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番外第八章 暂息的风波
    尘埃弥漫、呻吟的伤员、布满慌乱的表情的警察,一一映入东方旭的眼底,他从地上爬起来,摸过脚边的手枪,看着那边站立的两道身影,汗水自额头滑过,视野的角落,齐守恒抹去脸上的树叶和泥土趴在一辆汽车的后车厢朝他使眼色。

    随后,东方旭做出手势,再次包围上去。

    ……

    闪烁着激动的双眸,眨啊眨的又有泪水掉下来。

    “师父…”

    “等会儿再说,先离开这里。”白宁又恢复冷漠,望向别处时,有暗动的身影,不由笑了一下:“这些人意志可真够坚韧…”

    耶律红玉擦了擦泪渍,“师父稍待,红玉去除了那双眼睛,好护送师父离开。”

    天空中传来直升机的声音,随后,耶律红玉动了起来,附近暗地摸过来的东方旭等人也冲出掩体,举枪射击。

    “跳梁小丑”白宁转头冷哼,手臂挥了一下,刀光擦出嗡鸣。对面,枪声响了的一瞬,子弹飞出枪口,时间好像放慢了无数倍,空气里有看不见的东西从弹头哗的一下过去,瞬间被切开。

    东方旭在开枪时,已经举过了盾牌,嘭的震动,防暴盾在他手上四分五裂的爆开,手臂上的西装撕开一道口子,鲜血溅出来时,整个人已经倒在了地上。

    “组长!!”

    看到身影倒下,齐守恒眼睛充血,连开了数枪,在地上翻滚着朝受伤的人冲过去,当他抱住东方旭的同时,脚下传来震动,抬起视线,之前那名女子已经冲向高架公路的护栏上,然后……脚下猛的一踏,整个人如大鸟展翅般扑上天空。

    “不好,她的目标是直升机”手臂被割伤的东方旭挣扎着起来,然而他佩枪已经斜斜的被切成了两截。

    他再望天空,女子的身影在高架公路上方划出一道轨迹,赶紧掏出通讯器。

    盘旋的直升机此时也在做出调整,舱内由地面传来的通讯器声音在里面大喊:“黄莺听到请拉高机身,快拉高”声音着急的呐喊中,机身猛的一震,舱内的人探头往下一看,一个青春靓丽的少女双手拉在起落架上,仰着俏脸露出洁白的贝齿对他笑了一下。

    活见鬼了!

    那人吓了一大跳,差点栽下去。随后,耶律红玉双臂一撑,不等里面的工作人员有反应,直接撞了进去,一手抓住想要掏枪的人的头碰在机舱壁上撞晕,正在驾驶的机长听到舱内的打斗声,回头的片刻,一只拳头嘭的一下穿透隔离的舱门,几乎快要贴到了他脸上。

    金属扭曲撕裂的声音,女子钻进来,一拳砸在操作盘上,然后拍拍机长的肩膀,“好好飞吧。”

    旋即,一脚将正扇前窗玻璃从牢固的窗框上蹬下来,冲到机头纵身一跃扑向下方的树林,只剩下已经懵了的驾驶员望着冒着火花的操控系统台愣了几秒,发狂的冲出舱门,取过降落伞也不管是不是安全高度,抱着同伴就从打开的外侧舱门跳了下去。

    轰

    爆炸的火焰在两座山之间的林野冲天而起,齐守恒整个人都傻了,周围附近的人也都放下了枪械,望着火光发怔,一架直升机的坠毁,事情就难以收拾了,虽然不是武装直升机,可也是权职部门的工具,价值和意义都是很大的。

    “这下不好解释了。”

    灰头土脸的东方旭转动视线,那边站立的身影居然已经不在了原地,他站起身朝周围一抹白色已经消失在山林上方。

    “我会抓到你的”他捏着拳头,咬牙低沉的说着。

    现在他已经无能无力了。

    没有了空中搜索,仅凭地上的人力怕是很难再跟上对方的速度,再派直升机过来,前提也要等到他向上峰回报这里烂摊子的情况后,甚至还有可能接受调查,一切没问题过后才能再继续了。东方旭推开搀扶他的齐守恒,走出几步,摇了摇头:“我没事…我没事…只是接下来,我不能再领导你们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和蔡昭一定要紧盯下去。”

    “等我回来。”他还是拍了一下对方手臂,声音有些沉重。

    “也不知道后面安排的那两名能力者能否将对方拦下来。”东方旭随即又苦笑了一下,心里也是没有底的,那两个能力者的资料他看过,除非那个蒙脸的人不动,否则都是送菜的。

    想了片刻,他还是做出决定:“守恒,你立刻联系指挥车里的小蔡让她通知那两个能力者撤退,打不赢的。”

    齐守恒这是第一次见硬汉般的组长退缩了,不过还是点下头,又叫过急救人员给组长包扎手臂的伤口,连忙去汽车那边取过联系指挥车的通讯器。

    他坐在一辆车的车头上,手臂在医护人员包扎时,望着灿烂的天光,光线照在灰扑扑的脸上,眼光迷离起来,根本无法想象自己这趟护送差事,为什么会遇到这样的人物,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啊。

    这么多支枪…仅凭一把刀…他认知里只有那些能力者或许能办到,但也不会像对方那般轻松自如,还有那个突然出现的女子,破坏力简直……人性怪兽啊。

    他叹了一口气。

    他正回想之前的一幕幕画面,以及可能出现的细节时,后方的齐守恒气喘吁吁的跑到面前,“组…组长…出事了…蔡昭那边出事了…”

    “怎么回事?”东方旭心脏咯噔的猛跳一下。

    不久,他们驱车回到指挥车停放的地方,车门是滑开的,里面蔡昭以及几名情报人员已经倒在自己的位置上,车内的情报设备、线路通通被破坏的干净,东方旭连忙翻找存在记录仪里的储存卡,然而里面空空如也。

    齐守恒摸过倒下的几道身形脉搏,脸上泛起喜色:“组长,他们还活着,只是被人打晕过去了。”

    “难道是他们俩个?”东方旭坐在路边的护栏上闷闷的抽着烟,。待到蔡昭等几人被医护人员抬走,齐守恒方才过来下了肯定的语气,“肯定是他们,只有他们才有那种速度折转过来。”

    沉默了一会儿,他手上的烟燃到很短,长长的烟灰断了下来:“不对。”下一秒,他抬起头,目光灼灼:“看来你和蔡昭的任务会变沉了。”

    “什么?”

    “我们当中有内奸。”

    山麓林野间,两道身影先后过来汇聚,林间有脚步踩过落叶的声音。

    “红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走在后面的女子望着前面的背影,兴奋的开口:“我开车来的,原本是散心,想要多了解一下周围的地势山脉的,结果就碰到这事,就打算过来看看,没想到会是师父……”

    “看到你年轻回来,我很高兴……原本师父心里是愧疚的,尤其是醒过来后,不敢看你、小晨子还有秦桧,看到你们一个个老去,师父心再冷,毕竟也是肉长的…四十年啊,难为你守着那座冰冷的宫殿。”

    耶律红玉眼眶又红起来,她吸吸鼻子,破涕而笑:“我也不知道怎么的,这几天特别容易哭…以前也不是这个样子……师父,师娘呢?她还好吧?”

    “好,我和她都挺好的,这次过来就是看到这把黑刀……让我想起了以前的过往,想取回来罢了,没想到惹出这么大的动静。”白宁抚过手中的刀鞘,眼里仿佛有着曾经的过往在眼里回放。

    忆起了武朝。

    林子里处处鸟鸣,耶律红玉坐到附近一块石头上,一如既往的豪迈,大咧咧的翘着,“师父为什么不下杀手,这个时代除了那些火器,我真没什么放在眼里的。”

    白宁收回视线,望着女子,刀鞘拍在她一条大张开的腿上,“注意规矩,你现在不是老太婆了。”

    女子不好意思的并拢双腿,扬起脸望着树顶苍穹,阳光透过树叶间隙照下来的光斑照在她带着甜美笑容的脸上。

    “我就是喜欢师父这样的管教。我记得七岁那年就开始习武,但是却不记得七岁那年母亲的样子,她在红玉正式拜师时那天去世的,父亲不让我回去看上一眼,那时很伤心,就拼命的练武。”

    有泪水滑过眼角,擦了擦。

    “父亲被铁木真杀后,我没有一点想要报仇的念想,我觉得过够了那样的生活,反而更向往的是那种被人约束,被人管着的生活。”她红着鼻子吸了吸,笑了出来,很甜美,“现在,我重新有了一对父母,虽然我的真实年龄比他们大上很多,可这种关心真的很好,父亲的古板严厉,母亲的慈祥宽容,这样的生活感觉又让红玉回到了小时候。”

    白宁拍拍她的头,“所以这才是师父为什么没有下杀手的原因,纵然一时痛快,可终究后患无穷,威胁到现在的家人,你能明白这点最好。”

    “我们已经不是那最顶端的那一层人了,暂时收敛一点也是好的。”他负着手看向红玉,点了点头:“……至少现在是这样。”

    “师父的意思是往后”耶律红玉有些摸不清楚话的方向了。

    “他们很快都会回来了。”

    “他们?师父是说小晨子他们?”耶律红玉再也坐不住了,她站起来捏紧了拳头,激动的颤抖起来,“大家能再聚在一起让红玉再老一回都值得,还有,师父,我想回去看看师娘,和她说会儿话。”

    “自然可以,只是现在我俩身份先掩饰好,你先回去,我留一个地址给你,到时你安排事情再过来寻为师。”

    “嗯。”

    随后,俩人往回走,山林间偶而会有笑声传出来,大抵是聊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而之前犹如风雷急火的战斗似乎已经被抛却了脑后,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就在脚步声离开半个小时后,有脚步走过来,同样也是一男一女,男的壮硕魁梧,女就较为普通,她抓起地上的几片枯叶放在鼻下仔细的嗅着。

    “犬女,怎么样?”魁梧的男人发出声音。

    女人目光望向之前白宁和耶律红玉走过的路径,肯定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