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番外第四章 拿回自己的东西
    晨光自云间洒开,金色的光辉倒映树的影子,蝉攀爬在树上开始啼鸣起来。

    “爸爸,我和妈妈去学校啦!”

    小鱼系上鞋带跑去无精打采的女子身边,开心的挥着小手。旁边,连打了几个哈气的惜福看向白宁时,脸色红了起来,埋下头帮儿子把书包背好,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声音:“那我们先走了。”

    那边的鬼机灵捂嘴偷笑,像是什么都明白一样。

    白宁此时也整理好衣装出来,笔直的黑色西装没有系领带,整个人看上去比之前的神色自然精神许多。

    “爸爸,亲一个。”小鱼在蹲下穿鞋的白宁脸颊上啄了一口,又摇着女子的手,“妈妈也要给爸爸亲一个才能走喔。”

    惜福的脸变得像块红布,快烧了起来。

    飞快的拉着还一脸得意的白小鱼像放风筝似得跑了出去,门嘭的关上,外面童音‘啊!’的惨叫声,白宁穿上鞋,脸上笑意不减,他可不会忘记,惜福是会武功的,而且传给她的内力就算几十年里损耗了不少,但依然能让一个会一点武功的女子变成武林高手还是轻而易举的。

    “只是…上班…还上什么班啊,昨天把那什么老板揍了一顿,早就不干了。”

    白宁揉揉眉头,叹了一口气,方才起身出门。

    在楼下路边的报亭买了一份报纸,原本他想看会儿电视再走的,可不知道为什么电视没有信号。

    “慕秋啊,今天可是有大新闻的,你自己看看上面。”报亭的老头笑吟吟的给他递了一份报纸过来,脸上放光,看上心情不错,又自言自语:“幸好今天不知道怎么的,电视信号断了,报亭的生意不错。”

    给过钱后,白宁回到车上,翻动报纸慢慢的阅读,拿着报纸的手渐渐颤抖起来。

    上面一行大字占据主版:古代武朝大太监白宁身份即将揭晓。

    下面的内容密密麻麻的字迹排列映在视线里,手抖动的更加平凡,白宁脸色不停的转变。

    “据文物局提供的消息,国内首富孙家愿意将家传古物贡献给国家,据闻该几件古物本是传说中武朝那位九千岁所有,若消失真实,那位行踪成谜的传说人物很有可能是真实存在过的……”

    “……据悉,准备前往鉴定的专家透露,这几件古物若是真实,那位传奇太监的身份将会写入历史,而不会再有质疑的声音,而且更会成为无价之宝,传闻孙家手中的古物乃是一幅画像、一柄厂公白宁用过的宝刀、以及随身的佩饰等贴身物品……”

    报纸放下来,白宁靠在座椅上闭目,“黑刀……”

    对于那些贴身佩饰,他没有过多的在意,然而里面提到的画像和宝刀,却是让他难以割舍的,一幅惜福、白宁、玲珑三人的合画,就像上面说的,那是证明他曾经存在过的东西,至于黑刀…那是一把充满神意的刀,岂能随手让人?

    “系统,为什么我的东西会流到这里来?”

    车内安静片刻,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悄然而至:“我以为你回来已经都察觉,看来也有你九千岁失察的地方,大概是这样,你现在的时空其实是历史空间的另一个分支,原本的历史轨迹在武朝之前有一个地方发生改动,所以没了宋朝,取而代之的是武朝。”

    “你的意思是之前已经有人在我之前改变了历史?”白宁皱起眉头,显然对系统的话感到意外。

    系统将事情否定:“应该没有较大的改变,不然偏转的会更加厉害。”

    报纸丢出车窗,发动了车子,后视镜里,白宁的目光凝聚,变得冷厉:“那就不管了,本督的东西岂能随意拱手送出去,你能定位那几件东西吗?上次你坑我药方的时候就定位的很准,本督可记忆犹新。”

    “过了这么久你还记得…果然当过阉人,都很记仇。”

    “说不说?”

    “好了好了,告诉你就是,不过前提是你怎么和惜福交代,毕竟还是有点远的,出去几天,你确定没问题?”

    白宁一脚踩下油门,“你少操这份闲心。”轿车嗡的一声,彪了出去。

    开始了一天悠转。

    大海碧波带着浪头扑在沙滩,海潮的声音哗哗的卷响,海鸥结队在码头盘旋,或立在樵柱上跳来跳去,偏头看着那边正钓鱼的人类背影。

    海滩上,沙粒卷动跳起来,车轮碾出深深的印子,骑着沙滩车的是一名戴墨镜的女子,紧身的红色衣装让她显得身材出众外,还有身手敏捷干练。摇曳走动的身姿快步走到钓鱼人的身旁,在一根系船的短桩上坐下来,翘着小腿轻摇。

    “休假结束了。”她摘下墨镜,望着远方水面上海鸥成群盘旋,那是一张惊艳耐看的美人脸。

    “什么任务?保护人还是去国外?”男人戴着草帽懒洋洋的盯着水面的浮标,“国外我不去,懒得动弹。”

    长发齐肩的女子扭头看了一下对方,红唇俏皮的笑了一下:“想什么呢,那是人家六组的差事,咱们这次是保护几件文物过审,若是确定下来是真实的,就由咱们接手安保任务,那可是国宝啊”

    “消息传达给你了,记得准时到啊,这次带队的可是东方组长,他为人很严厉的。”女子起身重新戴上墨镜,准备离开。

    哗

    水面浪花溅起,鱼竿一扬,一条鱼儿被拉出水面,男子手上动作着,问了一句:“是东方旭?”

    “不然还能有谁?”

    女子耸耸肩,跨上沙滩车做了一个潇洒的挥手动作,扬长而去。那名男子将鱼丢进水桶,看着晴天白云,伸了一个懒腰,扛着鱼竿提着水桶,在沙滩悠闲信步。

    “真实糟糕的假期……”

    海鸥飞在蓝天,他喃喃地说着。

    ………

    天光降下,白宁提前回到家中,系上围裙在厨房摆弄起灶台。曾经他不是没做过饭菜,只是后来已经用不到他自己动手了,现在嘛,他怕惜福家里给点着,只得重新试着找回握菜刀的感觉。

    外面,门响了一阵,片刻后,小鱼探着脑袋看着爸爸握刀的样子,叹了一口气:“爸爸,你是要出去杀人吗,为什么你握菜刀的样子和电视里的刀客很像啊……”

    惜福站在小人儿身后捂嘴偷笑,随后挽起袖子,从他手中夺过菜刀,做了一个挥退的手势:“退下吧,还愣着干什么,昨晚小鱼已经教会我怎么用这自动喷火的灶台了。”

    “呃…”

    白宁愣了愣,还是有点不放心。正要他走时,身后女子又道:“把围衣脱下来,堂堂提督大人怎么能这样穿,出去陪儿子看电视去。”

    他糊里糊涂的走到客厅,看着电视上播放的动画片,儿子缩在沙发上很是乖巧,不由笑了一下,这不就是他想要的一切吗?

    虽然,权势上已经没有了,可这里,他变成了完整的人,有完整的家庭,甚至不久,会遇到曾经的手下…也不知道会有谁过来。

    “爸爸,我和你说一件事。”

    他正想着事,小鱼忽然凑近过来,在耳边悄悄道:“妈妈在学校好威风啊,她念的古文,连好多老师都理解不了,不过就是妈妈经常让她班上的学生上课前,在教室里来回跑几次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赶鸭子……”

    小脑袋偏了偏:“嗯?什么赶鸭子……”

    白宁揉了揉他小脑袋:“那是你妈妈教学生的方法,毕竟啊,她这方面经验很丰富。”

    不久,饭菜端上了桌,一家人围着餐桌有说有笑,给儿子夹过一块瘦肉后,白宁随意的说道:“明天我要出一趟远门,可能要几天才能回来。”

    “去干什么?”惜福吃过一口菜问道。

    “我知道!”:“是出差,爸爸偶尔会出去谈客户的,每次回来都喊胃疼,喝酒喝多了就是这样。”

    “出差?”

    惜福偏头,显然还没理解现代的一些词汇的意思。

    “就是出门办事。”白宁干咳了一声解释道。

    “那你去吧,家里有小鱼陪我。”惜福见小鬼头添饭去了,伸长脖子悄声说:“你不在也好,我好和小鱼拉近关系,他老是看我怪怪的,再说,你以前出去办事,一走就是好几个月的,我都习惯了。”

    白宁捏了捏她鼻尖。

    “那今晚,相公好好陪你。”

    那边,女子白皙的脖子瞬间胀红,窜到脸上,头埋在碗上大口大口的吞咽,偶尔抬起头来,白了男人一眼,却另有风情在里面。

    ……

    晚饭过后,惜福带着儿子在厨房洗碗,白宁在卧室准备了两件衣服装进了行李袋,一张写着某个城市的地址的纸张折叠好,一起放了进去。

    “本督的东西,自然要物归原主。”

    目光凶戾。

    ps:二更结束。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