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番外第七章 论母虎的破坏力
    时间往后退一个小时。

    行驶在盘山公路的黑色商务车,车内有完整的通讯设备,东方旭坐在座椅上压抑着暴怒的情绪,正对面的车厢悬挂的显示器接通了信号,镜头里呈出的是几名老人坐在圆桌前,通过车载视屏与他对话,毕竟刚刚鉴定出的国家级文物被抢走,影响非常恶劣。

    “情报上说是一个人,阿旭啊,我知道你从不夸大其词,但是......”

    “是一个很厉害的人。”撑着下巴的男人,低沉的插口打断,他抬起目光看向屏幕,“估计不差的话,这人是会武功的,很厉害的武功,至少我在z9待了这么就从未见过,甚至闻所未闻。”

    “所以就能躲过子弹?那擂台上那些岂不是一个个都是高手?”屏幕左侧,黑色中山装的老人,面容枯瘦,眼角细长,稍微翘了翘就像是在微笑,话语停顿了一下:“这不是理由,任务失败了就是失败,现在要做的是将丢失的文物找回来,还有那个人,能抓捕最好,不能抓捕就杀了。这件事,我们几个老头子已经商量过,事情不会扩散太广,宁丢东西也不能丢人,让z6那边的人看了笑话,老脸就没地方搁,你手脚利索点,明白吗?”

    东方旭皱着眉头,意识到这是一个敏感度的问题。

    一时间,他沉默片刻,在座位上敬了一礼:“必要时候,我希望能动用能力者。”

    视频里,几位老人交换了意见,议论声很小,嗡嗡的持续了片刻,其中一位老者双手撑在桌上,目光如鹰视:“可以,不过这些人大部分都在外面,能调拨给你的只有两个,好好利用,别死伤了。”

    随后,东方旭关掉了视频通讯,哗啦一下拉开车门,蔡昭、齐守恒二人迎上来:“组长,怎么样?局里几位大佬同意了吗?”

    “同意了。”东方旭点了点头,接过齐守恒递来的烟,点燃吸了一口,“但是条件就是必须将那人干净的处理掉,不能让事态扩大成笑柄。”

    “不是一向如此吗?”齐守恒耸耸肩,“不过那人会不会也是能力者?”

    蔡昭嘴唇轻咬了一下,脸色有些不好,大抵是昨夜没有休息的缘故,她摇了摇头:“不会。空气里没有能量波动或者超标的迹象,昨晚不是检查过周围吗?”

    “我在车里睡觉.....”齐守恒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女人心里有气的在他腿上踢了一脚,疼的男人不停的搓着被踢的位置,泪水都挤出眼角。这时,想着事情的东方旭手中通讯器传来沙沙沙声,跟着里面有人声传来。

    “这里是黄莺,目标已发现,就在你们所在公路东南十五里的一段公路上,警察已将两头公路封锁,里面还有许多车辆和平民尚未退出来,请求指示。”

    东方旭将通讯器放在嘴边:“就说地质检测那段山体很有可能出现山体塌方的可能,让警察立即疏散公路的平民,但不能任何一辆出去,每一个松散出来的平民严格对比我发给你们的对方体型,有疑似的立即扣留,等待我们过来验证。”

    “另外......”他语气停顿两秒,“若有反抗的立即逮捕,若威胁到公务人员安全的,立即击毙,完毕。”

    旋即,他检查了一下佩枪和子弹,咔的一下拉动枪栓,对身旁的二人下达命令:“齐守恒和其他人跟我走,蔡昭留在指挥车内汇集信息,随时报告情况,然后等待进一步命令。”

    “是——”

    众人立步敬礼大喝一声,除指挥车停留原地外,纷纷上了驻留公路上的车辆,十余辆组成的车队朝目标地点过去。

    慌乱的脚步...

    一段公路上,无数凌乱的脚步踏踏踏的在跑,汽车滴滴的乱响,站立车顶上的身影的视野里,慌乱的平民从车中下来,朝前后逃跑。

    晨光里,在公路左边是一两百米的深涯,再过去是隐约的城市轮廓,云气在山涧缭绕,让白宁感到飘渺,以及混乱的反差。

    “失策了......”

    他抬头看上天空,有螺旋桨转动的声音,搅动的空气形成的风将上方探出半颗树身的林子卷动的摇摆,身前身后的公路尽头,已经被警车封锁,闪烁的警灯和鸣叫的警笛终于让白宁想起这是一个现代社会,各种各样的通讯,比他的轻功更加管用。

    更何况公职部门之间的互相配合下产生出的高效是有多么的恐怖,终于还是将他截了下来,毕竟天上有一只眼睛盯着,除非钻进山林,可......堂堂九千岁又岂能如此狼狈。

    “唉......”白宁闭上眼帘各种口罩叹了一声,将黑刀立在了车顶上,双手握住了刀柄。

    山风吹过来,空气伴着轻鸣。

    “你已经被包围了......”有劝降的喊话自远处传过来,“放下你手中的文物,慢慢走下车,我们能保证你的安全,请把双手放在头......”

    缓缓拔出的刀柄,黑色的短发和眉毛在晨光里慢慢发出璀璨的银色,青色的胡渣从口罩下方慢慢脱落,然后睁开眼,冷厉夺人。

    “把双手放在头顶...”的字眼说出的一瞬,刀光哗的拔出刀鞘。

    空气里有透明的扭曲呈弧形擦过一辆辆轿车车顶过去。

    那边,一名警察正举着喊话器,下一秒,手中的器具嘭的一下,断成了两截,掉在地上,瞪大的眼睛看着跳着火花和电光的线路板,眨了眨,惊出一身冷汗,然后大喊出声:“小心,对方手里有危险武器!”

    前后堵截的警车周围,一道道身影打开车门小心谨慎的将身体遮掩起来,另一边,赶来的十余辆轿车,在后方停下,一身黑色西装疤脸的男人,带着一众部下大步走来,陡然从腋下枪套里拔出武器,在看到公路中间被包围的蒙面身影后,举起了手臂:“开枪——”

    枪声密集的响起来。

    .......

    被拦截的公路尽头,耶律红玉倒车回去,然而隐约的枪声让她起了看好奇的冲动,毕竟这个世界的打斗是什么样的,她只在那种电视盒子里看到过。在退出一段公路后,她下车在没人注意的情况下,在山壁上连踏几步,冲进山林,很快在山的另一端,横跨山体的高架公路上,她看到了火星四溅的场面。

    乒乒乓乓的子弹撞击声,在空气中一刻也未停息过。

    挥舞的刀光仿佛是密不透风的墙壁,一颗颗橙黄的弹头叮叮的掉在地上发出轻响,或者反弹出去附近的汽车上,将周围的轿车打的千疮百孔,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弹孔,车窗破碎的渣滓更是铺满了地面。

    “我草啊——”开枪的人中有声音忍不住发出声音。

    “......那家伙...是超人吧....还是咱们在拍戏?”

    东方旭颤抖脸上的疤痕,牙关紧咬,他看到那把本是文物的黑刀在对方手中竟能对抗子弹......“这种古代的锻造技术.....简直天方夜谭。””必须要夺过来,或许那把刀的材质是一种从未知道的材料,军工业说不定会更进一步......”他换过弹夹,猛的从一名警察手中夺过防暴盾拿在手中,朝对方靠近过去,身后齐守恒等黑衣众也俱都持枪冲过去,想要迫近距离。

    山上,耶律红玉眼眶里,有泪水滑出来,那道银色短发,挥舞黑刀的身影,她再熟悉不过的,醒过来后,她以为自己是转世重生在新的世界,再也见不到教她武功、对她好的那个人.....

    下一刻,她撕下t恤的短袖蒙在脸上,转身猛的伸出双臂抱住旁边的一颗树身,“啊啊啊啊——”大叫声中,树下的泥土猛烈的松动,从坚硬的土壤里连根被拔了起来,巨大的树身晃动,树枝树叶哗哗的抖响的瞬间,朝连接两座山中间的高架公路轰的一下扔了过去,帆布鞋一踏地面,娇小的身躯紧跟着跃起,飞空中。

    下方公路上,举着盾牌的东方旭绕着车辆前行,一边扣动扳机,一边防止流弹打在身上,一股倔强的脾气趋势他不能放弃。

    “束手就擒吧,你已经被包围了,除非你能飞天遁地,否则我们依旧还会找到你的,我知道你不想杀人,但是你拿了东西,就已经是犯罪,现在投降,我会保全你性命。”

    东方旭一边安抚的朝对方喊话,一边朝身后的部下打着手势,齐守恒领会的带入分开,从另一边悄悄摸过去,枪口一刻也未离开那道身影,只要对方稍停息,他就会开枪。

    白宁手臂缓了下来,刀身散发着高温,他勾起唇角:”投降?本督活了那么多年,从不知写过投降二字.....“随后,冷眸滑过眼角,看向准备偷袭开枪的人。

    那边,齐守恒被对方一盯,就像被蛇咬了一口般的难受,深吸一口气,准备扣下扳机的一瞬。

    有呼啸的声音从天空而来。

    他抬头的片刻,一颗苍翠的大树轰的一声砸在公路上,众人甚至来不及思考这树怎么来的,巨大的轰隆声中,大树砸下又弹了弹压在路段上一辆辆汽车顶上疯狂的卷动而过,树枝树叶疯狂的乱抽,齐守恒来不及开枪,大喊了一声:“趴下。”

    三人合围的树身从他头顶滚动过去。

    东方旭的躲开刹那,看到一个女子从那边的山顶纵跃而下,随后他趴着的地面震动起来,哗啦啦的响动,水泥地面被划犁出两道深痕,水泥碎块挤了出来。

    “还有同伙?”

    齐守恒狼狈的站起身看过去那边,女子的身影落下后并未停息,娇柔的双手猛的插进一辆落满树叶的车头铁皮里,在他视线里夸张的举了起来,朝对面围堵的七八辆警车砸过去。

    那是恐怖的巨响——

    翻飞的轿车压扁了一辆警车,仍有余力的朝后面滑过去撞在另一辆车的挡风玻璃上,挤压而飙飞出各种铁屑、玻璃、车灯的碎片,仓惶的人影嘶喊着躲避在栽倒,有人被压住了,有人跑来抢救拖拽,带着巨大破坏的轿车终于面目全非的停了下来,一只轮胎无力的在地上滚动两圈倒下。

    女子气喘的看了一眼杰作,转身望向白宁,眼里带着激动的笑意,举起手比出从电视上学来的手势,竖起了大拇指。

    对于眼前这个充满破坏力的女子,白宁怎么会认不出来呢?

    冰冷的眸子化开。

    ps:第一更,后面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