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五百八十四章 离去(主线完)
    白宁回了一趟白府,里面的人都已经搬离了这里,空荡荡的院子,花园杂草丛生,悦心湖上的凉亭也在一场暴雨后倒塌,没了往日的记忆。

    不久之后,一辆马车悄然驶出了皇城,身后只有数十名随从跟着,穿过了川流不息的街道,走过了一户原本林姓人家的小院,这里已经换了主人,一家几口人热闹的在院中吃饭、闲谈,车辕滚动,驶出了城门,走过了山岗一路向南。

    远处的山岗那边,孤零零的两座坟紧挨在一起。

    “林冲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白宁收回视线,放下了帘子。

    车辕离开。

    石凤庄由一个小小的庄子经过几十年,如今变成了石凤镇,一道道驮马运送的货物在山道蜿蜒前行,繁间的市集,商贩在这里歇脚打尖,人流来来去去,熙熙攘攘,原本这里的主人也先后去世,留下的唯一儿子支撑家业,也算得上金玉满堂了。

    走过河.南府,驻留当年的小院,石桌石凳还在,只是爬满了青苔,那颗歪脖子的大树不见了踪影,替代的是一棵刚种下的小树,窗棂上有厚厚的灰尘,桌上的缝隙,插着的糖人也只剩下两根光秃秃发霉的木棍。

    辗转,又去了北地,大同府见到了已经年迈的岳飞,一起站在大同的城墙上俯瞰这片土地过往的是商旅,道别不久,金国犯边,迎击的是岳云这批年轻的将领,白宁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山.东,曾经自己来过的那个山村,白宁的老家,白娣、白益带着家眷搬到了这里,几十年过去了,白宁见到的只是放着的灵位,只有孙不再还活着,不过已经是痴痴呆呆的老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他望着乌泱泱跪着一片姐姐白娣的后人,只是笑了一下,离开了。

    “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楼船压过涛水在鄱阳湖上航行,夜风从湖面拂过,船舱里灯火如豆,白宁坐在案前书写,一张张的宣纸写满了字迹,挨近了看,会发现上面这些都是这几十年来,他自己的武功心得,也将自己所会的《极阴无相神功》、《辟邪剑法》等等武功整理成册。

    “我只能练到无寿者相了希望将来有人练到最后一层无天地相吧,总不能带着这身武功离开。”

    他在开卷首页还是注明了警醒想要练这些武功的人的话:欲练此功者,必先自宫。

    一路走来,洋洋洒洒写了万言,此时外面天还黑着,小晨子过来催促几次让他休息了,吹灯的时候,窗外隐约看到湖面上有亮光在飘着,白宁皱着银眉走到窗棂望过去,那边好像是一艘小舟随着水波飘荡,那边有细微凄婉忧愁的乐声随着风过来。

    “江湖纷争恨不休风雨飘零几春秋人来人往都是客依旧寂寞在心头痴心儿女无情剑酸酸涩涩在心头”

    荡漾的水浪之上,一盏灯笼在黑色里轻摇,绯红的长裙飘在视线里,凄婉的音色正是从那轮廓唱出。

    “是她”

    白宁沉默看着已经飘远的小舟,一些遥远的零碎的记忆组成了那女子的画面,心里叹息一声,吹灭了蜡烛。

    乐声也在外面远去,逐渐消失。

    不久之后,天光放亮。

    “转道去福建。”白宁站在船头下了这样让人意外的命令。

    福.建,莆.田,九莲山。

    悠远的铜钟在山上敲响,大批在寺的僧人涌出,林泉院方丈智广禅师带领僧众迎在山门,山腰上,一支规模并不大的队伍上来,智广上前揖首,道了一声佛号。

    “贫僧智广见过九千岁。”

    “起来吧,带本督去你禅房,有事交托。”白宁下轿后,并不客套,说完径直越过一众僧人,朝寺内进去。

    吱嘎

    推开禅室,智广先进来请了白宁坐下,倒上茶水:“不知千岁有何要事交托贫僧。”

    小晨子打开包裹,从里面取出一本秘籍呈了过去,白宁转交给老和尚:“这是咱家一身所学,宫廷人心险恶,若是让心怀不轨之人学去,必然又是腥风血雨,可本督也不想这些武功消弭人世,便写下来交与南少林妥善保管,将来若是有有缘人之人,大可让他学去。”

    “这”智广迟疑的看着桌上放着的那本秘籍,不敢接下。

    此时,门外突然异响,门陡然间打开,一个只有四五岁大的光头小孩扑倒进来,摔的挤眉弄眼,智广心下一急,似乎怕这个孩童触怒了当朝千岁惹来杀生之祸,将其呵斥出去。

    转身赔罪道:“还请提督大人恕罪,这孩童乃是贫僧的小沙弥,红叶。”

    “本督倒也不至与一个小孩较真,不过秘籍咱家放在这里了,别想拒绝。”白宁脸色微冷,说完后,起身就离开,出门还看到那叫红叶的小沙弥躲在一棵树下冲他做鬼脸。

    “千岁稍等。”

    智广从后面追来,捧着那本秘籍说道:“督主尚未署名如此多的武功,提督大人不打算”

    那边,白宁摇了摇手。

    “本督不缺那点名声,你替咱家写上吧,就写前朝太监。”

    翰宁十一年,十月。

    白宁游历了大江南北后,终于在接近十二月回到了汴梁已是深夜,星斗晦暗,马车停在延福宫时,坐在车厢角落的老宦官一定也未动了。

    白宁用手指动动他,随后心头黯了下来,“陪了我这么久,老伙计你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耶律红玉站那里看着被抬出来的小晨子,掩口哭了出来,终于,一个个熟悉的人都离去了,白宁心里最后一丝牵挂也都消失不见

    天光远来,宁馨,而静谧的无寿殿被人推开,寒气早已散去。

    走进的一个红衣的身形,高挑而美丽,眼角上的微微皱纹让她看上去年龄有些大了,身影走过殿中,飘荡的帷幕里,原本放置的冰棺早已不在。

    捂着嘴,身子颤抖起来,泪水哒的掉在手背上,“娘娘你在哪里啊,玲珑来晚了。”下一秒,抽泣止住,转过了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冲向了殿外,一个纵身化作残影消失在宫宇之上。

    汴梁西郊,耸立大山之上的高塔,岁月的流逝,爬上了青色,莺莺的生命在上面繁衍茂盛,然后,地上阴影覆盖过这片绿茵,高塔之上,衣袍猎猎作响。

    不远地方,冰棺立在那里,晶莹里女子的面容充满生气,就像小睡了一会儿。

    “惜福我带你走,去我的世界。”白宁抚过冰棺,呢喃轻声的说:“如果有的选择,我不愿意冒这个险,但是相公没有选择了那个世界的医疗很好,或许能将你体内的毒清理出来”

    他望向另一边站立的老妪,“红玉,等会儿要麻烦你了。”

    “师父说哪里话,弟子也想跟着师父看看这天开个口子是什么样的,反正活也活够了,看看天外是什么,死了也值啊。”耶律红玉老态中脸上泛起微红,竟有些兴奋。

    “好!”

    白宁拿出那枚当初系统留下的圆盘装置,一直以为自己会用不到,想想他笑了一下,手指在中间的按钮沉下去。

    泛着金属色的圆盘陡然弧出一道蓝光,白宁像是触电般松手,耶律红玉紧张的看过来,那圆盘掉在地上的一瞬,一道白色的光柱从上面冲天而起,钻进云层里,电光在云间闪烁起来,周围,刮起了大风,吹掉了白宁头上的宝冠,银丝扬在空气里。

    轰隆隆的雷声窜过天际。

    天空的云层像是塌下来一般,压的极低,自他俩为中心的位置,云中有光亮不断的闪烁,云雾随着大风卷了起来,像是打开了一个巨大的空洞,里面漆黑一片。

    通天塔下,一道身影飘然而至,她望着塔顶上天空出现的异像,整个人都惊住了,然而下一秒,还是大喊出声:“爹!娘!”

    上方,一切准备妥当的白宁闻声走到边上,望着下方那红色的轮廓,笑了起来内力将他声音传了过去,响起在这片天空。

    “好好活着爹和娘走了!”

    转身,袍袖推了出去,口中暴喝:“红玉准备。”手掌探出印在冰棺下面,轰的一下,沉重的冰棺直飞而上,耶律红玉脚下一纵,护着冰棺升了上去,脚下奋力再一勾,将原本快要失去力道回落的冰棺再往上提了提。

    她身下,白宁直冲而上,一掌抵住冰棺的下端时,周围已是电闪雷鸣,他从未如此近距离的看过这样的画面,那打开的空洞里,就像无限的延伸,看不到尽头。

    那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很快他就清楚了。

    晶莹的棺体飞进了空洞,像是失去了一切重量,浮了起来,冲势未减的白宁到了这里又是一掌挥出,然后他整个人感觉开始被撕扯起来,不是一个人的撕扯,而是像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被撕开成两半,他的宫袍慢慢的分解掉了。

    疯狂运起内力抵抗时,他看到耶律红玉正一点一点的化为虚无、冰棺开始出现裂纹,冰屑从上面洒出,然后消失掉了。白宁张大嘴,想要大喊,但声音好像也无法在这里传播一样,他的视线也逐渐开始消失,下方打开的空洞已经开始闭合无路可退。

    意志在最后消散前,他看到亮光,看到裂开的冰棺里,惜福睁开了眼睛

    然后一切都黑了下来。

    ps:明天番外,番外都还有三四十章,一切转折都在番外。

    ps2:顺便推荐一本《我的搭档是财神》,一个美女写的。好了,明天见,番外很爽的。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