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番外第十九章 新的方向
    夜风拂过城市,有些凉了,夜深邃下来,一道道不同的灯光在这座城市上空汇聚成充满瑰丽的夏夜。

    惜福站在敞开的窗帘旁望着远方,微微的凉意抚了抚肩头的秀发,自醒过来后,这里的一切虽然陌生,可她比较满足的,没有多少其他的想法,好好的教授学生、与儿子每天上下学、做好饭菜与丈夫、孩子一起围在桌前有说有笑,在床头上夫妻再聊一些悄悄的话语,就过完了一天。

    平淡而温馨。

    可眼下,儿子出了意外,让原本安宁的心打破了,嘀嘀嘀…墙上的钟表已经划到了十一点,丈夫也未回来,心里焦躁不安。

    “臭小子…等你回来,看我不收拾你…”惜福捏着手机,上面已经一层油腻了。

    视线的远方,主干道上,咆哮的轰鸣声中,一辆跑车歪歪斜斜的穿过一个又一个十字路口,车内的人也在大声呼喊。

    “不要开那么快……快看路,看路啊…”童音在副驾驶上喊起来,一张小脸紧张的滴出汗来,双手不停的在车内挥舞。

    方向盘在转动,来回歪斜偏转的视线之中,握住盘子的人,圆脸像陶瓷一样通红反光,眼眶布满血丝释放出狰狞和宣泄。

    “小兄弟,本衙内不是和你吹,当年我驾着四匹马的马车从西门一路狂奔,穿过大街小巷,那场面你是没见过……哈哈哈…那些街上的人啊…鸡飞狗跳的到处乱跑…啊哈哈哈…”肥厚的双唇吐着唾沫星子乱飞,醉眼迷离的转过去,看到惊慌的小娃娃,不屑的神色中,摆摆手:“看把你吓得,放心,我说送你回去,就送你回去,对了你家在哪里儿?是不是这条路?”

    半个小时后,飞驰的车轮终于驶入了一座小区的路灯下,看门的老头取过眼镜戴上,探出头看了看外面,车窗放下来,露出白小鱼煞白的小脸,老头哦了一声把挡杆升了上去,“原来是小鱼啊,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旁边的那个人是谁啊?”

    “你就坐这里啊…太简陋了,要不本衙内发发善心,给你几十百把万的,重新换个好看点的。”

    嘭。

    车门打开,小人儿在他说话声中跑了下来,回头:“才不要,不过…还是要谢谢高叔叔今天救了我。”

    另一边,车门打开,高沐恩走出来,车钥匙在他手中甩动,“谢什么啊,请我上去喝杯茶吧。”

    “那…好吧。”白小鱼想了一下,不知道怎么拒绝帮助过自己的人,便点了点头,走在前面带路,“就只能待一会儿喔。”

    “哈哈哈,真对本衙内胃口,哈哈,我就只待一会儿。”高沐恩快步跟上,搂过小人儿,脸上露出下作的笑容,声音猥琐的楼道间响起。

    “小兄弟,你妈妈漂不漂亮啊?”

    “这么回去你爸爸会不会打你?看你有恃无恐的样子,哈哈…肯定是不在家的,对不对?哈哈哈”

    “…放心啦,本衙内是好人…”

    叮

    多的不久,电梯门打开,高沐恩还在说话,白小鱼已经跑到了一扇防盗门前按下了门铃,小手又拍着门梆梆响,口中喊道:“妈妈…妈妈…小鱼回来了。”

    门内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吱嘎

    防盗门哗啦拉开,惜福先是恶狠狠的瞪着白小鱼,没过两秒,眼睛就红了起来,蹲下一把将他抱在怀里,“…你跑哪儿去了,你把妈妈吓着了…知不知道你吓着妈妈了…”

    白小鱼也哭了出来,像他这般半大的小子经历了这样的事情,怎么会不害怕,在女人的怀里擦了擦眼泪吸口气,挺起小小胸口,说道:“妈妈不要害怕,小鱼回来了…以后不乱跑了,你不要害怕。还有高叔叔救我回来的…”

    小人儿转身朝后面指过去,然后他整个人都呆住了,就见刚刚还在恶形恶状开玩笑的高沐恩,泪水哗哗的掉下来,鼻涕垂着,吸进去,圆滚滚的身形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夫人啊!!”高沐恩流着眼泪,陡然扑过来跪在了地上,手抱住了惜福的小腿,放声哭了起来,“…沐恩想死你的啊。”

    突然被人抱住小腿,惜福还有些惊吓想要反击,但看到哭的稀里哗啦的胖脸时,握起的拳头张开,轻轻拍打在哭泣的身形背上,“别哭…别哭…沐恩快起来,我们进屋说话。”

    微张着小嘴的白小鱼还以为这家伙在占自己妈妈的便宜,小手推过去,那边,趴在地上抱着女子小腿的高沐恩身形摆动微微摆动,又将他拱开。

    顿时叉着腰,小脸气的通红。

    半响后,高沐恩才慢慢起身,抹着眼泪跟在惜福身后走进房间,他四处张望,结结巴巴起来:“督…督…督主呢?”

    “他出去找这个小鬼头了。”惜福倒了一杯水递过他。

    白小鱼警惕的瞪着那边忽然变得拘谨的胖子,跑过来紧紧的贴着妈妈坐下,然后好像想到了什么,猛的一拍额头,摇着女子的手臂:“妈妈,快给爸爸打电话,不然他还不知道小鱼回家了,我怕爸爸回来打小鱼屁股。”

    “你现在才知道啊。”

    惜福点点小鬼的头,方才拿出手机拨通过去……

    广播大厦楼顶,夜景的光芒照射天空。

    银色的发梢在风里抚动,修长挺拔的身形背后是城市的荧光,白宁低下头,冷漠的脸从阴影中浮现,低着头俯瞰地上侧躺的中年男人,“……听说你是这座城市了不起的人物,偷盗贩卖小孩器官,真的了不起…”

    像狗一样趴在地上的李洪朝抬了抬脸,眼中原本蕴着的怒意早已消失,只剩下恐惧的哀求:“你要多少钱…我统统都给你,我怕死的…真的怕死…今天听不会乱说,是不是要交投名状啊……我交…回去我就把我哥哥给杀了,把头给督主提过来…好不好…我现在就去…”

    身影在地上爬动两步,一只脚踹过来,将他横着踢飞砸在墙壁上,李洪朝痛的眼泪都从眼角挤出来,抱着肚子翻滚,“放过啊,我现在就回去交投名状…求求你们…要不,我现在就给我哥哥打电话,让他把钱送来,顺便我再把他杀了。”

    “本督杀过不知多少人……但从未有过你这般肮脏。”白宁望着地上爬动的身影,指尖轻轻敲点在天台水泥护栏上面,“抓到本就不想和你说那么多,你快死了。”

    地上的李洪朝身子一僵。

    天台上安静了片刻,那放在护栏上的手指抬起来,弹了弹指甲缝里的沙粒,声音淡然:“把他扔下去。”

    “不要…”

    “不要…”

    “…求求你们。”

    李洪朝急忙坐起来,连连哀求摆手不停的向后挪动,然而他对面邋遢宽胖的身形走过来,一把将他拧起,身影挣扎中,被抛了起来。

    “啊啊啊”绝望的声音随着抛弃的身形在空中高喊,随后从楼顶坠落下去,传来嘭的一声落地震动,声音戛然而止。

    “我准备去一趟火车站,大福要跟上吗?”白宁踏上护栏,渐渐变得阴柔的侧脸对那边的海大福平淡的说了一句:“我儿子还在那里,或许你们该见一见。”

    宽胖的身影拱手:“单凭督主吩咐,大福能重新有这副年轻力壮的身子,已经无以为报了,自然赴汤蹈火。”

    白宁望着夜色,脸上浮起笑容,正准备纵身离开,身上的手机陡然响起来打破天台的宁静,惜福的声音从里面传来:“相公…小鱼已经回来了…你猜谁送他回来的?”

    “谁?”

    “沐恩啊,他哭了好久啊,你快回来看看吧。”

    又聊了几句,白宁收起电话看向海大福:“看来不用去了,高沐恩把本督的儿子送回来了,一起回去吧。”

    “高沐恩?那傻小子也活过来了?”海大福脸上露出喜色,显然大家能重聚,比什么都让他感到开心,笑出了声:“如此,便过去看看那傻小子也好,要是林教头还在,估计还要揍他,哈哈哈”

    片刻后,二人踏过护栏纵身朝对面的居民楼顶跃过去,几个纵横只剩下渺小的身影轮廓,转眼便消失在了黑色当中。

    时间稍后退一点。

    广播大楼下方的街道边上,停靠的车里烟雾缭绕飘出了车窗,夹着香烟的手指轻轻抖了一下,俏脸望着反光镜里愣愣出神的男人,忽然勾勒出明媚的笑容。

    “组长啊,你该感谢我,不然你会死在那上面的。”

    天空传来惨叫,随后便是啪的一声,一道人影摔在了车头前面,血浆彪射糊在了车窗上,车后座的东方旭眼皮抬了抬,显然也注意到了有人掉下来摔死,稍后,他双唇微动了一下,嘶哑的问道:“那些人包括你,真的是古人?”

    “哈哈”

    蔡琰夹烟的手背捂着嘴角笑了两声,随手拨了刮雨杆,将车窗的血水扫开,“妾身还以为你会问什么样的问题。”笑声中,烟灰断了下来,落在车窗上,“我们自然是如假包换,不过那位九千岁,你可不要因为自己是现代人就以为压过对方,你可知他当初杀了多少人才稳定了朝局,又用了多少人的性命消耗了历史书上记载的女真人。”

    “你们不会知道……你们看的只是书纸上的数字…”她望着正过来收拾尸体的九组成员,吐了一口烟圈,“而我却是见证了血淋淋的一切,这个人心肠狠毒,当初他可是连皇帝都敢杀的,在那个时代,杀皇帝…你自己想想,那需要多大的胆量和计谋才敢做?”

    东方旭深吸了一口气,今天的事,让他难以接受,至少现在也未缓过气来,看着前排趴在方向盘上抽烟的女人,很难想象这样活生生的同事,居然是…历史书记载的那个蔡昭姬,他摸了摸身上的口袋,他需要烟冷静一下。

    前排,纤弱的手递过来一支烟。

    火光在车内点燃,东方旭狠狠吸了一口,靠在座椅上,揉着太阳穴:“那你为什么要救我,不干脆像杀小齐一样杀了我?”

    “因为杨局要倒了,而你…”蔡琰偏偏头,保持着微笑:“而你想往上升一升吗?”

    东方旭皱起了眉:“什么意思?”

    “自然是字面上的意思。”女人干脆的扭动钥匙,发动了汽车,她将烟头扔出了窗外,“你以为李家为什么会交出这些东西?上面的人物在交锋,有人注定要下来,也有人注定要上去,就算那人不是很情愿,他也必须要上去,你就是那个人,提前恭喜你了东方局长。”

    东方旭听的一头浆糊,然后车子已经行驶在了路上。

    开着车的女人随后又轻声解释了一句:“杨局长那边,你不要担心,他就算带人追过来,也没有多大的作用,而且很快就会身败名裂的离开九组,至于为什么,我不方便和你说,而关于那位九千岁,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别让除你我的第三个人知道,不然大家将来不好相处。”

    “嗯?”

    “我会给他争取一个通勤九组顾问的头衔,算是我送上的礼物,毕竟我有求于他。”

    “什么事?”

    蔡琰笑着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秘密。”

    不久,车光消失在夜色的街道上。

    与此同时,在城市的另一边,曹若琳打开了家门,家中的灯亮着,一个男人挠着头发焦急的在客厅走动,看到门响后走进来的女人,脸上泛起惊喜,冲过来将她一把抱住搂在怀里。

    “你到底去哪儿了,电视直播突然断了,我打许多道电话,都没有人接听,知不知道好担心你在外面出现意外,我都准备开车来找你了。”

    男人的话让她眼眶红了起来,手提包掉在了地上,双手缓缓抬起搂住了对方的腰,头埋在宽厚的胸膛中深吸了一口气,“没事…没事了…只是会场那边发生了意外,有人拿枪闯了进来。”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这就去给你拿药酒擦擦伤口。”男人的身影高兴的跑去电视柜下面翻找。

    曹若琳看着男人的背影抿了抿嘴,差点哭出来,心里头却不断的在呐喊着一个声音:快走啊,不要留下来,不要管我。

    “你怎么还站着,哎,怎么哭了,快坐下,把腿伸过来,我给你擦擦。”男人搀扶着她按在了沙发上,将碘伏慢慢擦拭:“都破皮了…你都不知道疼一样,干脆下次我跟着你到会场吧,到时候再有什么意外啊,我也能保护好你。”

    女人被他逗乐了,用手拍拍对方,“乌鸦嘴,那么想让你未婚妻受伤啊。”

    男人憨笑了一下,等擦拭完后,将医药箱收起来,这时曹若琳伸过手臂,将他搂住,头靠在肩上,“别动让我靠一会儿。”

    夜深了下来,过了好长一阵,男人去厨房给准备宵夜,将身上装一包粉末的东西丢进了垃圾桶里。

    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了阳台,回头看了一眼厨房里灯光倒映在地上,正在忙碌的影子,向后靠了靠。

    然后准备从这里跳下去。

    “下不了手?”

    陡然的声音,一只手伸过来按在将要倒下去的后背上,曹少卿负着一只手,轻描淡写的一抽,将曹若琳推了回来,重新站回阳台。

    青丝晃动,她摇了摇头,眼泪垂了出来:“我不想他死。”

    然而,对面冰冷的脸上慢慢有了笑意:“来时,督主与我说,若是你下的手,今日你就真的死定了,一个重情重义的女人,绝对能信守承诺。”

    “不杀了?”曹若琳抬起头来,脸上慢慢有了喜色。

    曹少卿转过身去:“不杀了,血已经沾够了,我们只是想要一个新的生活而已,所以不想让别人打扰,况且……”他推了推眼镜,“本千户现在已经是一所小学的校长。”

    那边的女人捂着嘴欢喜的哭了出来,客厅里,传来脚步声,男人的声音在喊:“快来吃宵夜,我亲手做的,快尝尝。”

    “就来。”曹若琳回了一句,转过身时,阳台上已经没有了那个人的身影,

    我们的视线慢慢拉高,那处客厅的灯光和男女谈笑的声音慢慢变成了一个小光点,组成了这座城市的万家灯火中微不足道的一个,夜晚慢慢过去了。

    ps:4700字大章,就只有一章哈。将这个剧情画上一个句号,好迎接下一个剧情……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