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番外第四十七章 守护(本书完)
    最后一抹残阳落下去后,电光自阴沉的云间闪烁,青白一瞬间落在人的脸上,复活公孙止以及他三十万狼骑的宝石……能让普通人拥有额外力量的宝石……竟是出于系统的前主人之手。

    “他…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

    系统沉默了一阵,叹息道:“从我过往的记忆里,要分出一个层次很难,但是用比对的话,你白宁只要贴近他身边,一根手指就摁死他,可一旦相隔出距离,让他有反应的时间,十个白宁也不是对手。”

    “这么说他身体很弱?”白宁相对有些诧异。

    系统迟疑的回答:“可以这么说,但不可能没有保护的措施,所以一般靠近他也是非常困难的,除非他不设防。他现在应该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里,Z9能得到他的宝石,或许知道下落,顾觅往后应该能查到一点蛛丝马迹。”

    “并不容易。”白宁轻轻吐出一口气,望着城市上方的云层,闪电的枝桠冲破黑幕落下来,“如果你的前主人已经是通勤总局的高层了……Z9的一个小小局长根本无法伸进去手,一旦有动作肯定会被怀疑,这一点,我比你更清楚。蔡琰要用这个宝石,隐忍这么久才来找我,显然也是清楚幕后的人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她大概也是怕我知道后,更加的拒绝吧。”

    白宁靠在护栏上,仰望云层、闪电、雷声,“我印象里的蔡琰应该是一个精通琴棋书画、温柔静雅的一个女人,然而眼前的这位的经历,想必比我知道那位蔡文姬要阴险了许多。”

    “虽然危险,但我还是建议你帮她,若是成功,不仅仅只是得到一个盟友,更多的是那颗宝石的作用非常大。”

    “能有多大?”

    ……

    闪电雷鸣盖过了周围任何的声音,雨点啪的落在地上,接着哗哗的雨帘连接了天与地,不久,天台上,小小的人影儿喘着粗气跑上来,“爸爸,吃饭了,雨这么大,小心感冒了。”

    “就来了。”白宁笑着走过了雨幕,牵着小鱼的手慢慢走下来去,至于刚刚系统后面说的话,被抛在了脑后。

    “今天妈妈做了什么?”

    “不知道啊…闻起来好香的。”

    “功课做没有?”

    “已经做完了。”

    “嗯,懂事了。”

    说话之间,父子俩已经回到了家里,换过鞋子,惜福已经端着饭菜摆在了桌上,又去取过一条毛巾递给白宁,“和蔡姐姐谈了什么,谈这么久,下大雨了呢,怎么不叫她留下吃饭等雨停了再走。”

    白宁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把毛巾挂回去后,出来坐下,“她是大忙人,说了几句话就走了,就我一个人在天台上,不信你问儿子。”

    “嗯,爸爸是一个人在那里。”白小鱼扒了一口,鼓着腮帮子一边咀嚼,一边抢着先说了出来。

    惜福盛了一碗饭,递过去,却没有责怪的意思。

    “一定没有留人家吃饭的,我可是了解你呢。”

    暖黄的灯光照亮着这一家人,外面雷霆暴雨也无法撼动这样的温馨,小鱼欢快的说话声,白宁沉默的眼神,惜福看在眼里,两颊绯红,不久之后,时间已过去很晚,小人儿在温暖的被窝里梦呓,喃喃的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话。

    另一边的房间里,大雨带着人的喘息、暖意相偎相依,过去不久,馨黄的灯光暗了下来,陷入深眠。

    然后,第二天到了,东方亮起来,宁静的房子内响起嘈杂的声音,高跟鞋噹噹的走过地板,穿着套裙的女子提过手包在喊:“小鱼快点,要迟到了。”

    小人儿慌张张的含着一块面包片跑了出来,然后开门关门,屋子里又静了下来,白宁一身白色的睡衣走出房间,阳光正从外面洒进阳台,他走过去,阳光隔着推窗照在脸上,刺的眯了眯眼。

    哗的一声,推开。

    ………..

    风雨过后的清晨,骑车、走路的学生背着书包有说有笑的走进校园,曹少卿拿着一条尺子立在道路中央脸色肃穆,打量着进来的每一个学生衣着、头发,阳光正从前方照过来,眸子里带有严肃的责任,校门外,一个开着红色宝马的女人下来,握着一束玫瑰正朝他招手。

    一栋大厦某层,被大家叫做阴叔的老人一瘸一拐的沐浴着阳光,身后的门推开,一个宽胖的身影走了进来,面目冰寒看了对方一眼,然后拿出棋盘,放在桌上,大马金刀的坐下来。

    酒吧,尚未开门,一张圆滚滚的脸显出怒容,在外面叫嚷:“谁规定白天不用开门的,知不知道,我是谁?知不知道照着我的是谁?信不信一把火烧了这里…..”

    不久后,高沐恩气喘吁吁的转身,挥手:“走,换下一家,我就不信没有白天开门的……”

    ………

    带着温热的晨风吹上阳台,散发银色的头发轻抚,白宁枕在护栏晒着阳光,有一些话回荡在脑海里。

    “那股宝石的能量…...并不好评价,但前主人的能力我很清楚,他能让坚硬地面变成泥沼,能赋予钢铁生命,能让死去的尸体重新站起来,能让杯子里的水永远喝不完,也能让自己脆弱的身躯不断的在时光里回溯,年轻与苍老之间转换……”

    白宁深吐了胸口的浊气,“难度很高啊……要我对付的是神吧?”

    ………

    南方水利大学,恬静的校园永远充满活力,篮球馆内,惊人的尖叫声在一堆女生中响起,一个闷闷不乐的女孩握着矿泉水看着那边在篮筐下活力四射的男子,撅起了嘴。雨化恬将篮球抛给了同伴擦着汗水走回更衣室,那里一个穿着成熟的女人微笑着递过去一瓶水……

    同样的氛围里,外面的一栋教学楼顶,小晨子戴着耳机听着里面有节奏的声乐,踢着悬在高空的双脚。

    这时,一个拖着行李箱的女生走到楼下,抬头望着上来,他与目光接触,摘下了耳机,嘴角弧起微笑,叫了一声:“师姐……”

    ……..

    “这是看的起我白宁啊。”

    阳台上的身影眯了一会儿眼睛,转身回到客厅里,双臂放在沙发靠垫上,目光注视着茶几上安静躺着的手机,一动不动。

    时间就像停滞了下来。

    …….

    窗外,飞鸟划过课堂,惜福拿着课本敲在桌上,气的脸通红,语气却极为温柔的与一名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学生讲书上的内容,抬起头时,教室内大部分学生乖巧的看着这边,带着善意的微笑,他们喜欢这样的老师。

    远去郊区,破旧的房屋里,久病卧床的妇人已经能杵着拐杖下地了,屋外的大胖子坐在地上,左右舔着两只手里拿着的甜筒,然后,被拐杖敲在了脑袋上,他傻笑着跑到中间蹲起了马步。

    妇人的脸上露出笑容。

    …….

    “这是我的世界,我的亲人……”

    白宁慢慢抬起头来,他走进房间换了一身衣服,顺手拿过茶几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拨出号码,然后转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当由我自己来守护。”

    缘起于此,故事不会尽于此......

    PS:厂公的番外结束了,虽然有些不舍,但故事并没有完,会在白狼公孙的番外继续接上去,那么我们新书见。