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番外第四十章 厥门
    铅青色的雨幕下,平静迟缓的水面荡起朵朵涟漪,然后,船身碾过去破开平静的水面,荡起一波波水浪扑倒不远的码头。

    呜——

    游船的汽笛响了起来,白宁打着雨伞站在甲板上看着远处雨幕里噪杂喧嚣的巨大轮廓,厥门是一座新型的城市,曾几何时,他好像来过这里,在这里读的书、谈的第一个女友、第一份工作……如今的城市高楼林立,早已不是当初那种烟雨蒙蒙的古朴小城,变得匆忙、现代、以及一些腐朽的矛盾,令人作呕和怀念。

    “督主在看什么?”清冷的声音从旁边走来。

    雨化恬走过来,双肘压在护栏上,目光望着杂乱的码头,等待船只靠岸的游客,俊美的脸侧沾上一滴滴的雨水,更显得精致妖艳。

    “不陪你的小女朋友了?”白宁带着笑容问道。

    趴在护栏上的身影摇摇头,唇角勾起:“当她是小妹妹而已…毕竟有些事是存在界限的…她进入不了我或者我们的生活,只会害了她。”

    白宁看着他:“看来你还是忘不了那个女人。”

    望着码头出身的男子,收回视线,与看来的目光接触,喉结艰难的滚动,“督主…我知道你能让她活过来的,化恬从未求过你什么…这次…奴婢…求你让她再回来吧。”

    一滴水珠顺着精致的脸颊滚动,凝聚在下巴尖,落在了甲板上。俩人之间沉默了片刻,雨化恬又开口:“这里是现代了……她不会和督主再有恩怨的……”

    “有。”

    白宁双唇轻吐:“我杀了她儿子…”

    “那已经是千年前的事了,就算她想起来,也没用的啊,她报不了仇,她也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一朝太后。”

    “你真那么喜欢她?”

    “是!”雨化恬点头,从未有过的坚定。

    白宁在护栏上拍了一下,“好,我就让她回到你身边,本督也不怕她一介女流,想要报仇,我还可以再杀一次,化恬,你说对吗?”

    “奴婢绝对不会让她再给督主添麻烦。”

    “谁给相公添麻烦啊……”惜福打着伞带着白小鱼走出了船舱,大包小包的行礼挂在身后跟着的金彪身上。眼睛亮晶晶的盯着雨化恬偏偏头,赞叹了一声:“雨…同学还是一样俊美啊。”

    雨化恬低了低头,“夫人谬赞了,刚刚我和督主在说东方局长……”

    “那不是么,人家早就在码头等着了。”惜福白了旁边的白宁一眼,小声道:“你们刚刚在谈论一个女人,我可是听到了啊。”

    白宁干咳了一声,此时船也刚好靠岸,“这顾觅倒是跑的快,我过去问问他。”随后,快步走过船桥,雨化恬连忙跟上去,自是不好意思将关于尚虞的话说出来。

    “不说就不以为我不知道……”惜福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拉着儿子:“走,妈带你去吃好吃的。”

    “好啊!!”白小鱼欢快的跳起来,金彪撑着打伞笨笨的追在后面,粗声粗气的叫嚷道:“师…师娘…还有我…我也要…吃好吃的…”

    惜福甜甜的笑了一下,伸手将胖笨胖笨的胖子拉着,“自然不会忘记你的啊,大壮,看到你,师娘就想起以前的自己呢…”

    “娘以前也是很笨的?”白小鱼偏着小脑袋,有些想不明白。

    惜福一前一后的牵着小人儿和大人儿,颇为可爱的摇晃一下脑袋:“可是变聪明了啊!”

    一边走一边说笑的时候,白宁和雨化恬已经走近了等候的身影那边,这里人多,东方胜也不方便行礼,简单的点了点头,三人走到人少的角落,后者将目前九组的进展说了出来:“昨天厥门洪文帮会的赵延高已经接到了那名日.本人,我们安排在这边的组员进行了抓捕,可惜让对方逃走了,此人在这个地头有些能量,纵然政府这边可以施加压力,但在道上,就不那么好处理,厥门这边的帮会向来互相维护,督主来之前,我已经见过几位帮会的当家人,这些人没一个人讲真话……就算知道赵延高带着那日.本人藏在那里也不会告诉我们。”

    “所有出境口的加强了严查?”白宁望了一眼那边惜福三人围着一个小吃摊在笑嘻嘻议论什么,他收回目光:“为什么不直接找上赵延高的女人……她不是日.本人吗?”

    东方胜迟疑了一下:“…一个女人…我下不了手。”

    “你下不了手,我来。”雨化恬笑的很阳光。

    ………..

    夜降下来,雨水哗哗落下来,檐下形成雨帘,湿冷的空气吹进了窗帘,起起伏伏。

    一座豪宅的二楼,浴室响着的‘哗哗’淋浴声响停了下来,半透明的门被拉开,裹着浴巾露出香肩和白皙双腿的女人垫着脚尖,像猫儿一样轻柔的走过柔软的地毯,优雅的坐上沙发,翘起了丰润浑圆的大腿,茶几上一杯红酒里倒映出一片春光。

    黑色的丝袜自脚尖缓慢的套上脚裸,指尖微微翘着,露出勾人的诱惑。这位性感妩媚的女人空着下身穿好了裤袜,从沙发取过轻薄的透明睡衣,舌尖轻舔了一下红唇,望过去沙发尽头放着的手提电话,嘴角满含春意。

    于是,拿过电话,拨通后,轻柔的说:“我准备好了,你快上来……”

    然而,那边只有呼吸声,以及有重物落地的响动。这位美妇人蹙眉的瞬间,光着丝袜踩在冰凉的地板上朝房门跑去,一把将门反锁起来,方才转身去沙发那里,从缝隙里掏出一把精致的银色手枪。

    嘭的轻响自背后传来。

    她急忙转身将对准过去,“谁?”

    呼~

    一阵风从外面吹了进来,鼓起了窗帘,潮湿的空气钻进她空荡荡的睡衣里,打了一个冷颤,嗡的轻响,一抹短小的银色嘶啦划破窗帘,女人手中的手枪脱手而出,被钉在了墙壁上。

    “川下美惠子.”

    一道清冷、好听的男人声音从窗帘后面传来,帘布飘起,露出了对方的身形,那是一张柔美冷漠的脸。雨化恬伸出一只手,动作像个绅士一样,双唇轻启:“你需要和我走一趟,有人要见你。”

    说完,身影眨眼欺近,不等那个扶桑女人的尖叫,手抓住她的脖子拖着从阳台跳了出去,女人睁大眼睛看着豪宅下面,十几名保镖身首异处,脑袋被一一割下,堆积在花园里,做成了京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