。

    战前的制定的计策,到得此时开战更不可能更改,斩马腿就是张宪、王贵俩人的任务,面对声势浩大的骑兵冲击,想要保持冷静并且还要将快速奔腾的马腿斩下来……张宪沉默的回望身后颤抖的士卒们,扫过他们每一张脸孔,心沉了下来。

    以人命换战马的命。

    张宪举枪,与此同时的另一边,王贵也抬起了手臂,俩人几乎是同时在战场上呐喊出了声音。

    “绊马枪准备”

    轰!前面数排士卒齐齐跨出步子,抬起了手臂,铁链在他们举起的短枪尾端晃动发出清脆的叮当声。

    马蹄轰鸣,五百步…四百步…三百步…推进交战的锋线,后阵的弓手仰起了射箭的姿势,箭雨如同成群的毒蜂划过天空,黑压压的覆盖下去,骑兵浩荡的海洋之中,耶律重举起了手臂上挂着的小盾,整个身子几乎都贴在了马背上,耳中全是噼噼啪啪的声音,弹开的箭矢落入他低垂的视线里,随后有战马惨烈的嘶鸣扑倒的响动,耶律重整个人都栽了下去。

    烟雾尘尘,他从地上快速的爬起拉过一匹失去主人的战马翻身上去,身边冲过去的铁蹄依旧如雷般朝前方飞驰。

    “投”一声暴喝响起。

    耶律重缓了缓马速,视线受烟尘影响的前方呐喊声排山倒海的过来,一排排黑影在天空划过弧形,枪头扎进泥土一尺深,铁链哗的一下相互之间绷紧。

    下一刻,马蹄翻动踏过来。

    一瞬间,第一个金国骑兵毫无损伤的踏过了第一道铁链,还在继续奔驰,张宪屏住了呼吸,膝盖屈了起来,蓄着爆发的力道。

    马蹄跨过了第二道,然而第三道绷紧的铁链面前,那名金国骑兵连同战马一同砸在了地上,人影在地上翻滚,摔的口吐鲜血。张宪此刻双目已经充血,神经绷到了极致,当第一个骑兵落马的瞬间,后面浩浩荡荡冲来的金国骑兵开始有战马被绊到,黑烟又影响到了后面骑士的视线撞了上去,形成一连串的反应,一排骑兵倒下,第二排紧跟而来的战马撞上去同样跌倒,第三第四以至后面的骑兵只能缓了缓速度,照样冲了过来。

    铁蹄的雷音依旧统治大地。

    镶嵌在短枪上的铁链被马蹄踢飞的刹那,整装以待的张宪、王贵终于脑中有什么崩断了,然后大声的喊了出来:“冲”弓起的身形迎着不足百步的骑兵撞了上去。

    这一刻,俩人身后的数千人也如逼入绝境的疯狗,双手握着钩镰枪、斩马刀猛然跟在后面狂奔,无数的脚步踏动在地面,犹如翻滚的怒潮。

    “杀啊”

    鲜血扑了出来,狂奔的战马身下,一只马蹄飞了起来,战马的身躯还保持着高速的姿态在地上翻滚好远,马上的那名金国骑士大半个身子被压在下面挣扎着还未死去,随后被冲来的武朝钩镰枪手钉死。

    然而,更多的战马冲来,犁进了人群,冲锋的骑枪上还挂着人的残骸,奋力的朝里面推进,片刻间那是噗噗噗噗的兵器扎入的声响。

    张宪依靠数千人密集的阵型防止骑兵第一时间冲散人群。那怕吓的尿裤子的士兵不愿上去第一排,也会被背后的同袍推挤过去充当缓下敌方速度的墙壁。

    随后便是狂奔的马匹撞进人堆,在疯狂的锋线上挤出血肉。

    唏律律

    马悲鸣倒下,王贵手中的钩镰尚滴着鲜血,仓促走过地上的女真人身边,顺手抬枪噗的一下戳进对方脸上。他拖着兵器朝另一名骑兵过去,身边一道道步卒也在蜂涌着,挨过一开始的冲击,后方的钩镰枪阵方才开始显出威力。

    “把这些金狗勾下马来”王贵大喊。

    枪阵迎上前,伴随钩镰与战马上挥舞兵器的骑士发出扭曲的刮擦,主枪侧边锋利的细枝,勾进了皮甲内,翻起殷红的血肉,将女真骑士拖下马来。或冲锋时,割下马腿的士兵躲不及时被倒下的战马压在上面。

    发起冲锋的骑兵,万骑延绵开,加速冲阵,随后一头扎进林立的钩镰枪里。耶律重大致看的清局势,可后方没有新的命令下来,他只能硬着头皮让自己的同族充当女真的消耗,这也是亡国降将没有的选择。

    漫漫长风卷过白云,阳光隐了下来。原本金国骑兵冲锋当中,后方陡然出现分列,分别一左一右跑出巨大的弧形,朝着张宪、王贵二将后阵的间隙想要穿插。

    岳飞驻马中军,挥出令旗下达了命令,又有两个方阵走出中军在张、王二人所在战团侧下方摆开架势,若是从高处看去,整个战场武朝一方变成了巨大的半圆,将中军护卫起来。

    大纛之下,完颜宗翰凝望对方的阵型,皱起眉:“防御?这名武朝将领想要打什么算盘?传令阿鬼陀不要与新上来的南人方阵接敌,游射他们。”

    牛角响起命令的声音。

    阿鬼陀听到的片刻,在马背上做出了手势,很快传达出去,一支支一道道的马队开始分列交织,对着新上来的敌人,策马避开了冲锋的距离,从对方视线里跑过去,马背上搭弓射箭,如蝗箭矢飞入阵列当中,泛起一朵朵血花,中箭的人影不断的倒下。

    惊慌和恐惧在这些武朝士兵脸上一览无遗,阿鬼陀有些郁闷,这些明明很恐惧却为何不走,不溃散逃走,这样一来,他便可直插中军,逼迫对方帅旗挪动,从而让整个战场局势发生倾斜。

    武朝中阵前,岳飞冷漠的看着上去送死的身影,闭上眼吐出一口浊气,微微发颤的手招了招,手持虎头枪的将领骑马过来。

    “还有力气再战吗?”

    高宠拱手:“有。”

    下一秒,他睁开眼望着正前方步卒厮杀的地方,手指了过去:“你带着骑兵是时候给他们致命一击了。”

    “是”得到将令的高宠飞快拨马回走。

    便是无数传令士兵打着旗语在奔走,中军为数几个不多的步兵方阵开始缓缓挪动,像是要让开一条道路出来。

    飞奔的将领举起虎头枪,声音高亢:“战马披甲,上马”

    摆开阵列的战马旁,一道道身影翻身骑上去,铁盔按在了头上,从地上拔起铁枪夹在了腋下,高宠手中的枪头触碰着每一支伸出来的铁枪。

    梆梆的声响在走。

    没有华丽、鼓动人心的话,只有简单的、冰冷的字推出口唇间:“杀!!!!”

    “杀!!!!”

    武朝最精锐的万骑怒吼之声,拍打着手臂上的小盾,犹如绝堤洪水,轰然响彻这片天空,然后

    带着排山倒海般摧毁一切的气势,扑了出去。

    铁蹄如雷,泥尘卷起,天空云打开,金辉照在冲锋的旌旗上,变了颜色……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