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番外第三十九章 惬意如风
    鱼鸟停留伸过江面的树枝,梳理羽毛,偶尔偏头,视线里,一艘船挤过水面,翻起浪花,叽叽喳喳叫了两声飞过去,下方甲板上,一个孩子趴在栏杆上,望着破开的水浪,嘴里哇的叫出声音:“高叔叔,你看那只鸟扑进水里去了…它会不会淹死啊。”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鸟……”高沐恩抠着鼻孔,朝江里弹了弹,无聊的伸了伸懒腰,揉下鼻子,视线扫过甲板,另一边的护栏边上,白衬衣配上牛仔裤的身影静静的在晨光下翻看书本,在风里轻轻抚动的发梢下,是一张恬静俊美的脸。

    高沐恩撇撇嘴:“……都重新活一次了,还是那么漂亮,我怎么没这好运气。”话音落下,一坨白色的东西自天空落在他额头上,伸手摸了一下,口中“啊啊啊啊!”发出惨叫,发疯似得朝船舱里跑过去。

    迎面差点撞倒一个少女,吱吱唔唔把脸遮住,摆了一下手飞一般的逃开。那女生拿着两瓶水疑惑的看了看跑进去的高沐恩,耸耸肩,走到甲板,将其中一瓶递了过去,小声道:“你的这些朋友,为什么我之前都没见过啊……一个个都好奇怪。”

    书页轻轻翻动的声响,柔美的俊脸下,双唇中轻嗯了一声,目光继续在书上扫过。旁边的少女嘟着嘴,摇着他的手臂,“人家跟过来是不是让你很不高兴啊……只知道看书,也不看我。”

    “总不能挂科啊,说出去多丢人。”雨化恬此时方才抬起头看了少女一眼,目光转动望向船首偎依的两道身影:“……刚刚你说他们有些奇怪,他们本就很奇怪,奇怪的看透了许多东西,又看不透许多。”

    “他们中也包括你吧。”少女也望向那对身影,露出羡慕的神采:“奇怪就奇怪吧,不过这样看上去挺好的,不是吗?”

    雨化恬轻轻拍了拍少女的头发,目光看过一只从水面拂过的飞鸟,“如果你看过他们的另一面,你就不认为有多好了。”

    小孩子惊讶的呼声自身影在跑动,趴在一个静坐的身影,探头看了看垂悬出去的鱼竿,想起拨弄一下,曹少卿睁开眼,温和的笑了一下,吓得小人儿连忙跑开。

    “小鱼,别乱跑,小心掉到江里去。”

    船首偎依的身影中,女子转过头对甲板上乱跑的白小鱼温柔的提醒了一句,她理了理被吹过的青丝,对身边的男人开口:“相公,小鱼太调皮了…将来会不会惹很多麻烦啊。”

    这次厥门惜福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相公总有相公的道理,自醒过来以后,她的生活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生活的圈子虽然很小,但总得来讲,却是她心里期望的那样,如今又能和大家聚在一起,一张张的熟面孔,让她心里从未有过的踏实。

    甚至每到夜晚,被丈夫拥在怀里、占有的感觉,她感受到那种真实的幸福。

    她想着,白宁的手臂搂了过来,视线也投在甲板上欢快的小人儿身上,化出难得的温柔:“……不会的,不是有我们吗?”

    惜福仰起脸看着身边的男人,眯了眯眼睛,“就是因为你们,我才担心小鱼将来啊…你看高沐恩,一点都不靠谱,曹公公、海公公表面看去无害,可一言不合就要杀人的…还有雨公公…万一将来小鱼会不会变得……很厉害?”

    “嗯?”白宁诧异的看着女人话锋陡然的转变。看到那双灵动的双眸闪过一丝狡黠,不由的在她脸上捏了一把,“学坏了啊。”

    惜福靠在他肩上,轻轻捶了一下:“没你坏。”

    长江水流平坦,周围还有不少游船、货船经过,白小鱼撅着嘴叉着腰看着那边偎依亲热的父母:“……都那么大岁数了,还到处秀恩爱。我去船舱里找陈叔叔和金哥哥玩去。”

    小人儿很不爽的跑进了船舱。

    游船缓慢的航行,去向下一个目的地——厥门,而我们的视线拉上天空,俯瞰云层下的那座城市,相隔热闹的市区,近郊的别墅小区里,一个女人站在阳台的晒着晨光浴,身子雨润性感,白皙浑圆的长腿有时会摆弄一下姿态,若隐若现的大腿根部让人有种欲火难忍的感受。

    叮铃铃——

    放在长脚圆桌上的手提电话响了起来,旁边隐蔽的角落有保镖走出来将电话接通,交谈几句,便将电话递给了太阳椅上性感精致的女人,“夫人,是赵爷的电话。”

    “死鬼…这么晚才打电话过来,是不是接到人又跑到哪个骚狐狸家里去了?”女人闭着眼帘,慵懒的语气对着贴在脸侧的电话嗲声说着。旋即,又喜眉眼开的捂了捂嘴:“这样最好…你把平田先生招待好,我这边立即让人准备船只,让他好好在厥门休息两天,再让他回去……嗯嗯,那你好好招待平田先生。”

    讲完话,随手便将电话扔到了一边,性感的丹唇翘了翘,伸手抓过旁边的保镖,拉到怀里,翻身压上去,丰满的玉峰挤压着对方胸膛,她微微张了张唇,在男人耳边、脖子吹气,“今晚,那死鬼不回来了……我们好好的玩吧…东西我都准备好了……让你大饱眼福…”

    那名保镖英俊的脸上,闪过犹豫…以及害怕。

    “夫人…还是算了……小的只是一名保镖,要是让赵爷知道了…小的就死定了。”

    女人伸出柔软的舌头在扭动的脸上舔过一槽湿痕,猩红的指甲划过他的嘴唇,媚眼如丝,“你怕他,难道就不怕我吗…你要是不愿意…等会儿天黑的时候,我就让你坐在那里,看着其他人怎么玩我的…你难受的想死……”

    红艳的指甲从男人的嘴一直往下滑动,滑过胸膛、肚脐、小腹、然后是在微微有些隆起的地方轻轻揉捏了一下,拿起来放进性感的双唇里吮.吸,发出滋…的***声响。

    女人俯下娇柔的身子,紧紧贴在保镖的身上,波浪卷下,牵出口水丝的手指滑进对方的口中,朱唇轻启:“所以…你想不想呢…”

    “没人会知道的……”她贴在男人的耳旁,口吻充满魔鬼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