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番外第二十三章 烬恶
    车轮碾过公路,飞驰过去,车窗上映着人的脸,转向车内,有人的声音在响起。

    “老奴不会因为自己醒过来是一名乞丐感到不舒服,而是像督主一般,看到这个世界,心里是茫然,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我们不是朝堂的人了,家国之事也与我们无缘,像是普通人那样活着,虽然好,可终究过惯掌握权柄的日子,老奴也不想庸庸碌碌的活下去”

    旁边,高沐恩附和的点头,“所以现在这个便宜老爹我高沐恩也是坑定了,督主啊你想想,一醒过来就给别人当儿子,虽然真他娘的刺激,可到往后,那些家产传到我手上,还不是要败的一干二净,像我这般聪明的,自然要拿出来啊,不然以后谁罩我啊?”

    阳光渐渐变了颜色自西边照过来,公路上倒影的树荫,奔驰车一截一截的穿梭过去,映的海大富脸上明明灭灭,见中间端坐的身影没有任何反应,舔舔嘴唇继续说道:“老奴手中如今有了百多号乞丐,其中部分是旁人口中说的职业乞丐但终究可以收拢过来作为眼线发展的,一个城市三教九流如此之多,正是我们可以利用的”

    车子又驶过一截树荫的阴影,阴影褪去后,白宁睁开眼睛,光回到他脸上,双唇微张:“大富啊,你的这个想法确实让本督心动,可你别忘了,这个时代与我们当初不一样了,官府岂会让你乱来,阴影里的世界,对他们而言三足鼎立的局势比一家独大要好的多,这个道理你懂的啊。”

    “是老奴有些心急了。”海大富低了低头。

    “你此刻的心情,本督明白。”白宁转过视线望着逐步昏黄的天光,“我们需要一个附和这时代的身份来运作,就如当初我们借助皇权一样,做事就做的理直气壮,不然你身后的跟着你的人,心里会防患,会不安,随时都会出卖你,毕竟他们没有和我们一样做事的心态,本督说的对吗?”

    海大富抬起头来,“督主答应了?”

    “没有理由拒绝啊,你觉得本督能放下身段给别人做事?那我就不是白宁了。”带着笑容的身影点点头。

    高沐恩脸笑的快拉到后颈了,扑过去抱住白宁的大腿,轻轻的捶捏,恶形恶状的大笑:“这世上还是督主好,以后我高沐恩又可以在大街上横着走了,啊哈哈哈”

    白宁将他拂到一边,手指敲在膝盖上:“第一步,先把城中有数的那几个江湖大佬摸清楚,姓什么叫什么,坐哪儿,常在哪儿出没,把他们摸清楚……”

    “督主,我们早就做好了,别忘了沐恩现在的身份,这些几个人与我那便宜老爹也有多少关系的,找起来别提轻松了。”

    海大富点头的同时,又问道:“那督主的第二步呢?”

    “等!”

    高沐恩和海大富二人愣了一下,后者随即明白过来,“是应该等,就是不知道那人操作的如何,他当初在武朝也没有类似的经历,怕露出马脚。”

    “作为六扇门总捕,本督还是放心他的,只是还是担心一些人的心在了不同的环境里会变的啊。”白宁一语双关的敲打着。

    除了高沐恩一直附和的点头,海大富垂下头拱手:“督主大可放心,大富从于微末,是您一手提拔才有了当初的权势”

    “好了。”白宁摆手让他停下话语:“你就不是拍马屁的料,比曹震淳那老家伙差远了说到这里,本督还有点想他了。”

    叮叮叮

    这时白宁身上的手机响了一下,是一条短信提醒,上面只有简短的几个字:计划成功,东西已在路上。

    收起手机,白宁目光投向那边的二人,裂开嘴角笑了起来:“你们把人准备好吧快了,或许在明天也或许就在今晚。”

    车一路远去回到城中心时已近黄昏,红霞如红绸在天边延绵铺开。

    钥匙转动锁孔打开门,听到客厅两道女声在交谈,偶尔会传来笑声,儿子小鱼上串下跳的玩着一柄玩具枪,见到从玄关进来的白宁,靠在墙角探出半个身子口中发出biubiu的声响。

    “爸爸,你有一个同事来家里了,是个女的,很漂亮喔,你要小心了,别惹妈妈生气。”白小鱼人小鬼大的暗示,又跑到一边玩去了。

    白宁大抵明白是谁过来了,换上拖鞋后走进客厅,蔡琰穿着长裙向惜福讲在哪儿可以买到,有说了现在的裙子越来越短,屁股都快露出来之类的话语,逗的傻姑娘很有认同感。

    “哟,才回来啊。”蔡琰踢了踢脚尖,伸手将茶几上放的一个档案袋拿在手里扬了扬,“你有个东西落在办公室了,我给你送过来,免得到时候你找不到。”

    语态半真半假的说着,也没有任何暧昧的语气在里面,倒是没给白宁找麻烦。旁边惜福起身取过白宁脱下来的外套拍了拍:“这么热的天,还穿这么多,也不怕街上的人笑话你,你们聊公事吧,我去厨房煮饭了,昭姐就留这里吃饭,不要走啊。”

    蔡琰笑眯眯的目送惜福离开去厨房,头转过来时,余光之中冷漠的身影已经坐了下来,正翻看档案里的几份文件,随后整理一下又装了回去,她笑容不减“怎么样,可还满意?”

    “很好本我满意,那么东方局长什么时候上任呢?”白宁靠在了沙发上,望向女子。

    蔡琰只是微微一笑,站起身,“自然是要等上一个局长卸任才行,妾身的礼物已经送过来了,到时候还请提督大人不嫌麻烦的帮一帮忙,你看如何?”

    “受人恩惠,自然要还的。”说到这里,白宁将档案袋收了起来,“就不留你吃饭了。”

    那边的女人提起挎包,已经在往外走,换鞋时,她笑了笑:“早知道你会下逐客令的,我还是有自知之明。”随后打开门,走了出去。

    门关上,在电梯里时,她的笑容垮了下来。

    “白宁怎么知道东方旭要当局长的?真是不知不觉被他暗算了”

    夜幕渐渐降下,降了少许温度的风从窗口吹进来,拂动肩上的秀发,惜福正煮着饭,身后脚步轻轻的走过来,从后面将她抱在怀里,或许厨房的温度闷热一些,她脸颊有些微红,透着汗珠泌在上面,嗅到丈夫熟悉的味道,脸在对方脸蹭了蹭,推了他一把。

    “别这样啊,人家还要煮饭呢,万一让你同事看到了不好,晚上再说好不好,快出去。”

    “她走了的。”白宁在她耳边轻声的呢喃,看着有些发颤的手在淘着青菜叶。

    惜福红着脸转过来,看了看外面,听到孩童玩耍的声音:“儿子还在啊,在小孩子面前不能这样,会教坏的。”

    “嗯。”白宁简单的应了一声,在红润饱满的唇上啄了一口,方才松开手,“那相公去客厅看电视去了。”

    惜福红着脸轻轻捶了一下他手臂:“快去快去,不要进来碍手碍脚的。”

    离开厨房的白宁坐到沙发上时,沉默了片刻,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那边接通后,他只是简单而平淡的说了了几个字:“扫了他们。”

    夜将不眠。

    ps: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