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番外第十四章 城市追逐
    白色的塑料口袋安静的躺在路边上,自尽头疯狂转动的车轮过来,擦来的风扑过,将它吹了起来飘在半空中.

    “给那边的人打电话,两边都打过去,小心人有来搅场子。”电话声在车窗里响起。

    车身风驰电掣的过去。

    ……

    早已荒废的南齐汽修厂外,锈迹斑斑的招牌半斜的挂着,在夜风里吱嘎吱嘎的发出呻.吟,茂盛的野草在风里低头,不久,一双白色的脚步压过去。

    风行草偃。

    身影走过轻轻摇摆的招牌下,穿过倒在一边的铁门,虫鸣自墙角的草丛中响起,这里已是荒废不知多少年了,白宁籍着目力搜索地上的脚印、烟头,黑色中有星火亮起,一个夹着烟头的男人从角落走了出来。

    “呵…只有一个人,还以为来多少人……”话语停顿的一瞬,手中的香烟掉在了地上,一只手抓在了他头上,双脚陡然离地,在半空抽搐乱抖,尸体倒下的背后墙壁上是一扇铁门,上面到没有多少锈迹,说明常有人使用的。

    铁门吱呀的长吟。

    斜斜向下的楼梯,正如那秦森说的那般,这里有一个地下室。白宁走了下去,拐角一道身影坐在凳上抽烟看杂志,听到一阵阵落下的脚步声,抬起头,视线里一只手臂挥来,整个人一声未吭就砸在了身后的墙上,软软的倒下,踢倒了木凳嘭的响声。

    白宁的视线自拐角过去展开,下方几步台阶过后,便是一条长长的地下走廊,每个两三步就会门框出现,绿莹莹的安全灯亮着,显得幽森恐怖。此时不少脑袋从里面探出朝这边望过来,看到倒在地上的同伴,便是大叫着挥起刀刃、枪械正面冲向白宁。

    第一个接近石阶上站着的身影时,身子发出沉闷的响动,血线随着洒落的尖刀倒飞下石阶,有人抬手趁这个空当开枪,子弹呯的一声擦过那人身侧过去击在墙壁,溅起灰屑。

    拥挤在这条走廊上的人群里,白宁直接撞过去,手掌翻飞在这些面目狰狞的人头上,无数骨碎的声音在这些人头上、颈脖、手臂、胸口呯呯呯呯的不断响起,硬生生的推出一条路来。

    凿穿……

    极阴无相神功的阴劲往往都会在击打对方后的一时间才会爆发,白宁一身洁白并未沾染血迹,大抵是不想让惜福和小鱼闻到血腥的味道。

    他走过去不久,躺在地上呻.吟的人身体中阴劲发作,血管在皮下鼓胀绷紧,然后一根根的爆开,痛苦临死的嘶喊充斥走廊里,大量的鲜血溅上廊顶、墙壁、地上,尸体变得死状无比凄惨。

    他本是寻儿子而来,此时脚步加快。

    穿过第一道门框,拉开布帘,里面是相通的,几张长桌拼凑在一起上面摆放了许多化学用的器具,一个又瘦又小的姑娘陡然看到陌生人进来,也不知害怕,表情默然的继续在从锡箔纸上刮着白色的粉末,她一双小脚赤着直接套在破烂的鞋里,然后机械的走动,将收集好的粉末装进一个透明的小袋子里。

    像她这样做的还有几个小孩子,最多八、九岁,有些或许胆小,见到白宁站在那里,怯生生的朝后扭动,哆哆嗦嗦的小手缩回到身子两侧,藏到角落里,动作间露出的脖子、手臂上到处是血痕或者淤青,灯光照在他脸上,消瘦让小孩的骨头格外突出,令人心酸。

    “小鱼…”

    白宁心里怒火差失去控制,若是他的儿子在此间受到这样的待遇,他很难想象自己的杀心还能不能收住。

    在找遍了这个地方后,白宁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气,看着这些还在麻木工作的孩子,他捡过地上一部遗落的手机,拨了报警的电话,将这里的地址和发生的事说了,随手将手机扔掉,剩下的事警察自然会处理的。

    随后踏上楼梯推门而出,白宁站在废弃的汽修厂中间,望着天空晦暗闪烁的星星,这时间的污秽,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清澈。

    “干脆就让人控制这股污秽,总比散发恶臭的烂在沟里强……”

    然后,他移回视线,正前方大门外,有车灯亮了起来,冰冷的脸上咧出笑容。

    车胎缓下速度,车内的人拨打着电话,收集着两边的消息,车子的方向正是南齐汽修厂,在拨打了几遍后,他心里陡然泛起一股恶寒,就像被什么东西盯上了,再加上厂里的电话打不通,下意识的让司机调头离开这里。

    下一刻,原本斜挂着写有汽修厂几个大字的招牌,轰然飞了过来,砸在正急速转弯中的车辆,咣当的巨响,招牌上支出来的一截铁条插进了加长轿车的后窗里,吓得后座上的身影朝前扑滚,坐起后,看到插进来几寸的铁条时,冷汗自脸颊滑落,诺是换做其他普通质量的车子或者他反应稍慢一,后脑勺都会被插穿。

    “哈哈…老子的车是改装过的,想暗算我?哈哈哈”

    猖獗的大笑声中,车胎疯狂的旋转滚动,车身风一般的在下一个十字路口转向,发出吱的摩擦声,插在后窗的招牌也在急转时,被甩落在了道路上,然而,这人笑声里,他看到一抹白色的身影已经追了过来。

    眼睛瞪大的片刻,他大吼:“再快一”然后放下窗户,举着手枪伸出窗外朝后面追来的身影扣下扳机。

    呯呯呯

    火舌喷在夜色里,接连几发子弹打出去,也没让后方的身影减下速度,心下这才慌忙起来,“去人多的地方,找人多的地方!”

    “老板,这时候只有夜市,但在西区!”司机也很紧张,不停的张望后视镜,车速已经飙到一百码了,虽然这里时近郊,可这样的速度同样容易发生车祸,然而后面的身影像是不知道疲惫已经跟着他们很长一段时间了。

    “妈.的,早知道老子就先去火车站了。”

    车里的这人名叫李洪朝,他上面还有一个亲哥,两兄弟是当地一霸,干的也是丧尽天良的事情,遇到仇家暗杀也不是一回两回,但也相当于普通人的程度,可眼下的却是恐怖的人影,摆也摆不掉,枪械打过去也被躲开。

    如果停车肯定是死路一条。

    “你快想想最近还有哪儿有热闹的地方,就往哪儿开。”李洪朝凶狠的咬牙说着,大概是想开到人多的地方,制造混乱自己也好脱身。想着,他朝后面看了一眼,发现身后追逐的身影不见了。

    车子过了一个红绿灯,正要庆幸,那司机突然惊恐的喊了一声,猛打方向盘,将李洪朝在座位上甩了一个跟头,轰然的巨响,车顶裂开,一根路标的柱子插了进来,钉在司机右侧,插进座位里。

    “妈…呀…他还在的啊。”几乎带着哭腔的司机吓得将油门踩到底,

    车子慌乱中转入一条城市小河的道路上,这里聚集了很多夜晚的小吃、茶摊,此时也有大量的人聚集在这里。

    “你要讨公道?一个乞丐带一群乞丐来找我讨公道?信不信老子一个电话废了你们几个。”

    道路边上的小吃桌位上,两拨人剑拔弩张。

    宽胖的身影平静的吃着一串鱿鱼,目光看着电视上的选秀节目,对耳边充斥的怒吼显得漫不经心,“小伙子…人总要吃苦头才不会以貌取人。”

    他擦过嘴,将纸团扔在了地上,眼睛渐渐眯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道灯光打过来,照在他脸上的一瞬,前方发出嘈杂的呼喊,紧跟着噼里啪啦的响动传来,大量的桌椅、白布、太阳伞被掀的飞了起来,一辆头顶插着告示牌的轿车呼啸的冲过来。

    他们乃至周围的吃客看到发疯的汽车,一个个从椅子上蹦起,连滚带爬的躲开,只有那名宽胖的身影还坐在那里,只有几米的距离,汽车瞬间拉近了距离。

    下一秒。

    白色的桌子轰的一声装的稀烂,宽胖的身影已经从椅子上翻了起来,破鞋踩过车顶又是一翻,稳稳的落到了地上,回头看,红色的车尾灯已经撞向下一家小吃店,一路碾了过去。

    之前与他争执到要动手的家伙,已经被他突然露的一手震住了,呆滞的拱起手,像是在拜码头的作派。

    宽胖的男人并未理会他,而是视线抬起,他看到一抹白色的影子从楼上的墙壁、窗户上急速的纵横而去。

    “督…”最后一个字还未念出来,脚下的地砖呯的裂开,宽胖的身形已经追了上去。

    风驰的汽车在冲过这里不久,匆忙的停在了一栋大厦下面,两道人影分别从车门下来惶恐的朝后面看着,边跑边打着电话,报地址,然后冲进楼里。

    隐隐里面,有麦克风的声音在唱着歌。

    “有请下一位选手”

    哗哗的掌声连成一片。

    ps: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