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番外第四十二章 赵延高
    “川下美惠子,我认识你,告诉我你老公在那里……”座上的白宁语气平静。

    清冷的嗓音让女人打了一个哆嗦,抿着嘴唇笑了一下,故意遮挡胸前的手臂拿开,伸展筋骨的站起身,将自己傲人的身段展现给那人,薄纱舒展拉伸,玉润的高风顶着两粒殷红,若隐若现。

    “谁让你起来的,跪下。”

    上方,侍刀的小晨子皱眉的一瞬,伸手弹指,女人‘啊’的惨叫一声,捂着膝盖又跪了下来,俏脸唰的一下惨败如此。

    白宁端过一杯清茶,饮了一口,“我从不对别的女人怜香惜玉,你收了那份心思。”望着沾满水渍和眼泪的俏脸上,目光之中的冷漠透着渗人的冰寒,茶杯轻轻放下,白宁的手指敲打在扶手上,嘴角含着微笑。

    “你还有一次机会。”

    *************************************

    大雨溅在地上,身影仓惶的走过乡村的泥泞小路,来到偏远的小镇上,雨夜里街上已经没有人了,偶尔街边还有一两家小吃摊还苦苦守在那里。

    “老板,烤一份鱼,十串牛肉。”滴着水渍的赵延高闯进了小摊,一屁股坐下来,顺手将桌上的一瓶啤酒咬开,仰头一口气喝的干净。

    手背抹过嘴角的泡沫,他方才将酒瓶放下,气喘吁吁。从城中走到这边二三十里路,换做年轻时候,或许还行,如今人到中年,这点路差点要了他的命,庆幸的是一路走来,都比较安全,并未发现有巡逻的警察从这边过去。

    或许,平田武这个一根筋已经把警察都引走了吧……他捏着酒瓶这样想着,笑出声来。

    滋滋……

    烧烤炉上,小吃摊老板烤着肉串,看他模样笑道:“兄弟这是车落路上了,走着进来的?前面有一家旅馆,这么大的雨你也走不远,去那边将就歇一晚吧。”

    赵延高嗯了一声,并不多说话,不久,菜端上来了,狼吞虎咽的将这些扫光,伸手摸了摸裤子包,皮夹子早就不知道去了哪儿,望着那边还在烤鱼的小吃摊老板,顺手拿过啤酒瓶,走了过去。

    感觉有人靠近,那名小老板笑着转过脸来,一瞬,酒瓶嘭砸在他头上,又是啪的一声碎开,身形顿时斜倒了下去,血流从头上涌了出来。

    狰狞的光头扔了手中破碎的瓶口,将还没好的一条烤鱼顺手拿走,连带一件雨衣,很快没入雨夜当中,朝东边镇口的方向跑去。

    ……

    与此同时,城市郊区外,原本属于赵延高的奔驰,行驶在公路上,架车的人看了一眼反光镜,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他伸手摸了摸怀里衣服内层凸起的硬物,用着日.语低声说了一声:“那个傻瓜……”

    汽车飞驰穿行雨幕,远去东边的道路尽头。

    ……

    ……

    “我说……你们就会放过我吗?”

    酒店内,川下美惠子挨不住这样的气氛,毕恭毕敬屈腿跪在地上,头低着显得有些楚楚可怜,“那个死鬼,他现在应该是去海边的路上,他在那边养了一个情人,我是知道的,,但念在夫妻几年的份上,没有将事情说破……你们不要杀他好不好?”

    噗!

    “哈哈哈哈……”坐在那边侧位上的高沐恩捧腹大笑,手不停的拍着大腿,恶行恶相的指着女人,“你们有什么事,我们都知道,你还装什么啊…哈哈哈……不过本衙内很中意你,今晚就别走了吧……”

    白宁抬手,大笑的声音立即戛然而止,他朝前倾了倾身:“那份机密已经不是秘密了,东西我要,你老公的命和那日本人要死也要死在中.国。”

    “沐恩,这个女人交给你了。”白宁站起来,往卧室走,门口时停下来,语气加重:“随便你怎么玩,明天我不想再见到她。”

    小晨子踢了踢一脸淫..荡的高沐恩,“悠着点,别让人又把你骟了。”

    “滚滚滚……”高沐恩擦了擦口水,双手抓挤,“嘿嘿…让衙内好好看看你的咪咪啊……别跑啊…小咪咪…我要你的小咪咪…哈哈哈——”

    川下美惠子尖叫着在对方肩上捶打、挣扎,声音很快消失在会议室里,去了外面。套房的卧室内,惜福将小鱼哄睡着了,听到外面的尖叫,对坐在床边的身影轻声说道:“这样对一个女人,不好的,相公啊,别这样好不好?”

    “高沐恩吃不消的。”白宁捏了捏她脸蛋。

    惜福有点懵,“什么吃不消啊?”

    “那女人会武功的……只是没敢在我面前暴露出来。”白宁轻轻将惜福的眼镜摘下来,亲上去,“咱们…是不是也该睡觉了?”

    女人脸红了红,拳头捶了一下,“讨厌,今天我要陪儿子睡,他生病了啊。”

    说着,把白宁推搡出去,“曹公公和雨公公都还在那里,相公外面肯定还有事呢,别以为我不知道,快去吧,不用管我们的。”

    “那好。”

    白宁将门带上,方才回到会议室,缓缓坐下,让小晨子招来抱着还剩半只乳猪的金彪,吩咐道:“你与大壮一起去赵延高情人家里,把他和日本人一起等到,记住等他们到了才动手。”

    “好…好的…师父。”金彪抖耸着肩膀,看了看手里的乳猪,“那…那我能不能…带着它去啊…我…我路上可能要饿…”

    手指敲在扶手上,白宁点头,挥了挥手:“去吧,让你师兄好好照顾你。”

    随后,脚步声远去。

    ***************************************

    乌云渐散去,雨停了,柏油路上的积水倒映着拨云见月的清辉,一双缓慢无力的脚步哗的踩过水洼,朝着传来海浪的方向踉跄走过去。

    连续接近四个小时的路程,赵延高已经接近了极限,好在离海边那栋别墅已经不远了,借洒下了月光,青蒙蒙的视野里,他慢慢踏上别墅的几阶石梯。

    然后在旁边景观盆栽下面摸出一把钥匙,捅进锁眼里,还未扭动,门吱吱呀呀的打开了,里面黑漆漆的看不见任何东西,并不像往常一样,总有几盏灯是亮着的。

    他心里一紧,转身就想离开,身后踏踏踏的传来脚步声,几道魁梧的身形站在月光下逼近过来。

    “赵延高是吧?”

    别墅内,两道身影站在门内,就在赵延高回头的刹那,周围陡然间亮起汽车的灯光将这里照的如同白昼,他便看见巨如肉山一样的胖子手里正提着一个本捆绑捂嘴的女人,正是他养在这里的情人。

    “…你…你们是谁…警察?”光头惊慌的问了一声。

    金彪随手将手中的女人丢开,手指指了过去:“我…我师父要你身上的…..东西…你给还是…不给?”

    同时,后方的黑衣人靠近过来,封住了光头的后路。

    PS:求支持一波白狼公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