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番外第十二章 火焰
    “来喂酒…喂酒…本衙内要皮嘴儿喂酒……哈哈哈……过来过来,好姑娘啊,让衙内找找你的~小~咪~咪在哪里……”

    令人发指的笑声,微胖圆脸的身影左拥右抱着两个身着暴露的女子,不时伸长脖子在她们脸蛋上亲上一口,手也不老实的在粉嫩的大腿、胸脯游走捏揉,惹的两名陪酒女子娇嗔,靡靡的呻.吟,坐台前面近在咫尺的距离还有个小的舞台,一个穿着更加暴露的性感女郎站在上面,白皙的躯体在摇曳的灯光里格外的引人注目,长长的头发在左右上下的来回摆动,偶尔朝男子一个眼神,一个挑逗的动作,觥筹交错间放出暧昧的色调。 .

    “哈哈……喜欢…小姐姐我想…把你胸前那片取下来…不然会影响你跳舞的…哈哈哈哈……有赏…打赏!!”

    站立的保镖对视一眼,沉默的取出一叠钞票,数了十多张扔上这个小舞台,那暴露的女子更加卖力的搔首弄姿,挤压那对露出深沟的玉白兔。

    不远的人群,昏暗闪烁的灯光下,小小的身影穿梭在形形色色摇摆的身躯间隙里,后方大步挤过来的人影,伸手一抓:“看你往哪里跑。”

    “救命”白小鱼惊恐的大喊,在那人手中挣扎,然而声音被强烈的音乐掩盖住了,旁边有人听到,只是看了看对方牛高马大的身形,抖动着节拍拉开了距离。

    见无人救自己,惊恐中的小鱼不知是急中生智还是太过慌乱,挣扎中一把将旁边扭动过来的少女裙子给抓扯了下来,露出白皙圆润的翘臀在空气里,然后……

    “啊啊”高音贝的声音尖叫起来。

    “你对我女朋友干什么!!”旁边疑似少女朋友的男子愤怒的冲上来,他眼中自然是把那大汉看成伸出魔爪的凶手,没有对那小人儿有所怀疑,毕竟谁会怀疑一个还带着红领巾九岁大的孩子。

    这边争吵起来,然后不知谁在后面推搡了一把,那男青年就撞了上去,俩人顿时厮打成一团,白小鱼见状立即开溜,还没走出几步又被绑架自己的另外俩人堵去前路,一把拧在了手里。

    “救命!”

    啪!

    一记耳光扇过去,打在白小鱼脸上,然而小人儿反口凶狠的咬在那人手上,死不松口。酒吧内陡然发生打斗引起一些骚乱,里面的保安挥舞着短棍赶了过来,有人还在起哄大喊,有人喝醉了撩袖子也想上去…

    ……

    骚乱声传过来,大坐台这边的圆脸青年正在嘴对嘴的喂酒,结果从那边飞来一只酒瓶砸在他对面的女子头上,人倒了,他亲了一个空。

    “我的嘴儿…嘴儿呢?啊啊”陡然发起脾气的圆脸青年张开嘴看着满头是血昏倒在沙发上的女子,气的蹦跳:“哪个王八蛋啊….赔我的嘴儿啊!!”

    身旁的保镖齐齐指向发生骚乱的地方。

    “跟我来!”青年直接跳上小舞台,顺手捏了舞娘胸脯一下,趾高气扬的朝那边走过去。

    ……

    白小鱼在那俩人手中挣扎,又被人极力按着脑袋,保安过来后混乱起哄的人群被分开,打的鼻青脸肿的那俩人此时也被拉到了一旁,悄悄挟持着小人儿的两个大汉对视一眼,准备趁大家注意力都在那边时离开这里。

    然而人群自他们后面分开,一个恶行恶相的身影摇曳的走到这边,俩人想要悄悄从侧旁离开,却被拦了下来。

    “做坏事,怎么逃的过我高青天的法眼……”掏着鼻孔的身影做了一个比枪的手势,口中啪了一声,几个保镖围了过去。

    “你们想干什么?!”

    “把孩子放下。”保镖欺近,指了指他们手中的白小鱼。

    夹着小人儿的男人狡辩:“那是我的孩子,他不学好偷偷溜到这里玩。”

    “我不是…”白小鱼喊出口,结果被人及时捂住嘴,声音发不出来。

    俩人这样动作明显过于欲盖弥彰了,那边青年放下掏鼻孔的手指,叉腰偏了偏头,圆脸笑开了花。

    “啊哈哈哈…你他娘的在侮辱本衙内的智商…对不对?哪有小孩儿会跑这种…”他想了一下形容词,脸凑近过去:“…哈哈…记起来了,这种烟花之地…毛都没长的小孩儿怎么可能跑这里来,老子给你俩说,本衙内最讨厌别人扫我兴了……你他.妈.的吓到我了!!!我爹是富豪高春桥啊!你们敢吓我!把这两个王八蛋给我擂死”

    那两人其中一个陡然挥拳打在他眼眶上,转身就要跑,结果被那几名保镖一顿扑倒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白小鱼爬出来,被捂着一只眼睛的身影揪住后领,“小子,本衙内为救你挨了一拳唉,就这样想跑?”

    明明是你自己白痴兮兮的把脸凑上去的……白小鱼心里吐槽一句,脸上立马浮起讨好的笑容:“…我没有跑…怕被压着…”

    “行了行了,看你这小子怂样,来陪我喝酒壮壮胆气,以后什么都别怕,碰上事了报本衙内名字,高沐恩….叫高恩也行。”

    “哦,可我还未成年…不能喝酒。”

    “那你就看着我喝,闻酒气就行了。”

    “哦。”

    ……

    一大一小搂着回到坐台那边,高沐恩让舞娘继续跳,还重新叫来一个女子:“过来,陪我这小兄弟玩耍。”

    “啊?”那陪酒的女子看到小孩儿也是愣了一下,犹豫起来,显然有些不能接受的。

    高沐恩脾气上来,猛的拍桌子,脸上却带着猥琐的笑:“陪不陪?不陪,让你光着身子在这里跳这样的舞。”他指的是小舞台上的艳舞。

    “没关系的姐姐,我们玩剪刀石头布吧…”白小鱼朝旁边挪挪,向那边急的快哭的身影眨了眨眼睛。

    陪酒的女子会意,明白这小鬼在替她解围,只得顺势坐下来,做起了小孩子的游戏,算是打发时间了。

    不久,几名保镖也回来,那两个被揍的走不动路的男人被酒吧保安抬着扔到了后门巷子里,另一名同伴就是之前与人打架的那个,此刻也不好受,坐在地上捂着淤青的嘴拨通了一个号码:“喂,森哥…对不起…答应你的货…没了…被人半道劫走了…我们惹不起啊,对方是高大豪的公子…”

    “这边已经联系了买家…你现在告诉我人丢了…”电话那头,声音压抑低沉:“…做生意要讲信誉的…既然那小孩丢了,就拿你孩子抵吧。”

    “森哥…不行啊森哥…”

    “你现在说不行?知不知道后面我还要帮你擦屁股,那孩子到时候被人送回去,所有人都会知道是你和你儿子干的……那我就只能将你和你儿子一起消失,你选吧,你儿子让我带走,算是弥补信誉和帮你擦屁股的事,还是你们两个一起被我一起擦了?”

    说完,电话挂了,握着手机的男人浑身发抖的卷曲成一团,他就是下午去惜福那所学校的那个男人,他干这种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被卖掉的孩子,他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可真轮到他儿子时……

    男人此时脸上浮起痛苦的神色,拿起手机不停的砸着自己的脑袋。

    *

    俯瞰城市璀璨的灯光密集的映在冰冷的眸子里,青筋在举起的手背上鼓鼓的跳动。

    “你在家里等,万一小鱼回来呢,城里的路你不熟。”

    然后手机收了起来,白宁的脸上一片阴沉,儿子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失踪,一个能一手创立东厂而不倒的厂公,怎么会想不到源头,只是显然不会是学校里的老师,能机会做这样事情,又能与外界接触的,只有两个职位,保安和看门的。

    就算不是他们做的,也会知道一些什么,毕竟一个孩子在校外不足一百米的地方失踪,肯定会有内外联系的。

    风吹过楼顶,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飞纵的身影在楼与楼之间跳跃,速度快的惊人,十几分钟后,他停在了儿子上学的校门口,然后朝着还亮着灯光的守卫室走过去。

    里间,一个中年秃顶的大肚男人翘着腿搭在桌上,正看着电影,一只手提着酒瓶颇为惬意的哼哼有声。

    一阵敲门声将他唤回神。

    他推开窗户,看到一身白色西装的男人,被对方的冷色怔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蔡开口问道:“干什么,晚间学校不能让人进去。”

    “我来你一个问题。”白宁走近他,目光森寒,“下午一个小孩在离这里不远失踪了,你可知道?”

    “没有的事…若是失踪,家属该报警啊,关我一个看门的什么事。”那门卫挥手不耐烦的说了声,随手就把窗户拉上继续坐回去看电影和啤酒。

    片刻后,他忽然从椅子上站起来朝外面望了望,发现没有刚才那人身影后,连忙拿起桌旁的座机拨了一个号码:“喂…森哥…刚刚有个男人来问今天被弄走的小孩的事……”

    就在他背后,一只手缓缓拨开了推拉窗,白色的身影无声的从外面进来站在了他背后,门卫还说话着,浑身陡然僵住,视线拔高看向了天花板,话音顿时停了下来,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按在了免提上。

    “……无论谁问你,都装作不知道,妈的,今天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烦老子,你最好把嘴封紧一点,只要货出手,你的那份一分不少打你卡上……”

    嘟嘟嘟……

    忙音过后,白宁转过去看向被掐着脖子快翻白眼的门卫,“告诉我…这个叫森哥坐哪儿,那个货又在哪儿?”

    手指收紧的一瞬,骨头传来咔咔的响声,那门卫吐着舌头急忙点头,脖子上方才松了一些,大口喘了一口气。

    “…我说…我说,别杀我…我只是…负责……”

    “说我想听的。”

    那门卫浑身发颤的重新站到了地上,望着白色的身影,后退了一步,想要拉开一点距离才会感觉安全。

    “是秦森….他…是本地一霸…专门倒卖小孩器官…这行的…有…有时候也会弄成人的…他家在百灵路…蓉花小区…不过,他…他也不是大头,他上面…还有大人物的…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我知道的都说了…你不要杀我…”

    磕磕巴巴说到这里,门卫双唇哆哆嗦嗦发出最后的求饶,电视里嗡嗡嗡的响着戏曲的声音虎伏白门楼。

    走到门口的身影转过来,手臂随意的挥过去,那人一头撞在了墙上,红的白的涂满墙壁,缓缓流了下来。

    “秦森……本督要拔了你的皮。”

    发根下的异色飞速的蔓延,黑色的短发在路灯下隐隐发出银色的反光。

    ps:第二更,来慢了。求点打赏呗,让春风激动一下,明天写过瘾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