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番外第三章 群山起伏
    让心态落差失衡的白宁开始冷静下来的是突然响起的提示音。 .

    “你没死?”

    夜晚的风吹过来,白宁微微眯起了眼,声音森冷起来。周围寂静,只有虫鸣在叫,来自系统的声音没有再次出现,片刻后,长椅斜过去的远处,草丛里传来沙沙声,一道人影走出,路灯的光芒里,是露裸的身形,一个样貌身材都极为普通的男人。

    “哈,忘了,你已经是完全的男人了,稍等,里面还有个人,我去换一下。”那人面无表情的摇摇手指,调侃的语气说完,重新走回草丛里。

    白宁坐回长椅上,湖岸的路灯晃眼,心绪复杂,原本几十年的时间里,他能看淡一切,回来后环境的不适应让他心潮一度起伏,当听到系统重启的提示后,反而没有了特别抵触的心理,就像他乡遇见故人,哪怕这个故人曾是敌人。

    光洁的脚背踩着公园的地砖走进视线,一支烟递了过来。

    顺着烟看上去,是光洁的手臂,裸露的肩膀、女人的脸,以及完全暴露在外面的胸脯,那女人长相并不好看,身材倒还行。

    白宁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是谁,又将视线转了回去。

    “你们人类不是烦恼的时候喜欢抽烟吗?”站在旁边的女人,或者说系统将手里的那支烟含在嘴里,点燃打火机,青烟在星火上冒了出来,随后……一连串的咳嗽声,他连忙将烟头扔了出去,“难怪你不喜欢……味道确实不好。”

    白宁双手合拢撑在嘴边,目光冰冷的直视前方的水波微澜,双唇轻启,“说正题。”

    “醒过来,离你不远有一对在交.配的男女,顺便用一下身体,过来与你坦诚相待,这不是你们的一种友好、诚实的交谈方式吗?”

    白宁看向他:“我说的是你怎么会没死?”

    “啊…那自然是装死的。”系统用着那女人的脸微笑了一下,“你骗我一次,我骗你一次,不就公平了吗,你忘了上次我说过的话吗?以肉身做皮筏,你就是我的那艘皮筏,没有我你回不来,我也过不去……”

    旁边的白宁沉默了一会儿,“所以在那边的几十年里,你一直都藏在我体内?”

    “对。”系统的脸贴近过来,眸子在柔和的灯光里闪烁:“你不想想,你光用我留下的装置就真能回来?这个时空的坐标谁给你定位的?又是谁让惜福保留记忆的回到这里,还有你那个女徒弟也是,不然早就‘苦海无涯’的飘着,最终意识消散。”

    一只蚊虫飞过来,被系统一巴掌拍死时,白宁起身,负手走到湖边的护栏前,嘴张了又合上,犹豫了片刻,声音细小如蚊:“谢谢……”

    “听你这句话真不容易。”系统驱赶走蚊子,走过来,背靠在护栏上看着漫天星斗,“你在那冰殿里一坐就是几十年,我一直都看着,也看到你帮手下,每日都来殿前看一会儿离开,随着时间,他们有的老了,有的死了,到后来就没什么人来了。”

    白宁深吸一口气,吐出,眼睛闭上:“是啊,错过了许多…….”

    “所以…我把他们重新归整了。”系统收回看着星斗的视线,移到旁边男人诧异望过来的脸上,“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应该会在不久的将来遇见他们。”

    “他们还能活着?”

    系统摊摊手:“有些能,有些不能。快再说声谢谢,能听到你九千岁说这两个字可非常不容易。”

    “谢谢!”

    白宁望着波纹起伏的水面,转过了头,仿佛曾经那个千岁回来了,平静的目光中带着冷厉和威势,伸出手。

    那边,系统笑了笑,同样伸出手。

    握在一起。

    ……

    钥匙打开锁的响声,白宁打开房门进到家里。

    灯已经灭了,挂钟滴答滴答的指向十二点。

    先去儿子的卧室看了看,小家伙已经睡的很香,薄毯被踢到了一边,走过去给他盖好后,静静的退出,又去厨房看了一眼,凌乱不堪,锅碗瓢盆散乱到处都是,电饭煲下面更是焦黑一片。

    “幸好天然气还知道关……”

    白宁冲了一个澡回到卧房,惜福还是卷着被子缩在一边在睡,他轻手轻脚过去坐下,那边甚至是本能的缩一下,朝旁边挪动。

    他唇角勾起,往女子那边挪一点,那边立刻又动一下,白宁笑着再做了一次动作,就听嘭的一声响,惜福整个人翻到了床下面。

    捂着额头的身影爬起来,瞪着眼睛鼓着两腮,气鼓鼓的坐回床上,竖起手指,恶狠狠的说:“你给姑奶奶听好,第一、往后你睡外面去,第二、不准有什么想法,第三、我还没想好……”

    “我是你相公。”

    “一边去!姑奶奶还没说完…”惜福手挥在半空停了下来,眼睛瞪着望着说话的男人,一眨一眨,“刚刚你说什么?”

    白宁将她手放下,握在掌心,“我是相公,白宁。”

    “啊……你…你不是叫白慕秋吗?”惜福往后躲了一下,“相貌也不一样啊。”

    旋即,女子眼睛转动,问他:“那你记得…”

    话还才说到嘴边,那边拥了过来,将惜福拦在怀里,“记得,相公记得所有的事、和你说过的所有话,不管是在白府、城墙上、还是在那晚的街道上、还是那个破破烂烂的小村里,你赶着鸭子,挥舞着木棍……相公闭上眼睛都能回想起那个黄昏里,夫人灿烂的笑容……”

    男人抱着女子坐在床上,诉说着许许多多的话,仿佛是将那许多年里发生过的每一件事在这个夜晚讲诉出来,灯光将房间映的温馨,安静简单的声音在这个夜晚显得温柔。

    窗外,天上繁星眨着眼睛。

    同一片夜晚下,相同的城市,有一名穿着黑色西装、戴金丝眼镜的男人在站在窗前打着电话,沉冷的声音似乎在应付电话那头。

    “好的,我知道,会去教育局开会。”

    “嗯,这个校长怎么当,我心里清楚。”

    然后,他拉上窗帘,手机扔到书桌上,坐下来时,手指在按在书桌的键盘上,上面是聊天的窗框,随后他敲了一段话。

    “工艺品…长剑,刻名:白龙。”

    眼镜取下擦拭,冰冷的眸子盯着屏幕上别人回复过来的字,眼神威严冷漠,在他背后的墙壁上,一副刚写不久的字画挂在那里。

    一个大大的“宦”字。

    ……

    城市的角落,垃圾堆砌,阴暗的巷子里发出的击打声,一个胖乎乎的身影在地上被几名同样衣衫褴褛的乞丐拳打脚踢。

    “不懂规矩,知道什么是孝敬钱吗?”

    “以后还看你乱占位置……”

    几名乞丐收拾完地上的身影后,转身走出两步的刹那,人影从地上慢慢爬起来,扭动着脖子发出咔咔的响声。

    胖胖的身形在说:“咱家好久没被人打过了……你们这群兔崽子的劲可真大,一点都不尊敬老人家。”

    走在后面的一名乞丐朝地上吐口水,呲牙凶狠的转身,然而视线里迎来的是一张宽肥的手掌扇在了脸上。

    脑袋在肩上扭转出夸张的角度,其余三名乞丐看过来时,脑袋刚好停下,瞪着惊恐的眼神正看着他们。

    “啊”

    不同的尖叫在巷子里响起片刻,便消失了。

    ……

    城市的另一端,充满暧昧粉红色的房间里,大门嘭的一声被人踢开,一个彪形大汉迈着大步走进来,凶横的脸上扫过屋里。

    “你们两姐妹是不是不想干了?赶紧把电脑打开,赶紧直播!”那男人的肌肉抖着,晃动拳头:“要不是后面大老板看上你们,不然老子现在就办了你俩,签了合同就我们的人,最好老实点。”

    粉红的暖灯下,心型的沙发上卷曲的女子挽着一缕头发在玩耍,妩媚的眼神瞥在眼角:“姐姐…有人要让你声色娱人呢,还口出狂言,奴家心里好怕啊。”

    落地窗前,另一个女子负手转过侧脸,与刚刚那名女子长相几乎一模一样,只是漂亮的脸蛋上多了许多煞气,她盯着门口的大汉,“敢这样本座说话。”然后,赞赏的点点头:“有胆!”

    下一秒,轰的一声,身影从房间飞出撞在走廊的墙壁上,灰尘簌簌的落下来,男人直接就昏厥过去。

    在沙发上卷着长腿的女子取过床柜下的针线盒,拿着一枚细针比划:“比那时我们用的还要好呢……姐姐啊,要不我们与那位大老板好好的‘玩’会儿吧,毕竟妹妹可是宫里待贯了,一定要锦衣玉食的,你说呢?”

    眉角轻佻的扬了一下。

    “好!”伸手一招,细针从对方指间吸过来,针尖有夺目的光彩,窗前的女子便是点头。

    夜风吹过数百里,另一座相邻的城市,一辆轿车极快的驾驶,停在医院的门口,一对年过半许的夫妻慌慌张张的走进医院。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

    “病人神智有些模糊,她最近是不是出过什么事?”

    “有啊,从楼梯上不小心摔下来,撞了头,一开始我们以为没事,后来人就变得迷迷糊糊的,我俩口子一直在外地,今天才接到电话赶过来的,是不是病情恶化了?”

    “这倒没有,只是突然性的昏厥,再留院观察几日看看……”

    家属与医生的对话在走廊说着,旁边不远就是病房,透过房门进去,昏暗的病床上,一个靓丽的女子悄然的坐了起来,有些摇晃。

    “白宁…师父…师娘……小晨子……”来来回回的念叨这几个名字,走下了床,望着窗外一片明亮的夜景,以及窗户倒映出人堆脸孔,目光茫然了。

    张开手掌轻轻的按在窗户上,摩挲倒映。

    “我轮回了吗?怎么变的这般年轻了…….”

    在这样的夜晚,有着不同的人陡然的清醒过来,人生如群山,起起伏伏。

    ps:第一更,应该还有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