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番外第三十五章 日.本人
    夜尽天明,大雨落尽了最后一滴,云层拔起了红日,微凉的空气里一只飞鸟落在一根电线上。

    呯的一声枪响。

    打破雨后清晨的宁静,麻雀受惊的扑动翅膀飞离这里,震动线上的水滴落在仓惶跑动的人影抬起的手臂上,枪声再响,前方巷子深处的一扇墙壁爆开石屑,一道身影缩了缩头,快步拐过弯角,探手扣枪,向后射了两枪。

    “别让他们跑了。”

    “追”

    巷子那头不止一人的声音在呐喊,咣咣的脚步踩过积水,朝前追赶。拐角停靠的身影骂了一声‘八嘎’拔腿就跑,将前面的两只垃圾桶拉倒横在了不宽的巷子里,回头得意的笑了笑,随即,旁边的墙壁呯的炸开一个孔洞,这人连忙抱着头继续朝前面巷口冲出去。

    “平田君,这边!”一辆轿车横冲直撞过来,急刹车停在巷口,副驾驶上有人冲仓惶跑出的身影招手,旋即,开门上车,车轮擦着地面转动了几圈,冲上街道。

    呯呯呯

    子弹撞击的火花不断后车厢上闪烁,追出巷口的几名黑衣人放下手臂,打开通讯器:“螳螂呼叫黄雀,目标上了一辆黑车轿车,正朝东大街过去,请示拦截,完毕。”

    通讯器里嘈杂后传来反应:“收到,完毕。”

    “通知陈局,疑犯已经跑出监控范围,对方手里有武器,中度危险。”收起通讯器的黑衣人对身后的人说道。

    随后带队返回上了车辆追出去,其实他们遇到这伙人只是一个意外,原本只是圈定的几个地方排查,却不想一个组员买早点的时候在大街上碰见,对方陡然拔枪开火,趁人群混乱挣脱出来,方才逃进了后巷。

    才有了之前的追逐。

    远去的视野拔高,俯瞰过城市交织的街道,闪烁着警灯的车辆拉响了警笛,呜呜咽咽一路延展追逐,不少正常行驶的私家车飞速的偏转方向将通道让开,前方被追逐的那辆黑色轿车甚至一路畅通无阻的穿行过去。

    “竹下君可将东西都带在了身上?”之前被追赶的身影检查起枪中的子弹,抬起三角的目光,望去对方的后背:“…我们暴露了,一定是高熏那里出了问题,必须尽快将这份机密带出境,从这里一直往南,渡长江而下厥门,那里会有人接应我们。”

    车内一共有四人,在后座的人说完时,开车的身影陡然插口进来:“前面有警车拦截。”

    “撞过去”另一道男声拔高了音量。

    “不行。”被叫做竹下的男人一拳捶在中控台上,“车子万一报废,我们更逃不出去,往右走,我认识这条路,知道有一条捷径。”

    那个男人语气顿了顿:“…还有…我们兵分两路,我将盘交给平田君,他走另外的路去厥门,我们三个吸引警方的注意,若能拜托,我们日本再聚。”

    “哈依”

    另外三人齐齐点头应了一声,车拐过十字路口,汇入车流当中。

    半个小时后,警车停了下来,一名警察掏出对讲机:“这里没有发现嫌犯的车辆,请立即抽调城市路段监控报告目标位置……”

    稍后不久,另一个城市,阳光照进了车窗,一阵电话铃声将沉睡的东方旭吵醒过来,接过电话后,嗯了一声,打开车门,路旁的树木在夏日的清晨尤为生动鲜活,他望了望来去的车流,重新上了车,前往白宁的小区楼下。

    给他开门的便是白宁,连忙拱手行礼,被对方摆手阻止:“进来吧,这里不是武朝,你现在也是公家的人,就不要那么拘谨。”

    “该行之礼,督主为家国操碎了心,卑职一直看在眼里,只恨自己只是一介捕头并未帮上一二。”

    东方旭坐了下来,那边白宁给他倒了一杯茶放到茶几上,他连忙又站起来双手接过,方才安稳的重新坐下,双手按在膝盖上,“夫人她们…不在吗?”

    “上班上学去了。”白宁望着他,笑了一下:“叫你不要拘谨,好了,也不和多说,就是昨晚之事,那个女人被火车撞死了,关于情报上,跟厥门那边的一个帮会有关,那么你告诉我那几个日本人的事情,你该知道…我最恶那种叛国以及外族捣乱的人。”

    谈起正事后,东方旭才放松了不少,“卑职知道,那高熏接触的几名日本人,蔡琰也透露过一点给我,对方一共四人,为首的叫竹下雄治,其余三个分别是平田武、山川佐木、相本真悟,若不是上面发觉出他们,恐怕这四人依旧还以中国姓名平安离开境内。”

    “潜伏多久了?”白宁皱了皱眉头。

    东方旭望着冒着热气的茶杯,沉吟了片刻,“这个卑职并不是很清楚,不过能有一口流利的汉语,熟识不少城市,想必呆的时间应该很长了,卑职觉得他们并不会是最后一批,国内应该还有这样大量的人潜伏着。”

    “历朝历代,潜伏敌国的人不在少数,我东厂当初不也在周边各国都有渗透,这种事不足为恼。”白宁站起身走到窗边,阳光照在脸上,温热升了起来,“这次看来他们宁愿暴露也把到手的东西带出去,想来是非常重要的?”

    客厅里沉默了片刻,东方旭摇摇头:“他们盗了什么机密,卑职也无从知晓,蔡琰也对我守口如瓶,想来非常重要才对,督主…莫不是想要插上一手?”

    手指轻轻点在玻璃上,白宁转过头,脸上浮起笑容:“为什么不呢?”

    “是,若是督主需要配合,卑职定当竭尽全力。”

    窗户边上的身影一身简单的衬衣白裤,发丝在阳光下映出了银色:“我既然是九组的顾问,怎么说也要出出力的,蔡琰那个女人和我说过,你将要顶替那个老头成为临时局长,那么这件事,我就帮你转正吧。”

    “督主…”东方旭放下茶杯,站在了对方身后。

    换做武朝时,白宁说的话,没人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的,真正信相信他说的话的人大多已经长了坟头草,命好一点的如完颜宗翰、郑婉,也当了半辈子的笼中鸟。

    然而世道已经变了,人或许也变了。

    随后,俩人又在客厅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许久,大抵是谈了过往和目前的环境,说了许多的心里话,东方旭也就是顾觅渐渐的也就放开了,待的快要中午,他方才告辞离开,叫上善后的人准备去拦截那四名日本人。

    外面一阵凉风吹进来,白宁仰躺在沙发上,双臂伸展开,眼眶周围青色的血管隐隐鼓了起来,变得狰狞。

    “日本人……本督还没杀过……”

    在这一天,城市的另一边,阴九龄处理善后的事,又去了海大福那里说了些话,不久就被一通电话打断。

    “老七,有生意上门?”

    “有。”电话里一个嘶哑的声音说道:“三个道上的兄弟…在国内犯了一点事,想去国外躲躲,今晚就走。”

    阴九龄慢腾腾的走到落地窗前,被阳光照的眯了眯眼:“今晚可能有雷暴雨,出不了长江。”

    “他们有钱,翻了船不怪你。”

    老人愣了一下,笑道:“这么急,看来犯的事挺大的,行,一人五十万,保证他们安然出江口。”

    “和你谈事就是爽快,就这么定了,今晚十点,风雨无阻。”

    随后,电话挂了,阴九龄望着窗外的城市,沉默起来,他这行生意一直没有人知道,注意是太过危险,若是让仇家知道,定然会举报他,坐牢都是轻的。

    “雷暴雨都要走……难道抢了中南海?”他摇头笑着。

    到了旁晚,天下起雨来,一辆银色的越野车驶进了城市……

    amp;bsp;ps:明天恢复两更,终于可以放假两天了。然后新书《白狼公孙》也放出来,这次就不虐大家了,不过还是先主更厂公的番外,新书一天一更,大家可以先收藏起来放着。照例今晚还是一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