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五百七十四章 恶毒
    走出帐外,耶律德脸色苍白如纸,营中兵马在移动调拨,云梯车在工匠的手中渐渐成形,心里隐隐不安,回头看了一眼那顶帐篷后,带着两颗头颅离开这里。

    夕阳西下,他走出武朝的军营,如雷霆的马蹄声在平原上纵横过去,因为他是使臣,过去的骑兵并未对他的车撵做出什么攻击的势态,只是附近乡邻的百姓恐惧的嚎哭着开始被驱赶走上了去往中京大定府的道路,视野往后展开,火光在黄昏下格外醒目,黑龙卷上天空,传来烧焦的味道。

    一个打着梁字大旗的铁骑蜿蜒穿插驱赶百姓的队伍过去,肆意践踏农田,看到这一幕的百姓哭声更加紧迫,有人冲了出来,拦在骑兵前面,然后淹没了下去。

    车辕滚动,前行中,视野过去一片树林后,大量的武朝士卒牵着战马在田里吃着庄稼,更有的洒上了火油,将作物点燃,大片大片相连的良田变成了火海,旁边心疼的农人哭叫扑进田里抢收庄稼,没多久,人烧成了焦炭。

    站在车撵上的耶律德紧咬着嘴唇,手掌拍打车厢,斑白的胡须剧烈的颤抖,“造孽啊报应啊来年要吃人了啊”

    老泪渗在眼眶,垂落下来。

    “白宁——”

    老人站在车撵上嘶喊这个名字,引来武朝士卒的主意,吓得车夫连忙将自家老爷推进车厢里。跌跌撞撞坐回到软榻的耶律德方才想起临走时,那个太监说过的话。

    “你们把这事当作和谈,想要拖延时间,但本督的时间却很宝贵,明着告诉你,条件就这些,不答应,可以,本督手下的士兵会将大定府周围的村庄、良田夷为平地,放心,不会杀你百姓,只不过会饿肚子,人一旦饿荒了、饿急了,你说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来?”

    “不仅仅大定府,本督走过的地方,皆是如此,到时候你金国百姓居无定所,衣食不饱,看你们拿什么来给本督耗。回去告诉完颜宗峻,没有诚意,那就不谈了,咱家一年来一次,也不打仗,就毁你田,烧你房,我武朝耗的起。”

    “要是还要打,本督奉陪,反正打烂的地方也不是武朝,你说对吗。”

    咚咚后脑勺撞在车厢上,耶律德从未见过心思如此歹毒的人,粮食从古自今都是一国之重器,这人说毁就毁一想到此人说到做到的秉性,耶律德不敢迟疑,连忙回到大定府后,连夜派出快马回上京将对方的条件和中京道所见所闻呈报上去。

    入夜,武朝营寨,空气里有呛人的味道。

    营帐中,烛火透过灯罩,剪影着俩人偎依的影子,白宁舀了一勺稀粥喂进女子的口中,“军营就是太吵了,本想去别处安寨,但周围已尽荒芜,兵荒马乱,少不了还会有危险。”

    “不碍事。”惜福靠在他怀里,缓慢的吞咽,“只是外面什么情况啊,我好像闻到好多烧焦的味道,问小晨子,他又支支吾吾的不说。”

    白宁笑了一下,伸手擦去她嘴角的饭粒,“烧了附近一座村子放心,相公没杀人,只是吓唬吓唬他们,毕竟行军打仗,不可能相安无事,与民秋毫无犯这种事只有书才会出现。”

    “百姓挺苦的,不管是金国的还是武朝,大家都活的不容易,相公,别难为他们”女子虚弱的开口时,帐外,小晨子的声音插入进来:“启禀督主,岳将军求见。”

    被打断话头的惜福,无奈的笑了一下,推推白宁,“去吧,正事要紧。”

    “好,那你先休息,相公等会儿谈完事情就回来。”白宁放下瓷碗,挺女子盖好毯子,掀开帘子走了出去,侧脸对侍立一旁的宦官叮嘱道:“好好守着夫人,别人她出去看到那些画面。”

    “是。”小晨子及一些近侍乖巧的应了一声。

    视线里,白宁的身影远去。

    错落的营盘纵横,空余的地方燃起篝火,三三两两的士卒围拢在火堆聊一些趣事或荤话,然后肆意的大笑出声,走过的身影到了一顶大帐前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大帐之中,那位将领一身甲胄尚未脱去,挎着宝剑坐在侧位,烛光照着他短须威严的脸,正想事的出神,看上去已经等候多时了。此时,帐帘掀开的动静将他惊醒。

    “岳飞见过提督大人。”他连忙起身拱手,甲胄哗哗抖响。

    径直而来的身影抬手虚按,岳飞方才坐了下来,那边也跟着在首位上坐下,开口问道:“不知岳将军此时要见本督有何事?”

    重新落坐的岳飞双手按在膝盖上,正襟危坐,然后抬手一拱,目光微动:“回提督大人,今日岳飞看到关、梁二位将军的兵马毁坏良田,烧毁百姓房屋,此举有违圣者之兵,想请提督大人让他二人约束兵将。”

    岳飞这样说起,其实心里明白那二人是受了眼前这位提督的旨意行事,但又与他观念冲突,所以过来提出这事,也是硬着脖子不怕得罪了。

    帐内,忽然间寂静了下来。

    案桌后面,沉默静坐的白宁透过昏黄的烛光看着岳飞,某一时间,帐内陡然响起他的声音:“不知岳将军可否听过大仁必舍小义这句话?”

    不等对方回答。

    白宁身子微微前倾,手按在了案桌上,目光冷漠:“你若只是一名普通将校,本督今日也不想与你说这番话,但你现在一军之主,那么本督就告诉你,站于巅峰者——”

    手拍拍胸口,“心当要藏污纳垢,岂能与升斗小民之心相提并论,不能为生者喜,也不该为死者悲悯,方才是上位之人的仁,你该放眼的是天下,金国百姓有难,对于武朝、乃至百姓而言,却是好事,你当切记在心。”

    目光灼灼盯着沉默的将领:“明白吗?”

    不久,岳飞走出大帐,晚风吹过来,衣袂和帐篷抚动,迎着黑色的暗潮长叹了一声,明日更加恶毒的攻势要展开了。

    ps:第一更。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 ,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